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茶艺 > 文章内容页

【流年】我怕看见血光(散文)

来源:鹤岗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茶艺

人的视线若被清理干净了,

一切都会显出它永恒的价值来。

──布莱克

1

一下的士,我就匆忙卷起了棉袄的毛领子。

湘北的寒风,阴冷、潮湿,那线型的风吹过来,像伸出无数的鬼爪子,那地面的落叶被不断拎起,又不断扔下,好像叫化子进城,遍地人民币捡似的。我的身上被北风搜刮个遍,好像只为盗窃我身上储存的热能。而我家丫头恐怕鬼见愁,她身体里好像潜伏了核能源,简直沏得冷水热,这么寒冷的冬天连毛衣都不穿,一件单薄的秋衣套件秋外装,一条紧身牛仔裤,把一个冷酷的冬天当秋天收拾干净了。这让我委实打了一个寒颤,好像我是杨白劳,她是喜儿,一个爱莫能助,一个美丽冻(动)人。只见她急切地穿过了人来人往的街道,直奔新华书店楼下的眼镜店,把我扔在停车的位置,头也没回。她这个急性子总是让我耽心,给人一种毛糙和不踏实感。

冬天的黄昏,已经是夜晚了。街道上的华灯闪烁,车辆急剧增多,堵塞在前面的那个十字路口,绵延几百米,有的车连忙掉头,出现闹哄哄的场面,有司机伸出头来骂人。我也真想骂人,但我还是不能随便开口,所谓斯文不能扫地呵。可我不能阻止人家的发泄。何况这座城市的确越来越涌挤,一到上下班时间就到处塞车。我们来的时候站在北风口就足足等了半个多小时,好不容易打个车,慢慢吞吞地到了目的地,这已经是非常幸运的了。只见一辆警车响起警报开过来,估计又发生了交通事故。我不搞新闻记者好多年,却敏感这些事。北面就是一医院,隐约看见好多人朝医院里面涌,似乎还有打骂声穿过喧嚣传来,触到我耳朵根了。我看见几个穿白大褂衣服的人急骤的脚步从我身边擦过,我潜意识预感事件的严重性。但我犹豫了一下,并没有赶过去看究竟,只是站在街边了望那个方向。

我怕看见血光!

2

丫头来电话催我,怎么还没过来?

我是专程陪女儿来配眼镜的,她在眼镜店等了一阵不见我,显然有点焦虑。她担心我的职业毛病犯了,居然还跑过来找我。这让我一方面欣慰,这丫头长大了,懂事了;另一方面有点不好意思,好象丫头长大了,我就真的老了,还要她来照顾我似的,她一口一个老爸,这样血淋淋的惨祸你还没看够呀?我只瞟了一眼就跑开了,作呕,太血腥了。是呵,前些年,我作一线记者时,只要听说这类事故,二话不说就会提着摄像机赶往现场,见过五花八门的事故,看得人心里发毛。后来不当记者做民生新闻制片人,虽说不在现场,可每个记者的稿子我都要看,编辑后的成品带还要审一遍,比我原先当记者时看到的还多,甚至晚上还做恶梦,梦里的血光开成桃花,像桃花源似的。当人一踏进去,却又变成了沼泽,人陷了下去,喊也喊不出声。我常在这样的恶梦中惊醒,出一身的冷汗。一度我只要看见血,就感觉到处都是血,到处都是死亡的气息压迫我,让我喘不过气来。辞去这个岗位好久以后,人才慢慢恢复常态。

进了眼镜店,丫头还在埋怨我耽搁了她的宝贵时间。我只能向她表示歉意,说你老爸真的老了,腿脚不灵捷了,想找一根拐杖都找不到呵。这下轮到丫头歉疚了,而嘴巴却不饶人:老爸正当年就装老呵?一点也不老实,居然还把一个好好的美女比作了一根拐杖,看你把诗人的想象力都弄丢了,还不如早点回家给我当后勤部长,弄点好吃的让我吃得又香又好来得实在。我说,如此我不是亏得更大了吗?就怕扁担没扎,两头倒塌。除非你能给我考个像样的大学来,我一高兴,想象力才会出来哟!

女儿读高二,已经十六岁半了,身高比年龄的数字还大,比她娘还高了一截,这让她常常很自信地摇头晃脑,动不动就与她娘比高矮,从不与她娘比知识的长短。我家丫头就这德性,很快要到高考冲刺期,按理,时间对于她来说自然是很紧张的,可她还是不慌不忙,每天回家还看一阵子电视,再上一阵子网,她娘发脾气也没有用,只要听见我的脚步声、开门锁的声音就猪头变老鼠溜得飞快的,好象我是一只凶猫似的。由于她初中时光顾了玩耍,成绩下降得厉害,我也没有时间去督促她,她娘实在拿她没辙,而我又在场面上应酬,有时出差几天难得回来,一落屋又被朋友们邀去喝茶、聊天等,她娘管不住丫头,就听之任之,随她的便了。进高一后,她虽然开始有点觉醒,却又明显感到力不从心。连她自己认为最好的一门功课英语也掉下来了,而比她成绩差的却上来了,超过了她,进了重点一中,而我家丫头只能进次一点的十四中,我还找了关系,使了不少银子,丫头这才感到面子挂不住,暗暗着急。尽管如此一来,一段时间里成绩还是没有明显长进,脾气却大了许多。动不动就与她娘争吵,她娘就无论如何也读不懂女儿的心事,只是一味地向我投诉,埋怨我也不管一管,如此下去会出大问题的。

我把丫头叫出来,陪我在院子里走一走。

丫头鬼机灵,知道我有话要说,就抢先开口:老爸你就莫听我娘的,准又是告我黑状。我笑笑说,我听女儿的,你自己说说看,有什么好的打算,准备如何规划?我来当当参谋行不行?丫头叹了叹气,告诉我,靠硬拚只怕猪脑壳吃不消,效果不见得好!想抄一个近路径,不知行不行得通?丫头属猪的,从不忌讳人说蠢猪什么的,自己还常常以此自嘲。可丫头突然告诉我想改学美术专业!话一出,我也感到惊讶,从来没学过美术的人,没有一点基础却要在一年半载这么短时间内学好专业美术,的确有点冒险。丫头似乎看出我的忧虑来了就说,即使将来她做不了画家,至少还多少培养一点艺术气质是不?凭这一点艺术气质就不再猪头猪脑了,应该是人模人样了,你看值不值得投资、赌一把呢?我一下被丫头逗乐了,笑蠢了,就说,只要你下定了决心,我就全力支持你,做你坚实的后盾。丫头这才把纠结在心头的烦丝抛弃了,铁下心来学专业。我知道丫头最担心的是学专业的费用大,是其它正常的好几倍,怕我们家吃不消,可为了说服我,丫头是动了脑筋的,这番话不知背地里演绎了多少次,才会有如此好的效果。

这件事就这样落了听。

接下来,我就开始请老师给她补课,除了星期二,每个晚上不是在补课,就是在学专业,有点负担过重。独剩星期二晚上这个空档,她才有时间出来配付眼镜。之前,她一直将就着用原来那付镜片磨损厉害的眼镜。并非这付眼镜不好,她之前很爱惜它的,不仅仅是她自己挑选的款式,而且花了上千元,可以说蛮贵的了。而今的孩子不是贵就珍惜,我女儿主要是第一次配眼镜,同学们见她变了个形象似的,就夸她从此有范儿了,女儿就真的戴上了两百多度的近视镜再也取不下。有同学就来抢她眼睛戴,这一抢,丫头就摔了一跤,眼镜掉在地上,而她撞到了校室的楼梯间的墙角上,这一撞就鼻梁开花了,眉上骨划开一条约两寸长的口子,鲜血直流。她的同学们吓坏了,连忙扶她送往就近的三医院,可医院医生说没有家长签字不敢手术,丫头这才捂着流血的伤口给我打电话:老爸快来三医院给我签字咯,我受了点伤要作手术。看她说得多轻松,却把我吓得半死。当我赶到医院,我真的很生气,很伤心,我看见那血还在朝外涌,生气医院不赶紧救护耽搁时间,伤心我丫头那天真的傻样子,她第一句话就说:老爸,是我不小心摔的,不能怪同学们呵!这时候,我看见她的那几个同学退到我身边丈把远的地方,所有的目光望着我,那神色有些紧张,也有些害怕。她们就这么干巴巴地望着我,生怕我会训斥她们似的。也许是我心里难过,所表现出来的神色有点难看,至少表情显沉,垮下了脸面。丫头这么一说,才意识到自己失了礼仪,连忙说:谢谢你们送我丫头来,她没事的,你们回去吧。其实这时候我的心里还在忐忑不安,说不出什么滋味。

3

我怕看见血光!

是的,并非天生就怕看见血光。记得我读初二的时候,有一天,我看见两个同学像两个冬瓜在校室里打架,一个小名叫臭狗屎的,一个叫飞天蜈蚣的,两个似乎势均力敌,拳头与腿,你来我往,毫不留情。我不知他们为什么打起来的,看得实在过意不去,就上去劝阻,双方正打得不可开交,拆不开,刚推开飞天蜈蚣,臭狗屎就扑过来了,我挡在中间,就把我与飞天蜈蚣推到了玻璃窗户上,玻璃被撞碎二、三块,这下出大事了,飞天蜈蚣的背脊被划破,血从背上往外流,还从裤脚口流出来了,地板上好几处都有血迹。我的手与臂膀也被划破了,满身都是鲜血,我们俩这才自己跑进了卫生所去包扎,而那个推我的臭狗屎却跑得无影无踪,我最后成了替死鬼,不仅赔了人家的医药费,还受了老师的严厉批评,还有母亲的责罚。我很委屈,又不得不认栽,因为我背后那个推手臭狗屎是个孤儿,他父亲死得早,据说是在他三岁那年被一条毒蛇咬死的,而他娘把他寄在一个远房亲戚家里,几天后就突然失踪了,不知去向。从此,臭狗屎被远房亲戚抛弃不管了,他流落在村里吃百家饭长大,也就是被人嫌了这么多年。所谓“死不嫌,烂不嫌,臭狗屎最讨人嫌!”

天下的事就是这么说不清、道不明。这两个人都先后几天缀了学,两个人好到一起了,成了当地出了名的惯偷,有时候被人家捉住打个半死。听说飞天蜈蚣后来改斜归正,开起了长途运输车,赚了一点小钱,还准备讨一个堂客成亲。可一次在公路上维修自己的车子时,被人家的车子追尾,千斤顶倒塌下来压着了,又被追尾的车从头到脚磙过,死状惨不忍睹。我得死讯还专程赶去现场,他已经被压成了血肉饼了,那血发乌,我当场就呕吐了。

那场车祸的场景还时不时浮现在我脑际,让人提心吊胆。

这或许成了我至今也不想学车的主要原因。

而臭狗屎还活着,不知怎么的就疯疯癫癫了,在湖南湖北两地的城市流浪,有人说在大街上见到过。据说我们这边搞爱国检查或文明城市验收,就会把诸如臭狗屎一类的疯子流浪者一起抓起来,晚上用车子将他们送到武汉那边去,可过些时日,最多不过半年他们又都会在这座城市出现。他们像城市垃圾被倒来倒去,后来这些人莫名其妙地消失了……

亨利·杜端蒙在《灵界的自然律》中说,死的物质与活的人之间有很强的一条分界线,当无生命的碳、氢、氧、氮等原子被生命吸收时,这有机体是很原始的,所含的功能也很有限,成长需要靠时间。生命却不同,他是一刹那间产生的,也能在一刹那间死亡,这是一种转变,如《圣经》所说的“出死入生”的转变。见过这种转变的人都能领会,然而不一定能言传:他犹如锁链突然断落,又犹如从梦中突然醒转过来一样。

生活在当今这个社会环境里,精神污染让道德沦丧了,食品没有了安全感,地沟油以及致癌鲜奶充斥市场,偷盗抢窃杀人时有发生,理想和追求完全被现实粉碎了,生命就像易碎的瓷器,随时可能出现飞来横祸,丫头在学校出现的这件事让我感到防不胜防。尽管伤势不是很严重,可以说是不幸之中的万幸了。

前些日子,我们单位的一个女同事迫于工作压力大,就从办公楼九楼跳了下来,结果了年轻的生命,留在地上的那滩恐怖的血迹早就清理了,可留在我们记忆里的血腥却怎么也擦不掉的。以至我至今宁愿绕道也不从这片充满血光之灾的地方经过。

那种记忆总让人心里堵得慌,好久也难以平静。

4

神话与历史中都溅满了血,喝血使得奥德赛中的死人有了新生命,使那些疯狂奔往演技场,大口舔着濒死的战士之血的罗马癫痫者,以及在非洲肯尼亚过节时要喝牛羊鲜血的马赛人重新得到力量。

血一定是神秘的,也是神圣的。

我们的古代人对血约看得很重,甚至重于自己的身家性命。所谓滴血为盟,往往是用刀划开手的皮肤,把血放出来,大家的血相混合一起,以此来立约为凭证。刘备、关羽、张飞桃园三结义就是这一血约的典型代表。在中国历史上,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我这里就不一一例举。

之所以我说血是神秘的,有的甚至是从古至今沿袭而来。譬如说我们的结婚戒指一定要戴在中指上,而中指又叫“血指”,因为古人相信,五指连心,而中指的血管是直接连心的。

当我看见丫头受伤流血,远比我自己受伤流血更心疼。

这无疑是血缘关系带来的感受。

我把丫头送上手术台缝针,丫头抓住我的手生怕我离开。她需要我的保护,她已经感到了痛以及害怕,医生终于答应让我留下来,丫头这才露出笑容,这一笑让痛感加深,我警告她要乖、不乱动!这本应由医生来说的话,被我抢先说了。是呵,人有时候一粒微尘飞进眼睛,或一根细纤维丝什么的,都能让人难受,流眼泪,必需闭上眼用泪水来洗,如果是运动场上的运动员遇上了,这小小的尘埃也能让他束手无策,不得不中止比赛。可见人的神经系统的触感是多么的敏锐,丫头的睫毛裂开这么宽,里面的骨头都露出来了,哪有不痛之理?我看得出她眼角被擦拭过的泪痕,只是她在我面前装坚强罢了。丫头从小就比一般女孩子倔强,爱动、不爱哭,我们父女俩经常像日本柔道一样摔跤玩,有时摔痛了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转还喊不痛,但就是受不得委屈,那会躲在自己的房间里蒙头哭好久一阵的。当然她自己不会承认她哭过!

朔州市哪家癫痫医院比较好福州癫痫病医院哪家强沈阳哪里的医院可以治好癫痫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