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典诗歌 > 文章内容页

【荷塘“pk大奖赛”】婆母(散文)

来源:鹤岗文学网 日期:2019-12-9 分类:古典诗歌

婆媳关系历来是不可言说的关系。婆婆或媳妇在私下里能称道彼此的并不多见,能无口舌之争相安无事相处实属难得。回望婆母已届古稀之年的人生际遇,虽然娘俩之间的感情也有过疙瘩,但我打心底里敬重、爱戴她。

作为农妇,她把自己的一生都交给了土地。前些年种庄稼,近乎十亩的半坡地,从耕耘播种到收割碾打,全凭她和公爹外带一头壮硕的母牛劳作着。尤其是割麦子时那下蒸上烤挥汗如雨的情形,秋季掰玉米时被玉米叶子划得生疼且带着血痕的粗黑的手,都刻在了我的记忆里。农活再苦再累她都不抱怨,总是披星戴月奔走在地头场院之间,单留我在家里帮奶奶干些省力气的活儿。我时常望着她单薄却硬挺的身板,惊叹她像一架运转的机器,不知疲倦。

家乡这些年不种庄稼改作务果园,婆母和小儿子过生活,有四五亩的园子,给果树授粉、间果、喷药、除草、修剪的活儿,她都能干在行。不只把自家园子里的活儿料理了,还得空儿给邻居当雇工,像一只勤劳的老蜜蜂,在果园里忙碌着。我和丈夫心疼她年纪大了,让她少干点,她总是说:“果园的活比种庄稼省力气,累不着。几天不下地,胳膊腿都不得劲儿!”最令人犯难的是每年暑热伏天里抢水浇地的活计。婆母凭着她的要强和机敏,总会在乡亲们为浇地抢水而鸡吵鹅斗中为家里及时排上队。有时夜里,她一个人在离坟地很近的果园里浇地,一守候就是一个通宵,邻居直夸她的胆子大。婆母平淡地说:“又没有虎狼兵匪,有啥可怕的?儿子给买的矿灯,就像马王爷的第三只眼,亮堂得很,长虫早就避开了。若是果子受了旱,那才叫心焦呢!”每到采摘果子时,婆母那瘦巴巴的脸上总是洋溢着明朗的笑纹。

婆母亦是一位性情和顺、心灵手巧的妇人。她从不在人前逞强斗狠,因性情柔和、说话公道,赢得了极好的人缘。农闲时,她不是教一拨儿媳妇纺线织布纳鞋底儿,就是帮许多人家裁剪衣料缝衣服。谁家主妇遇上愁肠事想不开,就来和婆母拉呱一番,在婆母解劝中没有不舒展眉头的。

至于婆母的厨艺也很高,家常便饭她都做得有滋有味的。经她擀得硬面、软面或菜面,或宽或细,筋道耐嚼,再浇点酸菜汤,呛些个生姜、葱花、蒜末儿、辣子油,那酸酸辣辣的味儿,比吃一顿宴席还解馋过瘾呢!

每到年节,除了杀鸡宰鹅、蒸年馍,她都要炸油锅。炸油锅是繁琐的活儿,蒸、搓、抟、擀、包、炸的工序一点错不得。一忙活起来,就累得我腰酸背痛叫苦不迭,可婆母总是心平气和不急不躁,从早忙到晚不说一个“累”字,还不时地和孙儿们讲笑话儿,教他们学上几招。那修炼出的好厨艺、好性情,实在令我打心眼里佩服!

这几十年婆母肩上压的担子、遇到的坎儿,如果换做别人,可能早被击垮了。给大儿子盖房娶亲,供二儿子上大学,葬埋公爹公婆,不成器的小儿子三番五次滋事、生病住院,丈夫的突然走失,花甲之年又苦撑着为小儿子盖了楼房。这一桩桩一件件七灾八难的烦事儿,可以想到,遭受了多少煎熬,承受了多少委屈,有过多少无望的挣扎?可婆母却像是山间那柔韧的蒲草,任何一场凄风苦雨都没能摧残她,却反而锤炼了她与命运抗争的意志。

而今已步入古稀之年的婆母活得更加淡然了,更加乐天儿。只要儿孙们生活顺心顺意,她就觉得开心知足。

婆母就像是老宅那棵露出老态却依旧结实的核桃树,奋力地为儿孙们撑出一片浓荫……

治疗癫痫病最好的北京医院沈阳哪治癫痫病好长沙哪里治癫痫最好重庆的癫痫病治疗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