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清韵】月儿圆圆

来源:鹤岗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短篇小说
无破坏:无 阅读:903发表时间:2016-09-08 12:48:18 今夜,一轮金黄的圆月高挂苍穹。如水的月光泻下来,是那样的美不胜收。我想起一个人,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子,那女子面带微笑款款移步而来,那女子是我曾经工作上的好同事。   ----题记   时光倒流回1993年5月13日,那   一天,是我借调到上海电视台总编室工作的第三天。   当时的总编室编制三人。清一色的娘子军。总编因为兼职市委宣传部的副部长,通常大多数情况,只有我和常务副总编辑两个人在办公室搭档共事。这个常务副总编就是我最好的朋友兼同事。她叫晓芳。年龄长我三岁,但是在外人眼里看起来,我倒像是她的姐姐。所以,在外面,她叫我姐,独自无人的时候,我叫她姐。我们一起在上海电视台共事了整整三年。   我那时在上海台分管法制报道宣传、突发事件专题策划制作、电视散文节目审核;晓芳姐负责电视台全盘事物,虽然是常务副总,身上肩负的担子却是总编兼台长的工作。   我是一个粗心大意的人,做事不太拘泥于小节,时间一长难免会出现一些小错误,而晓芳郑州癫痫病能治好 吗姐则是一个十分细心认真的人,我们俩刚好在性格上可以互补。   上海人喜欢吃甜食,什么菜都讲究一个“甜”字,而我天生的厌恶甜食,故此有好长一段时间都不太适应上海的生活。为了很好的照顾我,晓芳姐没少花心思。在上海工作的头一年,有三分之二的时间我是在她家搭伙吃饭的。他老公是地道的上海本地人,每餐饭都是非甜不吃。怎么办呢?她只好尽量的在菜肴上适当放点白糖,其他方面与我喜欢的湘菜为主。这样,既考虑尊重了爱人的意愿,同时对我也是莫大的无微不至的细心周到的精心照顾。在她家居住的时间长了,慢慢的我开始习惯了菜肴里有“甜”的味道。及至后来喜欢上了吃“甜”食,以至于我结束三年借调期回到武汉的时候非甜不吃。(这是后话,这里不再赘述)   除了生活上无微不至的精心关照,晓芳姐给我的最大帮助还是工作与文学。我在大学里读的是新闻写作与播音主持专业。这个专业与文学有一定的共通性,但细分起来,还是有着巨大的区别。比如,之前的我只写作新闻稿件,若说与文学沾边的话,那就是写作报告文学的时候,需要一些散文化的风格与味道。为此,到上海台分管电视散文栏目的制作与审核,我没少吃苦头。为此,晓芳姐总是一边利用业余时间给我授课充电一边接过我担负的担子,让我在旁边先做一个实习生。直到三个月以后我开始能够独当一面的时候,她才放心将之前担负的担子重新移交给我。确切的说,我涉入文学喜欢文学到慢慢的在不同级别的刊物上有所收获,这一切,都与姐姐在我身上长时间的教诲和潜移默化的影响分不开。至今还记忆犹新的是,回到武汉不久,我后来加入中国作家协会的时候,姐姐专门从百忙的工作时间中挤出时间给我发来恭喜的贺电--虹,欣闻你加入中国作协,我心里为你感到特别的高兴。   电视台既是一个服务性的行业也是一个对政治对新闻高度敏感的行业。在这个行业里要想好好的生存发展,除了自身过硬的专业素质,还需要一定的政治觉悟,尤其需要一个灵敏的新闻嗅觉。业内人都知道,电视台记者采写的新闻报道也好,人物通讯也好,或者是电视散文栏目和专题节目的制作,都与平面纸媒、网络媒体以及文学刊物有很大的差别。标题的制作、唯美语言的叙述表达都有着更高的要求。   在去上海电视台之前,我在湖北电视台做过三年的新闻部文字记者、做过六年的栏目主持人、陕西癫痫病可以治愈吗在副总编辑的岗位上也历练了三年。应该说具备一定的工作经验与能力。可是到了同是省级的上海电视台工作以后,我却感觉羊癫疯能治愈吗到了很大的压力。上海台的要求更严格。从上到小,同事之间有着你追我赶、竞争激烈、意识超前的良好氛围。为了更好的激励后进超越先进,上海台鼓励全体员工不分栏目设置的跨栏目竞争。各栏目记者之间的新闻竞争意识尤其强烈。所以说,在上海台工作你必须在具备一定的业务素质的情况下,有着超越常人的灵敏嗅觉。   为了让我更好的适应工作转换的新环境,晓芳姐花尽了心思。处处鞭策鼓励我的同时,她总是一遍又一遍的反复给我讲述需要注意的事项。哪个栏目的设置需要怎么改进,哪个协调的项目需要跟进,哪个方向的运作需要团队之间默契的合作与事前的沟通交流,事无巨细的一一给我做了交代。   1996年8月非洲坦桑尼亚共和国国家电视台来上海台访问工作期间,我所负责的团队承担了一个叫“跨越时空”的专题节目制作。安排好所有的细节以后,我才发现台里所有的记者与主持人除我之外都不会使用坦桑尼亚语言。下午就要进行节目制作了,去别省的电视台临时抽调懂语言的优秀节目主持人已经在时间上来不及了,而本地高校的教师和学生中,懂语言的不是播音主持专业,这条寻求外援的道路基本上被卡死了。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我焦急的问自己。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白白浪费30分钟的宝贵时间却想不出一个完美的方案。正准备向晓芳姐汇报求助的时候,她打来了电话--虹,着急了吧?台里的情况我都知道。这个时候唯一的办法只有一个,只有你这个副总编辑亲自担纲节目主持人了。   我在南大读研究生的时候,是自学了坦桑尼亚语,而且当时的成绩也不错。只是,这么多年没有使用过坦桑尼亚语了,我心里真没有底。再说,我不做节目主持人也有一定的年头了,怕把握不好搞炸了,无法给你和台里交差啊。我忧心忡忡不无焦虑的在电话中向晓芳姐诉说着心中的担忧。   姐相信你。你曾经是湖北电视台金话筒的获得者,虽然不再从事主持人有一定的年头了,但基本功尚在,别无选择的背水一战反而可以化压力为动力的。再说了,天塌下来有姐给你顶着呢,侬都不怕,阿拉害怕啥呢?   也许是晓芳姐的大胆鼓励让我没有了后顾之忧,也许是晓芳姐的激将法激励起了我潜伏在心里不服输的斗志,没有退路可走的我在忐忑不安中重新拿起了久已不用已经变得生疏的话筒。   “跨越时空”是一档一问一答的语言类专访节目。时长2个半小时。超越了我之前在南大求学时和坦桑尼亚同学对话90分钟的语言交流极限。但作为曾经的主持人,我知道我此刻需要的是冷静沉着与理智,我绝不能将心中的恐慌表露出来。我需要一种强大的定力作为支撑自己的精神支柱。   硬着头皮、面带微笑的走进演播间,我与到场的嘉宾--尊敬的阿里·基乌拉·姆克瓦瓦先生做起了节目互动。姆克瓦瓦先生是坦桑尼亚电视台优秀的栏目导演之一。也是一个性格上开朗大方的好好先生,精通包括中文在内的7个国家语言。他明亮的大眼睛似乎看出了我内心的恐慌。于是,在节目流畅交流30分钟以后,他开始用流利的中文友好的问我--尊敬的阿虹女士,我喜欢你们国家的语言,我们可以改用中文进行交流吗?我当然知道这是姆克瓦瓦先生对我善意友好的帮助。内心里对他满是深深的感激。没有想到姆克瓦瓦先生还精通与喜欢我们国家的中文,这当然是一件莫大的好事啊。我充满感激的回应着姆克瓦瓦先生的热情友好。   改用中文交流的专访节目对我有了莫大的帮助,访谈进行得非常开心与顺畅。不知不觉间,短短的2个半小时悄无声息的过去了。又到了和姆克瓦瓦先生说再见的时候了。握着这位异国同行的手,用中文友好礼貌的互道珍重的时候,有滴泪悄然落下。这泪里有感激也有喜悦。   走出演播间,早已等候在此的晓芳姐紧紧拥抱着我,我们俩就那样久久地拥抱着。我幸福的泪花再次伴随着姐的拥抱潸然而下。也不知过了多久,晓芳姐轻轻推开了我:今晚的夜色很美,你瞧,月亮好圆,我们出去走走吧。   今晚的月亮真的好圆、好圆,挂在树梢的上方,金黄的月光泻下满地银辉,唯美、大气。   没过多久,我圆满的结束了上海电视台的借调生活,回到了湖北电视台。生活中,我无时无刻不在思念着这位曾经无私真心帮过我的上海姐姐,曾经无微不至的照顾过我的晓芳姐姐,曾经用真情鼓励过我的可爱姐姐。   一晃又是十多年过去了,因为彼此工作繁忙的缘故再没有谋面。今夜,又是一轮金黄的圆月,姐姐,你还好吗?你是否如我一样深深思念着彼此?   共 3099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8)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