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茶艺 > 文章内容页

【军警】等候向毛主席遗体告别(散文)

来源:鹤岗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茶艺

“世界末日”的悲哀,也许就是那样。

太阳公公的脸色变得苍白、灰暗。刚过午,黄昏就到了。空气凝滞不动,令人窒息。地球也停止公转和自转了。

庄严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半降着,不再飘扬。

天安门广场和它东西两侧的马路上,整齐地站满了等候向毛主席遗体告别的人们。肃穆了!静得像没有人一样。声声哀乐,也那么低沉。听不到喘息声,也没有咳嗽声。告别的队伍成双行缓缓走进人民大会堂北门,没有脚步声……

只有一片啜泣,像落潮的大海轻微泛波;只有数万颗心跳搏的一个声音。世界静止了!

我所在的队伍还要站等约二小时,才能起步。

谁也没有注意,天外来了一位不速之客,落在人民英雄纪念碑顶尖上。她,身子那么小,一个小黑点点。她发出的声声哀呜,哇!哇---!短一声,长一声,刺痛了人们的心。

悲痛欲绝的人,也许没有注意她的身影,没有听到她的痛哭。看到了、听到了她的人,产生强烈的共鸣,她把自己压在心疷的悲恸喊出来了。

在这样庄严肃穆的情景中,她也许意识到自己来得不合时宜,飞走了,却飞不出那个悲恸世界。也许她也受人类触动,无力远走高飞,终于落在人民大会堂屋顶东侧一根高高矗立的旗杆顶上,鸣叫得更加哀戚,声声滴血

终于出来一位警卫战士,走到旗杆下,挥手请她离去。

她竟然不听,哇,哇,嗓门都叫得嘶哑了。

原来,她看见:人民大会堂南侧,一幢旧式建筑的屋顶上,有人正在拆卸巨型标语,万万岁三字已不见了,有人正在拆卸最后一个万字。据说,原本在夜里施工,但操作不便,拖到白天。受派拆卸的工人,舍不得砸,舍不得用氧焊枪烧割。当吊车把最后一个万字吊起,缓缓降落时,那万字却挂在墙上,被卡住了,久久不落。

这位天外来客,终于被请开了人民大会堂屋顶,但在那悲痛的人海上空,她不知飞向何方,又落到了吊着万字落不下的机械臂顶端。她还那样哀鸣不止,带着怨怪:你们为什么这样急?等治丧期过了再拆不行吗?

这位天外来客,名叫乌鸦,她来自“鸦有反哺之义”的那个家族。

九月九日,想起那个日子,也想起那只乌鸦。

我们己经翻过了一页历史,证明世界没有末日。所以,一开头,我就给世界末日加了引号。太阳尽管有黑斑,还有日食甚至全日食,还有狂犬吠日之说,但是,太阳会永不落,地球也不会停止转动。我不信什么“乌鸦嘴”。

常见产生癫痫的原因有哪些山西癫痫病医院手术效果好吗癫痫疾病治疗失败的原因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