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散文 > 文章内容页

【墨海】人狗之间

来源:鹤岗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爱情散文
香妹又说:“你倒是放个屁呀!小婷马上要开学了,读书的钞票归你!”小婷是他们的女儿,马上要升幼儿园中班了。   李国林抬起头来说:“我没有,你想办法!我不是不上班了嘛!”   “没本事干吗要辞职?要是在上班,至少还有头两千!”   “老娘们你懂什么!”   “我是不懂,反正你只要把女儿读书的钞票弄好!”   李国林脑袋又耷拉下去,挠了一会儿,抬起来怒冲冲地说:“好好,我去借,去偷,去抢,好不好?!”说完他就站起来,脸色铁青地走到院子里,骑上他那辆暗红色有点脏兮兮的摩托车,油门“轰”的一声出去了。      半来个月前,李国林还是“锦绣花园”的一名保安。“锦绣花园”是一个位于城郊的豪华小区,由一家全国著名的房地产公司开发,主要是别墅,动辄上千万一套。其实,小区离他家不远,也就一两公里,和他们那个村隔一条小江相望。说起来小区的地,大部分还是他们村的呢,其中就有国林家的一亩三分。四年前,被政府统一征用,每亩补偿两万五,随后高价卖给了开发商,据说达到几十万一亩呢,甚至有说上百万。村民们自然有怨气,不过也不算太严重,因为现在也没人靠地生活了,打打工,做点小生意,日子也能将就,最不济上了岁数,能领到失地农民养老保险。李国林在这个小区做保安一年多了,虽说工资不高,但离家近,倒也乐于接受。但半来个月前出了点事儿,让他受到了牵连。   某天夜里,一位住户的奔驰轿车,四个轮胎都被人戳破。车子停在路边角落,监控没有拍到。住户当然投诉了,说保安巡逻没到位。四个轮胎全部换掉,花了三千多块,住户要求物业公司赔偿。考虑到楼盘的影响,物业公司不敢怠慢,与住户商量赔偿事宜,只是金额上存在争议,同时开展了内部整顿。夜班保安,按规定每隔一个小时,要两人为组全小区巡查一遍的。偏偏当晚值班的国林他们就偷了懒,两个小时才出去逛一圈。其实也不光那天,经常这样的,说起来还是国林出的注意。他私下跟同事说,小区这么大,一个小时跑一圈,回来休息一刻钟不到,脚筋都跑断了。然后,物业公司就处理了。先是说扣款,国林五百,搭档三百,队长陈斌负有领导责任,也扣三百。大家也就以为这样了,今后要老老实实巡逻了。没想到隔了几天,上面又说事态严重,这个处罚太轻,通不过,直接将主要责任人李国林辞退了,并且钱还照扣。他和陈斌争执了一通,当然也没结果,脸色乌黑地出了物业处小楼。到了外面,骑上摩托车“突突突”地往小区大门口开去。   大门口,许晨身子笔挺地站在那里,等他到了跟前,冲他一笑道:“国林,不做就不做,有什么了不起!”许晨平时跟他关系不错,到他家吃过几次饭。   李国林却看了一眼前同事说:“你给我好好站岗,做有钱人的狗!”   然后,他一拧油门,摩托车“轰轰”地绝尘而去。这个时候,他心情忽然从愤怒转为愉悦了:哼,不做就不做,有什么了不起的!在原先属于自己的土地上,给有钱人做看门狗,本来就有些心里不舒服呢!   然而到了家,他却没敢告诉老婆是被辞退的,只说是自己不想做了。   李国林的家在村东头。村里老宅比较乱,但新建的有了规划,号称新农村。李国林的家位于新区,砖混结构,两层半,像别墅,又不是别墅。这么说吧,外表很漂亮,里面很简陋。房子是七、八年前建造的,结婚前一年。造房子时父亲还在世。父亲是个老屠户,在村里杀了几十年猪,积攒了一点钱,都拿出了,再借了一些,这些年下来,差不多也还清了。父亲命比较薄,房子造好不到两年就过世了。69岁的母亲跟他住在一起。年纪不算大,不过有点老年痴呆了。他老婆何香妹,老家隔着两个村,算是自由恋爱吧。虽然叫香妹,可实际上脾气很臭,有点男人样的火爆性格,夫妻俩感情不太好。香妹在村里的一家私营企业打工,产品是出口的,最近几年形势不好,做做休休,有时候一个月做不到十五天,平均下来收入也就两千来块。      2   过了两天,刚吃好晚饭,李国林意外地接到了许晨的电话。许晨先告诉他自己今天休息,然后说:“国林,告诉你一个事情,昨天派出所的人上门来了,牵来了一条狗,黑颜色的,很高大,可不是普通的狗,叫‘黑背’,听说是德国种的呢。”   “牵只狗来干什么?破案啊?”国林有点好奇。   “不是的,你猜猜看。”许晨笑嘻嘻。   “猜不着,你说。”   “是来做保安的啊------哈哈哈,想不到吧,弄了只狗来做保安。”   “狗怎么做保安?”李国林摸不着头脑。   “夜里巡逻啊,出去的时候,牵着狗------他们说,狗鼻子很灵的,有一点动静都知道------听陈斌说,是从派出所里租来的,要五千块一个月呢,还不包括伙食费。”   “呵呵,狗工资是人两倍还不止------好的咯,牵了一只狗,你们以后出去巡逻就威风了------反正你们本来就像做狗,跟真的狗在一起也不错!”国林揶揄道。脑子里一回想,租狗做保安倒是在报纸上看到过,也就是前不久。当地的派出所特地弄来了几条特种狗,训练了一阵,说是可以出租给物业公司的。“锦绣花园”旁边一个楼盘就租了一条,据说住户反响不错。报纸上登载,是那个楼盘把这当做一个高品质的亮点来宣传,同时也是表彰公安机关强化治安有创举。国林当时看到,还跟同事开玩笑,什么时候我们这里也弄条狗来啊。可真没想到,狗是来了,自己却走了。   许晨顿了顿,说:“再告诉你一件事情。”   “快说!”   “陈斌说,上面为什么要辞退你,就是因为这只狗啊。隔壁楼盘租了一条狗做保安,这边的业主委员会就提出来,也要租条狗。物业公司领导说,经费紧张,恐怕有难度,再说保安力量足够强大,没有必要。业主委员会却说,你们可以辞退人的呀。这样上面就决定减少个把人,省出钱来租狗------呵呵,你刚好被他们抓牢把柄,就把你辞退了------国林,说出来你别生气。陈斌说,那天你骂我们是狗,可是你连狗都不如呢!”   李国林心里在冒火了。虽然一向来没什么出息,但活到三十四岁,第一次感到如此窝囊,如此憋屈啊,原以为自己真犯了什么大错,却不料是被一只狗抢了饭碗!   他恼怒地摁掉了电话。因为是在饭桌上,香妹也都听见了,当时没说什么。晚上,他想做那事,香妹说没心情,他用力,她就拼命夹紧大腿,他也就兴味索然了。      3   第二天,香妹厂里没事,两个人都呆在家里。夫妻俩眼对着眼好些天了,越看越觉得对方别扭。到了下午,终于爆发了。香妹又提起女儿读幼儿园的事,说自己没钱,让国林准备。   国林说:“钞票你不是有的嘛。”他觉得老婆应该有些积蓄的。   “姆妈看病,用光了呀。”指的是岳母。四月份生了场大病,拿出一万多。   他说:“好好,我会想办法的。”   香妹鼻孔里发出一声,说:“这么个大男人,这点钱都拿不出!------还说是自己不想做,明明是被人家辞退的!用你自己的话说,以前给人家做看门狗,现在好了,连看门狗都不让你做了,被一只真狗顶替了,说出来真是要笑煞人!”   李国林的脑袋在一阵阵发胀。他一声不响,走到院子里,骑上摩托车,“轰”的一声出门了。他想,工作没得做就没得做,但那五百钱要讨回来!   很快到了“锦绣花园”门口。石砌的大门、围墙,很有气派,墙圈里种满了绿树,叶枝葳蕤。当初因为那份工作,自己才有机会在里面人模狗样地转悠,现在可不容易随便出入了。但国林冷着脸,不管不顾地往里冲。门口的两位保安,老刘和小张,昔日的同事,一脸怪讶又不知所措。摩托车经过他们身边时,老刘愣了愣,问国林干什么。他说找陈斌,然后就呼的一声从栏杆缝里冲进去了。两位前同事面面相觑。然后,老刘马上跑进岗亭,拿起电话向里面通报。到物业处小楼门口,国林停好车,大步闯进去。只见小杨一个人在,桌子上摊着报纸,神情有些紧张。国林问:陈斌呢?小杨说:他今天休息。警惕地盯着国林。国林算了算,今天陈斌是轮到休息。他又问:狗呢?小杨指了指后门,忍不住有点发笑了。国林就往后门走去。门一推开,果然看到一只背脊乌黑的大狗蹲在那里,用一条细铁链锁在水泥墩子上。他刚迈出一步,大狗就忽地站起来,耳朵竖直,乌黑的眼睛凶光毕露。国林不敢造次,赶紧退了回去,砰地把门关上。他明白自己可不是这狗的对手。   转过身发现,小杨一直跟在后面。小杨启齿一笑,问:“李哥,到哪上班了?”小杨是河南人,讲普通话,来这里上班半年左右,白面瘦高,据说还是个大学生,不过大家有点不相信。其实,小杨跟国林关系也不错,跟许晨到他家吃过饭。   李国林说:“急什么急,休息几天再说。上班哪里不好上的。”   小杨说:“是是。”脸色有点尴尬。过会儿又说:“李哥,那你走吧,万一领导看到了,我们要挨批的。”   李国林不出声,往外面走。出了物业处,却不骑车,大摇大摆地又往里走了。小杨面色紧张,继续跟在后面。   走了几步,小杨问:“李哥,你到哪去?”   李国林说:“随便走走。”   小杨更加紧张了,不知所措。没见到陈斌,李国林有些失望,跟其他人说顶个屁用。他现在就是有点恶作剧的心态了,故意让前同事紧张。他觉得这帮家伙不讲义气,自己刚走,就好像跟自己翻脸了,这让他很不爽。小杨站定了,拿着对讲机小声说话,说完又跟上来。走了几步,国林回过头来,发现刚才在门口站岗的小张也疾步赶到了。他有点想笑,但忍着没笑,就愈加想把这个游戏做下去了。于是他就继续往里面走。小杨和小张就继续跟在后面,相距二三十米,好像两个保镖似的。虽值盛夏八月,但小区里树木茂盛,浓荫蔽日,丝毫没有炎热之感。李国林晃晃悠悠的,一会儿走到了那户投诉他的人家的门口。那是一栋三层别墅,外墙叫什么干挂的,在这里显得很普通,但估计要两千万呢。碰巧那辆黑色的奔驰车就停在门口,车牌后面三个字是858。他脑子里突然就有点兴奋了。走到汽车旁边,饶有兴趣地转了一圈,仔细打量。两边轮胎全部换过了,纹路簇新,深得像水沟。两位保安也走近了点,目光炯炯,神情愈加紧张。   别墅的门开着。李国林正探究着,一个四十来岁中等个子短发微胖的男人走出来。李国林认得车,倒不识人,因为平时住户们都是车进车出,很少看到人的,再之投诉当天他休息,也没见面。他不知道,这天是星期六,住户夫妻俩都在家里。住户是个造纸厂老板,倒不是说只有星期六才能休息,而是这天读私立学校的儿子回家了,夫妻俩就在家里陪伴。老板不认识李国林,可能有些面熟吧,不过没穿制服就没什么印象了。当然也不会知道因为轮胎事件,李国林受到了怎样的处罚。   老板说:“你有事吗?”   本来李国林有些心虚,但他觉得对方的眼神十分犀利,心里就有气了,说:“有事。”   老板更警觉了,问:“什么事?看我的车干吗?”   “你就是汪福泉?”   “是的。”老板觉得有些刺耳,因为平常都叫他汪总的。   “就是你投诉我的?”   老板一愣,马上说:“是的。”他想起什么来了,“你就是那天的保安?”   “你知不知道,你害得我被扣掉五百块工资,还丢了工作!”   “这是你们自己内部的事,跟我有什么关系!再说,我换轮胎花了三千多块,这笔帐还没跟物业好好算呢!”   李国林说:“你也不想想,这么多车子停在路边,为什么只有你的车子会被人家戳破?”   老板一愣,有些不爽的表情,皱着眉说:“你什么意思?”   “总是你做人不够好咯,所以人家才会报复!”   老板脸上明显充血了,脖子那个地方青筋梗出来,说:“我做人好不好要你管!什么东西!一个小小的保安,口气这么难听!我是缴物管费的,你们就要给我管好,否则要你们做什么!”   后面那两位已经哭丧着脸了,想要跑过来。可李国林做了个手势,示意他们别动,他们就愣在那里了。李国林个子比老板大,要说打架他不怕,但他心里其实还是很虚的,所以也有点愣着了。   这时候老板看了他一眼,又说:“跟你们领导说过弄条狗来,像隔壁小区一样。要是早点有狗的话,说不定轮胎就不会被人戳破了!这么高的物管费,硬件、软件都应该跟上------哼哼,我看有些人就还是狗有用!”   荆门治儿童癫痫的医院武汉哪里治癫痫好一些呢托呲酯治疗癫痫疾病的效果怎么样江苏治疗儿童癫痫病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