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典诗歌 > 文章内容页

【流年】桦树湾(散文)

来源:鹤岗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古典诗歌

一、桦树湾

桦树湾,只是一个渺小的不能再小的地方。从县城往西十余公里有一个乡镇叫马峡,再向西五公里的马峡林场,是隶属三团的一个林场。三团在华亭乃至平凉也是小有名气的,当年的称谓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兰字九三三部队林业建设兵团第二师第三团,师部设在当时的庆阳地区所在地西峰。团部设在华亭县安口镇。高中毕业那年,我被三团招工分配到马峡林场工作。当时的青年点就设在桦树湾。

桦树湾,顾名思义,长满桦树的山湾。沿马峡林场向西一两公里有个山口,叫苍沟。进得沟去,两面山峦夹裹着一条狭长的沟壑,沟壑底一条羊肠小道伴着一股溪流,相互缠绕着向山的最深处蜿蜒进去。一路走过,有时路在溪下,有时溪在路上。小溪上没有桥,要越过它,就得跨过溪中的石头。每逢天下大雨,小溪中的石头会被水淹没,便得趟着水过去了。

进了苍沟,第一个可以歇脚的村庄叫中庄,这里只有几户人家,靠种植药材,打猎为生,也夹带种植一些玉米,土豆,蚕豆等粮食作物。沿中庄小路一分为二,向左进去经过上庄,大马滩,小马滩就到了关山的最深处,再没有了路。而向右便要上山,山路为人们采药,打猎踩出来的,弯弯曲曲,异常陡峭。顺这条小道一路爬上去,就到了关山的第一高峰尖山,山腰间有片相对平缓的地方,盖有十几间土胚瓦房,这就是当时的桦树湾青年点了。

刚参加工作那年,我十六岁,在一起去青年点的青年里面还是年龄较小一些的。老场长很是喜欢我,就给了我一个看起来比较轻松的工作,大灶管理员。其他青年去山上植树,而我却要奔走在场部和青年点之间,每三天要去马峡集市上购买蔬菜,从场部运送米面油之类的物品。

早上,天蒙蒙亮,顺着桦树湾一条林间小道奔到小马滩,在农户家赶上毛驴回到场部,再骑自行车去马峡集市上购买蔬菜,然后从场部用毛驴驮了蔬菜、米、面、油之类物品,一路爬到桦树湾,放下物品后又把毛驴送回农户家中,来来回回得走几十里路。常此以往,靠一双脚板行走,桦树湾的小路上不知留下了我多少汗水和足迹。然而,记忆中的桦树湾,没有留下许多苦难与艰辛,留给我的,还是那么亲切,那么美幻,那么难以忘怀的快乐和记忆。

桦树湾以桦树居多,有白桦,红桦,青冈,灌木等。夏天的桦树湾,枝繁叶茂,隐天蔽日,走在林间,几乎看不到树林的外面,影影约约从树叶的缝隙中透过来一丝丝太阳,顺着望过去,一束束光环又从眼底奔出,穿透树枝,向外流淌而去,五彩缤纷,艳丽炫目。

小雨中的林间,雨点打在树叶上,发出沙沙的声音。晶莹的雨珠滚动在叶面上,又滴答滴答的掉下来,打在头上,脸上和身上,轻轻的,凉凉的,很是惬意。雨停下来的时候,山林逐渐回归于平静,林间的空气格外清新,小鸟也在枝头飞来飞去,开始欢快的吟唱,好似在向你展示历经雨水洗涤过的美丽的羽毛。

在我的印象中,桦树湾最美的还是秋天。秋天的桦树叶经过风霜,变成了金黄色,片片黄叶就似片片金箔一般,闪闪发光。白桦、红桦交相辉映,白的雪白,白的好似一个个身披银色盔甲的战士,整队操练在万木丛中,红的火红,恰似一匹匹赤色战马,奔腾驰骋在山峦之巅。走在秋天的桦树林间,地上落着一层厚厚的树叶,踩在上面,吱吱作响,软软的,绵绵的,感觉很是舒服。

在那个青春时代,我倘佯在这片桦树湾,虽然短短的半年,但在我的记忆中留下了永远磨灭不了的印记。走出那片桦树湾已经三十多年了,可我的思绪时不时还在那里打转,常常感觉自己还在背依着桦树林,眼望着小清溪……

我不知道,那片桦树是否会因我的离去而显得寂寞,那条小溪是否会因后继者的到来而更加欢快的吟唱。记忆中的桦树湾,那里的一丝丝,一幕幕,却早已成为一幅永恒的画面,镶嵌在了我的青春时代,烙在我饱经风霜的心里!

二、又忆桦树湾

我知道,树不会因叶子的离去而感到惋惜,因为叶子的离去赋予了树新的生命的延续。走出桦树湾已经三十余年,而记忆中的桦树湾还是久久缠绕在我的脑海中不愿离去。

那年,正好是八十年代的头一年。我们来到桦树湾青年点十二人,六男六女,年龄最长的也只有18岁,正是风华正茂,书生意气的青年时代。桦树湾就在尖山的半山腰,海拔两千多米。

晴天的桦树湾,可能是关山周边最早见到太阳的地方。清晨,犹如天上宫阙,出得门来,你就站在了云端,脚下是浩瀚的云海,层层叠叠,时而如风平浪静的湖水,时而像波涛诡异的大海,时而轻盈如丝绢,时而又怒气冲九霄……犹如人间仙境。

太阳未出,几缕霞光便染红了天边。眨眼间,云海天相接处红红的一个火团,徐徐升了起来,好似伸手可及的样子,渐渐的变成了橙红,金黄,将眼前的云海映照成一片金色。太阳在无垠的云海衬托下分外耀眼。

而雨中的桦树湾,显得格外宁静,没有了一丝尘世间浮躁繁杂的袭扰。青年们出不了工很是兴奋,女青年笑闹着挤进男青年的宿舍,宿舍里没有桌椅板凳,只有一张通铺火炕,雨天,房间里有些阴冷,桦树湾是不缺少木材的,碗口粗的树木变成了柴火,炕被烧得热热的,大家就挤在一起玩扑克牌,说说笑笑,吵吵闹闹,累了就地倒下,一觉醒来便到了晌午开饭的时候。

桦树湾在关山原始森林腹地,盛产木材,当然也少不了山珍野味、飞禽走兽。这里,金钱豹,野猪等凶猛动物时有出没;草鹿,麝香,锦鸡,山鸡野兔等随处可见。青年点的队长当过兵,是个打猎高手,时不时的打回来一些猎物,大家一起分享,就像过年似的。

桦树湾的夜,宁静中透出一种幽幽的感觉。天阴的时候,整个树林一片漆黑,异常阴森。月亮出来了,皎洁的月光穿透枝叶,洒在林间,树枝间很明朗,一眼望去,能看得好远。树枝静静地站在那里,叶子随风飘动,地下不知是多久落下的树叶,堆积了厚厚的一层,一阵大风吹过,整个山林哗啦啦响成一片,地上的树叶随风四下散去,就像一列火车开过,轰隆隆的,让人有些胆战心惊。

十几年前,我相邀几个同事去过一次桦树湾。这里的树木更加茂密,青年点的房屋有些破旧,一切都还是那么熟悉,只是没有了昔日的欢声笑语,觉得泠清清的。站在这里,极目望去,眼前的一切恍如昨日,那些曾经的朋友,都随着时间的推移各奔东西,很少有了联系。而这里的山水树木依旧存在他们的世界里,坦然的,顽强的生活着。

从此以后再没去过桦树湾,可哪里的山,那里的水,哪里的一草一木,已成为我心中永恒的记忆。

桦树湾,心灵中永远的青涩季节!这里,承载过我的青春,珍藏过我的梦想,还有我不了的情结,不灭的印记!

西安治疗癫痫较好公立医院是哪个孕妇可以服用左乙拉西坦哈尔滨癫痫怎样治才能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