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典诗歌 > 文章内容页

【流年】与老鼠同居的日子(散文)

来源:鹤岗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古典诗歌

以前经常听说“和美女同居”、“和模特同居”、“和空姐同居”这样的事情,我却有幸经历了“和老鼠同居”。

想来,那还是春天的故事。那天,那晚,睡至半夜,我忽然被一阵”吱吱“的叫声吵醒了,因为我睡觉浅,经常会被哪怕一丁点的响动吵醒。不用想,凭直觉我都知道一定又是耗子闹春了,我想到了春天猫咪有叫春的习惯,猜想它们也是。刚开始我没有在意,虽然我被吵醒了,但毕竟是半夜,睡意还是挺浓的,就没管它,继续睡觉。但是到后来,动静越来越大,叫声越来越清晰,感觉就在耳朵边上,我立时睡意全无。平日里我自诩比较勇敢的人,如果和它们面对面的对峙,我是决然不怕的。但此刻夜深人静,又看不见它们究竟在哪,心里也变得胆怯害怕起来。

我坐起来急忙打开了床头灯,缩成了一团。因为我以前经历过这种情况,最严重的时候,同时出现过四只耗子。一只爬在我的脚尖;一只站在对面的台子上;一只感觉从我的鼻子上爬了过来;再抬头一看,还有一只就在我头顶破损的壁画上荡秋千。

正所谓看不见的敌人往往最可怕,我想到了另一件事,记得有一年世界杯,朝鲜队居然打进了罗纳尔多领衔的巴西队一球。并不是朝鲜队有多厉害,或者巴西队有多疏忽,而是朝鲜队太神秘。很少公开参加过什么国际比赛,赛前巴西队也只拿到了半场朝鲜足球队的比赛视频,所以所向披靡、无所畏惧的巴西队在面对这个神秘的对手时才表现地小心翼翼、保守谨慎,导致丢球。貌似这个扯远了,但两者确实差不多。

简单介绍一下我的房间:一处租住的房子,卧室面积大概十几平米,然后四周堆满了货物,最主要的是,在我睡觉的头顶,墙面上有一个破洞,房东只是用一块硬纸板挡住了。后来,随着时间越来越久,硬纸板不知什么时候也出现了破损,更不知道什么时候钻进了老鼠。所以呢,因为房间狭小,加之货物凌乱,我是“只闻其声不见其影”,心里开始有些害怕,不敢入睡。所以一直到天明,整晚我都没怎么睡觉。

刚开始我并没有太在意,年轻人失眠一两个晚上很正常,但这种情况(闹耗子)一连持续了几天,因为睡眠长期得不到保障,我白日困乏极了。不到几天,就出现了坏的情况,我的牙龈开始上火,一阵一阵的疼,而且是钻心的疼痛,还有腮帮子,也开始有一些肿胀。最严重的时候,甚至张口喝水我都觉得疼痛难当。真没想到,自己堂堂七尺男儿,竟被几只小耗子打败了。

我开始真正重视起来,决定与它们决一雌雄。我一边想办法治疗牙齿的疼痛,先得解决吃饭问题。因为牙齿疼痛,一连几日我连饭菜都难以下咽了。另一方面,当然是想办法解决耗子打搅睡眠的问题。终于在一个同样是辗转难眠的夜里,我想到了一个办法。

第二天,我从网上下载了一段逼真的猫叫声、猫捉住老鼠的惨叫声等等几段声音!当天晚上睡觉前,我特意放了几遍猫叫声,包括半夜偶尔醒来的时候也放一段。果然,在失眠了将近一周后,那晚我终于睡了一个好觉。但就在我自鸣得意,庆幸自己想到好办法不久,或者说紧接着第二个晚上,我同样睡前放了几遍录音,甚至在耗子们吵闹的时候放出录音,但它们似乎明白了什么,或者说有了免疫力。只是在录音播放的时候,短暂地停止了动静,然后就依然我行我素、对录音熟“闻”无睹,那我也不能听到它们的声音就一直播放录音,我也要睡觉,所以,这一回合,我失败了。

后来,我想到了第二个办法,就是在睡觉的床头放上一块木板,当听到它们的叫声时,就按“声”索骥,打开灯对着它们可能藏身的地方,用木板敲敲打打。其结果也与上次类似。第二回合,又是我失败。

最后,我实在忍无可忍了,将周围堆放的货物彻底进行了清理——虽然很少麻烦,并且将墙面上原来张贴的硬纸板撕掉,找了一块新的纸板将墙上的破洞彻彻底底、仔仔细细、密不透风地重新做了粘补。并且,并且我打心眼里决定,以后任凭它们(耗子)怎么吵闹,我睡我的觉,彼此井水不犯河水。它们要是不咬我,我也绝不主动对付它们。而且,而且我也想到,或许是人家(耗子)先住在这里的,是我占了人家的地盘,是我无理在先。但不管怎样,在我做出了这些举措,下定了破釜沉舟的决心后,耗子们果然没有再来打扰,我也可以可以好好睡一觉了。有时,我甚至萌发了多谢它们手下留情的想法。

我说过,我是相信缘分的,那,我们既然住到了一起,就表示挺有缘的,只是不知道这是善缘还孽缘。

西安市到哪家医院治癫痫孕妇吃拉莫三嗪片有影响吗?治疗癫痫病到哪家黑龙江治疗癫痫最优秀的医院是哪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