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儿童文学 > 文章内容页

【流年】爱情会逐年成熟(散文)

来源:鹤岗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儿童文学

今天中秋节是我和老公相恋40周年纪念日,四十年前的中秋节,我和老公在伏牛山面对那日夜飞奔的瀑布定下了山势海盟。那时候我就下定决心一辈子跟他在一起,敢于面对生活的任何挑战。

四十年过去了,我和老公的感情已经有最初的恋情升华为亲情。如今我们彼此之间不需要更多的语言,只需要一个眼神就能猜到对方的心思。那天,我们学院分福利,回来我们不约而同地来到厨房,相互配合做了一桌子美食。我说说:“打个电话,叫小妹来一起吃吧,这时候门铃响了,小妹笑着进来了。”原来老公早已经给我小妹打了电话。我们真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啊!

儿子有时候会问我:“老妈,你和老爸的爱情,为什么经久不衰啊?”我当时没说什么,只是笑了笑。过后我想:一个人的爱情是慢慢成长的,是逐年成熟的,中秋节的月亮可以见证我说的话……

小时候,我家住在棚户区,周围邻居的生活都很拮据,一般家庭过中秋节只能买几块月饼。那时候,我家8口人,中秋节母亲就买4块月饼,每人分得半块。母亲是提前一天买来月饼的,却要等到中秋节晚上才能吃。母亲把月饼放在一个小竹篮子里,吊在房梁上。我们都小,谁也够不到那么高。

那些日子,我喜欢上邻居家的一个男孩子,他家里更穷,中秋节根本没有月饼吃。我悄悄告诉他说“我妈妈买了月饼,吊在房梁上,中秋节晚上才能吃。”他说:“真羡慕你,有月饼吃。可是我们家连饭都吃不饱了,哪儿有钱买月饼啊?”我说:“你想吃月饼也不难,只要你答应做我男朋友,和我一起在中秋节晚上去草原看月亮,我就给你一个月饼。”他说:“那没问题,以后谁欺负你,我就好好收拾他。”于是我们约定,中秋节晚上一起去草原看月亮;以后他做我的保镖。

那天中午,母亲带着弟弟妹妹到姨妈家,我一个人在家。我赶紧用把椅子移到小竹篮底下,然后站在椅子上,摸到小竹篮里面的月饼,悄悄地拿了一个。再把椅子放回原样。我把月饼放在书包里,晚上放学以后就和那个男孩子一起去离家10里地的草原看月亮。

我们骑着自行车走了近两个小时,来到一片绿草如茵的草滩上,并排爬在草地上,仰头看着满天的繁星。星星是那么亮,那么多,天是那么蓝,那么低,似乎是触手可及。我说:“你认识牛郎星和织女星吗?等我们长大了,就像他们一样相爱,那多好啊!”男孩子说:“其实,我一直很喜欢你,但是我家里太穷了,没有胆量向你表达。”我说:“没什么,我们家也不富裕。再说啦,我们只是做朋友,那种纯洁的男女朋友,又不打算结婚。为了结婚而恋爱,那太俗气。我们是为了理想而恋爱的,等我们长大了,我们一起去干一番伟大的事业,把所有棚户区的房子都拆了,盖上高楼大厦。让我们的妈妈爸爸爷爷奶奶都过上幸福的生活。那时候买很多月饼,想吃多少就吃多少,再也不用悄悄地拿妈妈买的月饼了!”

说到这里,我们一起把月饼掰开了,一人半个月饼,是五仁的月饼,我们两个很享受地吃了那个月饼,并发誓说,以后要好好学习,当一对作家,写出最美最美的爱情故事,迷倒所有的年轻人。我们一边幻想着未来,幻想着爱情,幻想着诗和远方……

就在我们沉醉在自己的幻想中时候,两家的爸爸妈妈赶到了。他们不问青黄皂白,拿着棍子把我和那个男孩子一顿暴打,一边打一边骂:“打死你们两个不学好的!打死你们两个偷月饼的贼!打死你们两个不要脸的家伙!”

我被妈妈爸爸带回家,妈妈爸爸规定我再也不能和那男孩子在一起玩了。从此我那幼稚的初恋就结束了。可是那晚上的夜空、那湛蓝天空上的繁星都定格在我的青春岁月中了,每当想起这些美好的景色,我的心中就充满着甜蜜。

现在想起来,那时候我太年轻太幼稚根本不懂得什么是爱情,更没有资格谈恋爱。只是朦朦胧胧喜欢上了那个男孩子。喜欢并不算真正的爱情,只是对爱情的一种向往而已。因为那时候我还只有十二岁,心智还不成熟。爸爸妈妈的一顿暴打是在教我认识自己、认识他人,认识严肃的人生。

时间的巨轮慢慢滑过七年的时光,我离开了自己熟悉的环境,来到内蒙古大草原的深处锡林郭勒盟,在杜根塔拉牧场小学当了一名小学教师。这所小学就在牧场的旁边,我们学生的读书声经常吸引牧场场长阿拉玛斯的目光,他经常到我们小学校坐一坐,和我聊聊内蒙古牧民的生活和当地的风土人情,有时候也和我一起唱歌跳舞。我从心里十分喜欢这位蒙古族大哥哥。

有时候,他来我们小学校送东西,一包砖茶,或者一些奶酪,我都很高兴地收下了,我看见他蒙古汉子特有的强壮的身板、黝黑的皮肤、炯炯有神的眼睛、洁白的牙齿、从心里喜欢他。因此,我经常把我和哈斯其其格老师的故事讲给他听,我们家访中遇到的人和事、我们去锡林浩特教育局遇到的事情,以及我和哈斯其其格准备考大学的事情,我都毫不保留地讲给他听。他总是很仔细地听我讲话,不时发出惊讶的呼声。我想:阿拉玛斯一定从心里是喜欢我的。

但是我心里有点儿小纠结,我是一名兵团战士,按照上级规定,三年之内我们是不可以恋爱结婚的,所以我一直没有向阿拉玛斯表白。这时候,我经常收到爸爸和北京姑奶奶的来信,他们都鼓励我在草原好好干,争取有上大学的机会离开草原。我对阿拉玛斯那么喜欢,我如果和他恋爱,就不可能离开草原,我不忍心叫他失恋,所以一直犹豫着不定

那天是中秋节,连队里发了月饼,我没舍得吃,拿着月饼去牧场找阿拉玛斯。半路上碰上了哈斯其其格。她慢慢地从身穿的蒙古袍子里掏出一张请帖来,递给我说:“托娅妹妹,我郑重向你发出邀请,下月初八参加我的婚礼,地点是就在牧场的露天礼堂。嘻嘻嘻。”

我接过请帖一看,请帖上用蒙古语和汉语两种文字写着:九月初八是一个喜庆的日子,我们要在杜根塔拉牧场举行婚礼,届时请你参加等等字样。新郎的名字就是我们牧场的场长阿拉玛斯。

我当时眼前一片漆黑,一头晕倒在草地上,手里的月饼滚了一地。哈斯其其格不明就里地把我搀扶回蒙古包,阿拉玛斯也赶来慰问,他们都以为我感冒了,头疼或者头昏造成的,可怜我心痛难忍却无处诉说。因为全牧场的人都认为阿拉玛斯和哈斯其其格最般配,他们年龄相当,文化程度相同,又是同一个民族的。从哪个角度看都是最好的伴侣。可是在这之前我一直以为阿拉玛斯是爱我的。多亏我没有冒冒失失地向他求爱,那样不是太尴尬了吗?

从那以后,我放下了思想负担,更加努力地复习功课,终于考上了厦门大学。临走的时候,阿拉玛斯和哈斯其其格送给我一个狼牙,他们说这是当地人最珍贵的礼物。我接受了这个礼物,告别了草原,一去不返。

现在回想起来,那时候我对爱情还是认识的不够清楚,我所爱的是阿拉玛斯强悍的外表,他的炯炯有神的眼睛。对于他草原男人的情怀,我根本不了解。所以说,那也不是真正的爱情。是哈斯其其格和阿拉玛斯的结婚决定,让我明白了自己的责任,明白了我的生活目的。明白了当时的我一无所有,不具备谈情说爱的物质基础。那一刻,我明白了:“爱情是带着上层建筑的属性,它是和思想,感情,理想一样的东西,没有物质基础的爱情是不存在的。那时候,我还是太年轻,不但幼稚可笑,而且没有从物质基础上具备恋爱结婚的条件。我不配谈恋爱和婚姻。”

一九七七年,我二十三岁,不仅大学毕业后了,还工作了一年,而且是在人力资源部门工作,我目睹了人世间的各种事物和各种人情冷暖。我的心智已经成熟。经过深思熟虑地思考,经过在脑子里千挑万选,经过仔细琢磨和考量,我断定“他”是我人生中可遇不可求的爱人,他的思想、性格已经对理想的追求和我一样,我错过了他将会后悔一辈子的。于是我决定答应他的求婚,和他结婚生子共同度过此生。

即使这样,我对白头到老的理解仍然是肤浅的,对和他一起慢慢变老意味着什么,仍然缺乏足够的思想准备。当他抽烟、不干家务、说话过于直爽等性格在我面前暴露无疑的时候,我采取的是争论和讲道理,而弄不明白“家不是讲道理的地方。”后来经过岁月的磨难,经过母亲的苦口婆心的教育,还有我最敬爱的老师的开导,我明白了自己的角色,明白了自己的责任,明白了自己应该怎么做。

我开始默默地承担起一个贤妻良母的责任,我承担了所有的家务,承担了教育儿子的责任。即使有病住院也会偷偷跑回家来做晚饭。无私地支持他做一个好儿子,支持放弃财产继承权,只把无家可归的婆婆接到家中。甘当傻子,没有怨言,终于得到了婆婆一家人的称赞。经过40多年的婚恋生活,我明白了一个道理:“爱情,是无私的,不求回报的。要爱自己的老公胜过爱自己,就不能有怨言,不能求回报。不仅爱他本人,原谅他的所有过错和不足,还要原谅和爱护他的母亲、父亲、兄弟姐妹。而且不求回报,不讲究公平不公平,哪怕自己得到不公平的待遇,还是一心一意地奉献自己的能力和财力。只有这样,才能将爱情升华为亲情。这就是中国式的爱情。”而我现在获得了这样一份爱情。这种爱情已经升华为亲情。

是的,是亲情。从小在家,为了教会弟弟妹妹识字和算数,我急躁的发脾气对待弟弟妹妹。得到的是父母的惩罚和责打。但是,我没有为此而放弃指导弟弟妹妹的学习,而是主动地改良自己的方法。我既不能埋怨妈妈爸爸,也不能埋怨弟弟妹妹,因为他们是我的亲人。从小受过的家教告诉我,要爱护自己的亲人,胜过爱护自己。要甘心情愿做亲人的牛!而今天,我正在做老公的牛,做婆婆的牛,我用鲁迅的那句“甘为孺子牛”鼓励自己,一步一步一年一年逐步地完善自我。

四十年过去了,我对爱情的理解随着岁月的流失更加深刻了。回首那些少年时的初恋,和年轻时期青涩的爱情,我现在更加明白爱情是责任,爱情是理智,爱情是担当,爱情是奉献。作为母亲和妻子,爱,就意味着贡献自己的一切!

拉莫三嗪治疗癫痫效果好吗癫痫是怎么造成的呢?杭州癫痫重点医院西安治疗癫痫病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