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多媒体写作 > 文章内容页

【流年】嫁与不嫁挡不住眉宇间的风情与哀愁(散文)

来源:鹤岗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多媒体写作

一、那个风尘里飘摇的姑娘嘴角带笑,眉眼哀愁

第一次见她的时候,我不到十岁,在小姑姑家的客厅里,深夜中瞪着还未曾近视的双眼,看着黑白电视机的屏幕上,一个并不漂亮,却充满魔力的姑娘。她在风里微微笑着,却让我一个孩子感觉到她深深的哀愁。

那是古惑仔风行的年代,谢霆锋饰演的浩南,穿着干干净净的白衬衫,被打得头破血流,却依然让你觉得他纯洁不染,他喜欢上那个眉眼里都是哀愁的姑娘。

大概很多年之后才知道,那个在我童年脑海里留下美好印象的姑娘,叫舒淇。

听闻她最多的是“把脱掉的衣服一件一件穿回来”的传言,总是不信的,不是不信她曾把衣服一件一件脱掉,而是不信她能说出把衣服一件一件穿回来的话,她没有这样的乖戾与勇敢,她只是风尘里飘摇的那个姑娘,对所有世界给予的好与坏,都充满淡漠和哀愁。来便来了,要走也不会相留。只不过在略略宽阔的眉宇间平添一抹风情,一如残留的记忆、逝去的时光,随风飘散便散了吧。

所以,那些试图介入她的人生又退缩的人,无论是声名显赫、还是特立独行,他们来了又走了,她从未死缠烂打,亦不曾痛哭流涕,她是那个在对方婚礼上手捧捧花微笑如初的姑娘,只是不知道那些曾为这微笑倾心的男人,可曾有一丝抱歉与心疼。

终究他们都继续着各自人生的戏码,故事情节里再没有她盛装出席,那个人海里回眸一瞅的姑娘,风情万种,兀自妖娆。

二、给我以伤害,报之以琼琚

如今的80后,仍旧有一部分人能津津乐道,说出当年目睹过多少舒淇的限制级艳照,其低俗远超未见之人的想象,给这样一个女人冠之以淫荡,不足为过。

舒淇本人对那段往事,亦有不堪回首的难堪,可是只有接受自己的过去,才能正视当下,拥有更好的未来。倘若舒淇天性淫荡,红尘滚滚,浮世浪花,恐怕早已堕落无闻,舒淇这个名字,大概会列入那些湮灭在娱乐圈中,偶尔被扒出展露悲惨际遇的女星之列。让众人庆幸却又不适的是,她成功蜕变成了现在的舒淇,众多80末90初心目中的女神。

任何正常的女子,没有谁愿意以暴露自己的肉体娱乐他人为乐,刚刚成年的舒淇有她的野心,她的无奈,她的迷茫,她似乎是迈错了步子,可是谁又能确定没有那些不堪回首,会有她今天的灿烂瞩目?世界没有假如,即便是童话故事,也没有假设重来。即便至尊宝送给她一个月光宝盒,想必她自己也不能确定往事如何从来。

舒淇,是那个时代的选择。柯俊雄、王晶,娱乐圈,乃至那些男性观众贪恋的目光。女人永远是色情的牺牲品,而你无法忍受的是,那些雄性动物一面贪恋着一个女人的肉体,一面又唾骂她淫荡。而那个在镜头前扭动着自己青春肉体的姑娘,又何曾不知道自己受到的屈辱,只是她或许没想过太多的以后。勇敢,落实到行动中,便是一种即时性的冲动,只有在某个关头,某个时刻才会显现出它耀眼的光芒,那些扑火的飞蛾,都不曾想过以后。

时至今日,她依然饱受非议,她也会怒删微博,可是她从不曾否认自己的过去,不是因为无从遮掩,而是她走过了那些灿烂又泥泞的春夏,知道总有果实要被收获,不管是苦是甜。你可以继续唾骂她的从前,却无法诋毁她的当下。

没有谁会被时间永远清算,如果执意要与时间与众人的记忆为敌,或许早已如同某疯癫的香港女星,成全了一生的悲惨,也满足了世人的观瞻。这个世界需要美好,作为一个善良的人,不是期待着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不是愿意看到花好月圆?

舒淇,没有毁灭自己,却为我们创造了更多美好,世间从来不缺少疯子,每个人都有机会堕落,却不是每个人都能成为一名优秀的演员。世间的不幸已如此之多,幸福才是稀有的恩典。

三、嫁与不嫁,挡不住眉宇间的风情与哀愁

结婚,对于一个女人来讲,如同人生阶段的盖棺定论,仿若婚前的是是非非,都从变成某太太开始成了前世烟云,那传奇便有了结局。红拂女、聂隐娘无不如此,对于舒淇,不知道是不是亦是这样的套路。可我知道的是,纵然她笑靥如花,一脸少女萌动的快乐,却挡不住她眉宇间的风情与哀愁。婚姻来得这样迟,不是在等待爱情,而是在等待时间。当时间不在,青春远去,暮色浮浮沉沉地升起,婚姻成了最好也是最后的抚慰。

刘嘉玲和梁朝伟,林心如和霍建华,莫文蔚和Johannes,舒淇和冯德伦,有多少人是在等待时光给彼此一个机会,让是是非非,闲杂人等在时光的流逝里自动清场,最后一曲终了,不肯散去的故人,成了唯一。

对于她们,嫁与不嫁,都无损于她们的光华,只是在嫁人这件事上,一个美好的仪式,圆满了少女时代曾经幻想的故事,身边的那个人弥补了所有的缺憾,像是时光对她们最好的弥补与馈赠。

她们从不曾辜负韶华,韶华亦不相负。

那个眉宇间满是风情与哀愁的姑娘,风尘依旧漫天扬起,可曾还有你飘摇的身影与微笑?

舒淇嫁人了,终结了很多男人的贪恋与偏见。

湘潭有哪些能治癫痫的医院西安去哪的正规医院能医治癫痫?郑州专治癫痫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