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典诗歌 > 文章内容页

恋爱陷阱

来源:鹤岗文学网 日期:2019-8-7 分类:古典诗歌

  我的奢侈,是在门之后,听孤唯一遍一各处呼喊我的名字,似乎一只丝质的小锤,在我的心上一下一下地敲击。  我仿佛已等不及在冬天光降之前,终止我的观光。  在这荒寂的路上,从未见过的花已在我身上绽开,从未见过的树像百年之后不能碰面的伴侣,已在我心上扎根。  躯体已经倦怠而衰弱,魂灵却不愿停足消沉。  由衷的疾苦和疲累,像由衷的盼愿一样,似乎只为那注定的失去而发生。  是谁,亲自吹灭了那烛火?是谁,守望过我的忧伤?是谁,在荒芜的夜里做过我的听众?  当一段感情伸出深情的手向我挥别,我站在时间的阴影里,没有堕泪,只有,堕泪的感受。  假如有小我私家曾在某个处所等过你,假如梦来不及发觉就已散去,假如那只手被吟诵之后又被谩骂,假如最终没有爱作为独一的回报。那么,一分钟的期待太久。  如同垂危之人,把灯火点燃,是为了把它熄灭。  如同肥沃地皮,使花朵开放,是为了使它凋落。  一段感情仿若乞讨的孩子,在黎明前死去。他缺少的不是粮食,而是保留的来由和意义。  那么,就让凄厉的风辅佐我健忘,让彼苍去守旧奥秘,让催眠的手指抚摸梦寐,让一次又一次的忧伤在黑黑暗迁徙。  过分随意的姑娘是一束墙头的草,她的生命是一座没有门的屋子。而过分严谨的姑娘如一朵不开的花,她的生命是一扇没有钥匙的门。  而我,以鸟的眼光逡巡天空,在雪封的枝叶之上,这是否是一颗平凡的魂灵必需历经的冒险?  我不怕无声的旅途,我只怕旧事如烟,今事如往事。  当我站在昨天的风里,感悟本日的花朵和诗歌,我似乎终于贯通,恋爱不外是一门简简朴单的学问,它的深奥的原理,不外是一朵想象的玫瑰。  而我却跌入这个自设的陷阱,并在个中挥霍生命。

云南省看羊羔疯那家医院好西安治疗癫痫大概要多少钱国家公立太原癫痫病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