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好书推荐 > 文章内容页

【心灵】谁让我们心生敬畏

来源:鹤岗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好书推荐
无破坏:无 阅读:1860发表时间:2014-06-14 21:29:00 摘要:人,有时候是要对那些弱小的动物心生敬畏的,因为,在它们卑微短暂的生命里,有一种足以震撼我们灵魂的品质,在它面前,我们这些骄傲头颅能时常低下头来羞愧和思考,是我们澄澈灵魂的最好方式。 【一】两只壁虎   听邻居说的,不是杜撰故事。   乡下哥哥有所老屋,年代久了要推倒重新翻盖。对乡下人来说,拆房盖房是一等一的大事,邻居特意向单位请了假赶回老家去帮忙。邻居进门时,正好一面墙被众人推的轰然倒地,于是,来不及休息,卷起衣袖和众人一起去推最后一堵墙。可能是众人都已经累了,正是初夏,临近中午,天热不说,肚里也觉得有点发扁,那一面墙在众人齐心合力的号子声中,晃了几晃,就像脚下生了根一样,出乎意料的站在废墟之上。邻居说,哥哥是劳动能手,干这样的活计活经验丰富,忙招呼大伙喝茶喘息片刻,自己找来一把铁锹,要在墙根下挖出一道沟,然后再推,就容易多了。   当哥哥转到墙后准备挖沟的时候,抬头往墙上看了几眼,这一看,把哥哥惊呆了,随着一声叫惊,众人闻讯急忙跑来观望。于是,这样的场面映入众人眼帘:在仅剩下的那面墙的左上方一角,正趴着一只还算肥硕的壁虎,触目惊心的是,壁虎是被一支钢钉直穿腹部下侧,被牢牢地固定在墙壁上,壁虎腹部出奇的肥大,就像被挂在墙上一样。看到这情景,邻居哥哥猛然记起,这只钢钉是很早以前自己订到墙上,挂种子用的,再看脚下,整张的墙皮在众人的力推之下,被摇了下来,摔碎在一片废墟之上。想必,从订那支钢钉开始,这不幸的家伙就被隔着墙皮定在了这里。众人不禁唏嘘,与此同时,一个非常实际的问题也摆在众人面前:这么久的时间,这只痛不欲生的壁虎是怎样生存下来的?恐怕不会有一只飞虫会可怜它,主动飞到它嘴里吧?这只可怜的小生命引发了众人的恻隐之心,大家决定要探个究竟,于是纷纷围拢过来,守在一边静静观望,不到一袋烟的功夫,一只看上去略显消瘦的壁虎试探性地匍匐前行,它的嘴里叼着一只细小的虫子,谨慎的,小心的,神色恐慌但却义无反顾的试探着爬到墙上那只壁虎身边,它四处张望显得十分机敏,在断定没有任何危险之后,娴熟而准确的把自己嘴里的小虫,只是一晃而过,送进了被钉的那只壁虎的口中,然后环顾四周一下,匆忙离开。   邻居说,哥哥是个粗人,平日里总是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那一刻,却从心底生出无限敬畏,他招呼众人找来工具,小心翼翼将那面墙用大锯锯开,大块移走,安置在了一个合适的角落里,为的是让那两只壁虎能够继续活下去。   听了这个故事,我沉默良久。   每天忙忙碌碌的生活,一度麻木粗陋了我们的心性,很多事来不及感触和体味。但是,邻居说到的那只壁虎却给了深沉的思考。我没考证过,一只壁虎的生命能活多久,也不了解他的生活习性。但我相信,对于那只一食一水都需要别人照顾的壁虎和它的伴侣(也许是妻子、丈夫、或者朋友、或许只是同伴)来说,它们的生命一定会比别人更长久更有意义。因为,在他们的生命中,除去生存本身的需要,还有一份不可推卸的责任。正是这样的责任与彼此的需要,使它们战胜了令人无法想象的苦难,也正是因为这样的责任使他们卑微的生命彰显出伟大的潜质。   在自然的国度里,生命本身其实并没有卑微与高贵之分。生命因为不可复制的特性儿应该受到尊重。   人,有时候是要对那些弱小的动物心生敬畏的,因为,在它们卑微短暂的生命里,有一种足以震撼我们灵魂的品质,在它面前,我们这些骄傲头颅能时常低下头来羞愧和思考,是我们澄澈灵魂的最好方式。      【二】域外相逢   我非常非常喜欢狗。可是,自从有过那次经历以后,我再没敢尝试着养狗。我总是担心自己因为不能像狗对待自己的主人那样待他,而饱受歉疚与羞愧的折磨。   八十年代初,我所在的公司被派往非洲一个国家执行一项几年前由于某些原因未能完成的经济援助任务。我们工作的坏境非常艰苦。每天天不亮我们必须动身从驻地出发,穿过一大片人烟稀少的荒地到近百公里以外的山里开始一天的工作。   我们不敢把驻地安置在大山附近,尽管那里离我们工作面比较近。因为,这里时常会有野猪、野象等动物出没,野生动物、甚至狼群袭击人群,生命财产收到威胁事件也会时有发生,为了安全起见,我们尽可能的把驻地安置在当地人附近,远离和躲避动物袭击是我们采取的最有效的自我保护方法。   工程队穿越荒地的第一天,就发生了意想不到的事情。我们的车队行驶到荒地中部时,突然遭到了成群结队的野狗的袭击。这种情况我们从没听当地人提起过,所以,丝毫不敢怠慢。那些近乎疯狂的野狗一路狂啸着追赶在各种车辆扬起的滚滚烟尘里,我和工友们被他们的气势吓坏了,我相信每一个人都会和我一样,到了心惊肉跳的程度。它们一路狂奔,誓死拦截,仿佛,不把我们从车上拽下来决不善罢甘休的。   汽车在坎坷不平的荒地上躲闪中艰难行进,跑了足有几十里才远远的把那些累得几乎吐血的狗甩掉。我们虽然躲在车里,却是个个惊魂未定。   第二天,我们有备而来。都说狗是最通人性的动物,为了争取和它们取得和平共处的机会,我们带来最好的伙食过来,希望它们能看在这些宝贵的食物的面子上,让我们顺利过关。车队加着小心徐徐开进那片荒地,路旁茂密的杂草荆棘几乎掩盖路面,我们小心翼翼尽量把声音放到最低,最好不要惊动他们。尽管我们已经非常谨慎了,就像提前预约了一样,当车队刚刚踏入昨天的地段,那一大群大小不一的野狗已经在翘首以待,看来这次,它们显然进行了详细的部署和明确分工,一改齐头并进大帮轰的进攻策略,而是兵分四路,围,追,堵,截,各路兵马各据一方,占领地形优势,一路在前头拦截,进行拦截的明显是富有经验的年长者,左右两厢兵力强壮矫健大都是青壮年的样子,远处一少部分是体弱和娇小的幼崽,蹙在一处,四下张望略显迷茫,汪汪嘶鸣,也许,这些小家伙也和我们这些外来者一样,面对眼前的场面和情形有点摸不着头脑。我们的排头车不一会就处在了它们的夹击之中。车前的那些狗在车轮底下生死不顾的蹦跳着,车子每行进一步都对它们的生命造成严重威胁,它们狂叫、嘶鸣、和呜咽、步步相逼,誓死如归。一步步倒退,一寸寸的躲闪,对着车子狂叫不止;车子两侧的勇士们在不得不缓慢下来的车身上扑打,奋不顾身。我们不得不一再放缓车速,毕竟,我们的司机没有足够的勇气让汽车不顾及它们的死活。我们把事先准备好的食物,小心翼翼的从车窗的缝隙里抛出去,希望他们看在食物的份上放我们通行,目前这是最好的办法。可是,奇怪的事情再次发生:那些狗们,对我们施以的贿赂丝毫不感兴趣,只有那些幼小的停了下来,那些看上去经验丰富宁死不屈的勇士们,依然紧紧围追在车身周围不受任何影响。没办法,我们只得又是喇叭、又是油门的对他们进行威胁、驱赶,继续在艰难中行进。不能想象,被这样一群疯狂的野狗围困将是怎样一种局面。   看到我们丝毫没有退让的可能,那些狗在追随了很远的路之后,终于,劳累而疲乏的放弃了。   晚上,再回来的时候,它们竟然没像早上那样为难我们,只是远远地对着我们的车队行注目礼,发出一阵阵酷似悲伤的嚎叫。回到驻地,刚刚参加工作的我陪着书记去找当地人了解情况,想向他们请教驱赶野狗的对策。一位五十多岁的中年男人,有着黑的发亮的肤色,据说,当年曾经给我国工程队做过临时工,会简单的中国话。在当地人简单的叙述中我了解了事情的真相。   我哭了,那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因为一群狗而流泪。   车哈尔滨治疗癫痫病的重点医院有哪些队再次经过荒地时,我们的车辆缓缓地停在路边,于是,我见到了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场面。   那些,昨天看似还狂躁凶猛的野狗,纷纷围拢过来,它们的身体瑟瑟发抖,喉咙里发出阵阵哀伤的低鸣,那几条看上去年长得狗,竟然扑到了车头上,趴在那儿一动不动,有的让身体竖起来紧紧地贴在汽车上,像是要把汽车整个地抱在怀里。在它们的眼睛里流露出无以言表的情感,喜悦、悲伤、哀怨、酸楚、委屈、欣慰、激动,谁也说不清,却那样真实。那是今生在这个世界上看到的,最圣洁最真实的情感流露。   是的,这是几年前,曾经在这里工作过的,我们的同胞饲养的狗,他们回国时,没有办法把他们带走。几年来,这些狗就一直住在这里,繁衍生息。等主人回来。   我们并不是昔日的主人啊!   如今,它们见到的只是与自己的主人有着相同血缘的人!从我们身上它们找到的只是当年主人的气息而已!   我们决定收养它们,把它们迎进我们驻地的大院里来。可是,无论我们怎么努力,它们并不住进我们为定西市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吗它们搭起的棚子里,而住在了驻地附近一间废弃的柴棚里。偶尔,在我们吃过晚饭的黄昏,会成群结队的跑来吃我们拿给它们食物。在我们外出工作时,默契地承担起替我们看家护院的任务。   我们依然会离开,那时,这些狗,是不是又要经历一场生离死别的割舍,而我们或者我们的同胞,又何时能再圆它们一个团聚的梦。   我真的再不敢养狗。      【三】谁亵渎了谁的目光   昨天,在屋子里坐得太久,见外面飘起零星细雨,想到田野里去呼吸新鲜空气,连午觉也没能睡的安稳,不到两点钟电话联络朋友,匆匆赶往小区门外恭候,而她,似乎总是那样慢条斯理不急不忙的样子。   站在街边,百般无聊四处观望,透过车水马龙迅疾闪过的车轮,见马路对面两只半大狗独全无他顾的亲昵着,不由感叹:真乃动物!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众目睽睽之下,心安理得行这等苟且之事,也不怕猥亵了别人目光。   我是文明人,对于不堪入目的一切丑陋只能回避逃遁,以求自保颜面。   车流急如飞水。看似女性摸样的小狗显得娇小柔弱,趴卧在路边神情萎靡,男性狗狗看去精神要好一些,他围在她身边转来转去,用嘴巴不停地嗅着亲昵,看情形自是百般疼爱万千怜惜。想必,她不想离开,他是希望她不要太任性吧?   也是等人的时间闲来无事,我这思绪也就此展开想象的翅膀,无法阻挡的一再联想下去:想必,他们之间也和人类一样有闹不完的情绪?刚刚亲近完毕的两个畜类也有不可调和的矛盾?因为什么?金钱,地位还是财物?他是执意要哄她开心吗?可是,她只是很疲劳软弱的匍匐在地,任凭他百般殷勤而无动于衷,全然一副娇蛮女友姿态。   这时,朋友叶子骑车风驰电掣赶来。见我看的专注,循着目光望去,不由窃笑不已。我提醒她:不该心思太歪!她笑着赶紧为自己争辩:哪里就歪了?明明是你多想。我不敢一再坚持为自己辩护。叶子笑不可支说:一只狗狗瘫软如泥,一只亲昵大献殷勤,难道不是刚刚羞辱过众人吗?我们俩个简直心有灵犀,这样的想法如出一撤,彼此眼神交汇之后,决定从此刻做文明好市民,一阵说笑中迅速撤离。   在田野里寻找野菜的时光过得格外迅疾,转眼已经日落黄昏。两个人满怀欣喜满载而归,鲜嫩的野菜装满几只偌大的塑料袋子。   晚上,从弟弟家回来已经是九点多钟。打来的野菜已经变成美味的饺子装进肚子里。   阵阵夜风吹来,胃里翻滚着野菜浓郁的清香味道。趁着夜色的掩护响亮的打着饱嗝,哼着小曲脚下加速,舒缓一下劳累的身心,感觉生活还是那般惬意可爱。   行至途中,迎面撞见那两只狗狗,不禁愕然!此时,离下午见到他们已经相隔七八个小时的时间,再次近距离的撞见,我的灵魂顿时受到重重撞击了,分明听到心底里有什么东西轰然倒塌的声响。   因为,眼前看到的情形证明我曾经是怎样的轻慢侮辱了它们。   看似女性的狗狗还是像原来的样子,前爪撑地头稍稍抬起,下半身匍匐在地上瘫软无力的拖拉;男性狗狗围着她转来转去,一会用嘴巴轻轻拱拱她的下身——意在推动它朝前挪动。原来,原来,她是不能动了。她的下半身很明显的受到了车轮的碾压。她的神情痛苦、迷茫、哀伤、欲哭无泪,他用嘴推她一下就会停下来,围着她转一转,像是在轻声询问:疼不疼?能不能这样走下去?她也一次次试图站起来,下半身却颓然无力不听的使唤,一次次瘫软下去。   七八个小时的时间,他们两个仅仅走过了十几米的样子!   这么近的路程,他们却走了那么久!可以想象,他们的行进多么艰难。   是什么原因使他们遇到了这样一场灾难,他们之间关系如何?是玩伴还是家人?显然不是后者,他们是完全不同的种类。我更加不知道怎样才能帮到他们?唯有长久的站在一旁默默注视。   看着眼前的情景,我的心脏骤然紧缩起来。眼含热泪,独自站在夜晚的路灯下静默良久。   后来,我时常在想:他是她的什么人?他们是不是在路边刚刚认识,还是,动物本能之事使它们相互拥有时突遭横祸?还是,他们来自一个家庭,相互陪伴多年,结伴外出不幸遇难?   我不得而知。唯一令我信服的是:一些事——比如彼此忠诚,动物能做到的,我们人类——包括我自己——很难做到。   很多时海南最好的癫痫医院时哪家候,我们是这样,在弱小的动物面前那样的自以为是,我们习惯用自以为自己高尚的灵魂看待它们,我们毫不知耻的站在自己的角度对它们高谈阔论指手画脚,用自己的经验亵渎和诋毁它们,却永远做不到对着自己的灵魂检讨潜藏的卑劣和肮脏。   如果,我们能够有勇气面对自己灵魂露一丝自嘲的微笑,我们的心灵里也许就能有一线明亮的阳光照射进来。   共 4982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7)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