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散文 > 文章内容页

【江南】一个人在路上(散文)

来源:鹤岗文学网 日期:2019-12-9 分类:爱情散文

它立在有些暗的树荫下。或者是在街市的某处花丛中。

我无法沉静我的思绪,用我的内心去描摹它。我在想,经过一夜的等待,它有些不耐烦,从一些树的枝丫或是某一个角落飘来幽暗的光。我闻到了一些香味,像是某个我喜欢的女人身上散出的体香,淡淡的,又有些苍寮。

我的疑问就是从这里开始。在一个久雨初停的早上,空气中散出湿漉漉的气息让我想起某一个像现在的春天,在一堆长满四叶草的河梗旁。溪流乌突突奔放着,白脆脆的浪花翻过簸箕般的卵石,然后轻捷跳过,像一只阳雀划破天空。但现实总是打乱我的步伐,让我在不拔中犹豫是否前行。瞬间,我的眼睛有些疑惑,寻找的失落让我更加坚信,它就在我目之所及的某个翳点上。它或是一朵缤纷的花,开放在红叶李的枝头,或是一棵葳蕤的草,长在花坛的褐土,或是香樟上落下的一片去年的黄叶,或是一朵含着雨露的云,或是断裂的一只鸟的音符,或是掉队的一缕晨光。再或是我前世苍茫中的一滴眼泪、我他生情人一湾浅浅的笑。

于是,我感到我的四周浓烈起来,在这一个早上,所有的气息将我包裹。为我壮行,为我一个人的路上鼓掌。我当然还要前行,生命不止,柴米油盐还要消耗。

我的脚步不止,在一个人的路上。久雨春天的早上有些轻寒,匆忙的车流,卯足油门,像我的内心。散逸的哧哧声,让我想起一首首儿歌。贮在脑海中的硬盘开始一波接一波拼接。我先想起了唐朝那个梦呓的女人,或许也是在这样一个轻寒的早上,摇曳着嫩黄的柳丝。“打起黄莺儿,莫教枝上啼。啼时惊妾梦,不得到辽西。”唐朝的辽西我不知有没有霾,但风尘肯定是有的。如果没有霾,那梦呓的女人的脚步穿过流光的隧道是一脚能够踏到大漠的战车上,像探亲的人儿去望一眼金铠银甲。那黄沙漫处凝露的两只空洞而迷茫的眼睛不知是狰狞还是清澈如碧?那开在沙漠上的玫瑰不知是和烟花三月的江南一样妩媚?那胡柳的枝条不知是否和河南石岸边的一样柔弱?带着这些感叹,我后来想到了《诗经》。我首先分不清诗是隶属歌谣还是歌谣是诗的附庸品。有时候我真想请教身旁一个学富五车的儒人给我一个肯定的回答。《诗经》有无数称为经典的歌谣。我其实不喜欢那“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号称影响最大、千古名篇的《关雎》,或许我真的不是君子。我喜欢的除《蒹葭》《采薇》之外就是《螽斯》。《蒹葭》经过琼瑶的演绎,将那种苍茫发挥到极致。《采薇》一句“杨柳依依”,一句“雨雪霏霏”,让我对青春无比感伤。而《螽斯》,这听起来有些拗口的名字更像是一首闪亮的童谣:

螽斯羽,诜诜(shen)兮,宜尔子孙,振振(zhen)兮。

螽斯羽,薨薨(hong)兮,宜尔子孙,绳绳(min)兮。

螽斯羽,揖揖(yi)兮,宜尔子孙,蛰蛰(zhi)兮。

螽斯是一种虫,现代人习惯叫蝗虫。翻译成今天的白话就是:蝗虫的翅膀,排得密密满啊,你多子有多孙,家族真兴旺啊;蝗虫的翅膀,群飞嗡嗡响啊,你多子又多孙,世代绵延长啊;蝗虫的翅膀,群聚不松散啊,你多子又多孙,团聚好欢畅啊。从拗口的古文到现在流畅的白话,你听见的不就是一首歌谣吗?我们的古人把“螽斯”当作天神一样歌唱,这种高深的表白不像现代人“我爱你”一样直露,但祈求多子多孙是亘古以来的愿望。现在蝗虫是祸害的代名词,从“螽斯”进化到“蝗虫”,就像人类褪掉尾巴一样。我想象七八月间的湖广大地,秧苗、棉花、黄豆、丛林草叶上布满的一只只睁着圆眼的小东西,从草丛到枝叶,从天空到土地,从乱阳到云。我或许还听到了莲叶上面的窸窣声。这些繁多的生命就是用它看来毫不起眼的咀嚼,将一张张完美的绿叶变成残缺。正是这种腐蚀,先人们崇拜的图腾已经坍塌。坍塌的故事,现在还有很多。

再往后我又拼接到另一个人。其时,也是一个人的行走,正在通往儋州的路上。风雨如磬,白发容颜只剩一颗心还没有完全苍老。当年在罗浮山下“日啖荔枝三百颗”的放荡心情随着海天茫茫而凋暗。据说荔枝是上火的,一日吃掉三百颗的苏东坡,我不知是否会肺胃生热而口舌生疮了。儋州那种居无定所、衣食不济的窘迫在荒凉中也到了极致。但暗雨昏灯下的朗朗书声,打破了蕉花椰叶,为一座飘摇的孤岛多少注入一些生机。秉烛而书的124首和陶诗完全没有儋州芋艿的苦涩,更不见衰弱疲惫的老年之气,相反旷达的核分子在身体里不断爆发和沸腾。连自己的弟弟也感叹:一个做了三十多年的官,被管监的官吏置于屈辱、困顿的地位,最后还不思悔改,以致陷入大难之中,才想起晚年从陶渊明的身上找到寄托,哪里有人肯相信呢?是的,可以不信,但其事有征。一叠书札整整齐齐地摆在那里。一千年风来雨往,还容颜如故。“问汝平生功业,黄州惠州儋州”,说是自嘲,其实是对一生最好的总结。一个人的平生功业都在贬谪的道路中,没有一些超脱,哪里还有“一蓑烟雨任平生”的坦荡?

我还在前行,脚步不止,一个人的路上。或许是雨后的清新,香樟叶叭叭呼吸着湿气,像人类现在经常去寻找洁净的氧分子一样。广玉兰准备开花了,五、六岁儿童拳头般大的嫩白的花瓣在枝叶间闪烁,我想象在某个深沉的时刻,一夜之间它们突然开放,推开茂密而宽厚的枝叶,成为最本真的“花枝招展”。但这些其实于我无关。我只是浩瀚天空下的一粒尘土,或是一颗砂石。尘土和砂石最高的境界是随遇而安。我的脚步踏在坚硬的水泥地上,除了有一些轻微的吱吱声,其它毫无动感可言。前面有一个硕大的垃圾箱,人类消耗过后的残渣最后毫不留情汇聚到这里,成为城市的负担。我看到一支已用半截的铅笔:三寸左右长,深绿的外衣包裹着黑色的心。铅笔的一端还留有半公分长的橡皮。不错,是红色的橡皮,橡皮顶头的擦痕依稀可辨。自电脑应用以来,我们再很少写字了。对于少有的写字,中性笔已完全取代了我们曾经用的“电水笔”了,但铅笔还没有淘汰,我就喜欢它。中性笔也有弱点,经常电路不通,像人类的大脑瞬间短路。铅笔就不一样了,只要露一点头,就能涂鸦。但此刻我对铅笔没有兴趣,我在想那一块橡皮。一块橡皮,只需一丁点就能去掉写在纸上的字痕,科学的发达,能不能用它擦掉那些虚度的时光?如果年华再来一次裂变,青春是不是就能回转?这时候我便想到了张爱玲,一个被爱情抛弃后有些神经质的女人,喃喃说道:我们再也回不去了。是的,再也回不去了,一切都不能复旧。同时,另一个叫席慕蓉的女人却对黑夜发问:我可以锁住笔,为什么却锁不住爱和忧伤?在长长的一生里,为什么欢乐总是乍现就凋落?走得最急的都是最美的时光?

走得最急的都是最美的时光!我现在走着,一个人的路上。我仿佛虚度的青春已经找回。

一时间,天空无比沉静。

我就这样想入非非,不经意进了一扇大门。其时刚好是八点。正是一天开始的时间。

洛阳癫痫医院哪家强?哈尔滨哪里的专业医院医治癫痫好?陇南市有没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癫痫患者长期服用丙戊酸钠有什么危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