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好书推荐 > 文章内容页

【荷塘“PK大奖赛”】怀念我的父亲(散文)

来源:鹤岗文学网 日期:2019-12-9 分类:好书推荐

清明节就要到了,这是个祭奠亲人的日子,让我不由得又想起了我的父亲。父亲走了两年多了,每每想起仍觉得还是在梦中,不相信身体那么健康的父亲会离开我们。

那是在2016新年即将到来的前夕,原本是万家欢乐的时刻,没想到噩耗降临到了我的家庭。无情的病魔把父亲的生命突然就定格于2015年12月31日,享年80岁。

令人无法接受的是,当日的下午他老人家还带着母亲在楼下周围散步,弟弟还开车带父母去花卉市场看了鲜花,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正常,并无半点先兆。

去年10月中旬,父亲因身体略有不适到医院检查,医院竟给了一个让人无法接受的结果——前列腺癌晚期。我怎么都无法相信,也不相信医院所谓科学的数据。又做了活检,如果活检八个点有两处癌变,我也不会认可医院的诊断,没想到一周后出来的结果却是令人失望,八个点全部都有病变。从父亲的精神状态及症状,根本看不出是癌症晚期的患者。为延缓癌变的发展,医生和家人商定做了个小手术,手术简单,术后效果也不错,但需要每日服药以控制病情。出院不久,父亲便恢复了正常的生活起居,但诊断的结果也或多或少增加了父亲的心理负担,和邻居、老同事聊天时表现得依旧那样乐观,夜晚却是一次次的失眠。经各种渠道多方打听专家,也无回天之术,只能靠服药维持现状,也想看看中医有何良策。

天有不测风云,没成想,在12月31日晚,父亲感觉胸闷、呼吸不畅,弟弟妹妹抓紧送到医院急诊室,经输氧后略见缓解,做心电图也基本正常。此时,医院也未考虑到心梗,又进一步做CT,在翻动过程中加重了病情的发展,也犯了心梗处置的大忌,在医院的三个小时里,本应有时机抢救的,却让父亲失去了生命。

我工作在外,从接到弟弟电话说父亲去了医院、要做心脏支架到呼吸衰竭,太快了,快得令人措手不及。我在家里忐忑不安,此时已经深夜1点,我赶紧叫起邻居大哥送我去火车站,北京最早的车却是2:49分,在车站等车的一个多小时,我心急如焚,只盼望时间快点再快点。终于等到上车,三个多小时的火车感觉慢如牛车一般。

早上六点多到站,立即打车回家,晚了,太晚了,没能看到父亲最后一眼。父亲走了,再也回不来了,我再也没有了父亲。

父亲为人热情和善,乐于助人,街坊四邻有什么事,他都会主动帮忙,出主意想办法,是大家公认的好人。他是名水利工程师,办事认真细致一丝不苟,留下了极好的口碑,退休后单位仍返聘父亲继续工作,后来又被省里聘为水利工程监理,出色完成了多项水利工程。

父亲一生也经历了许许多多的坎坷,曾多次说到要写回忆录,却未来得及完成这个愿望。父亲喜好读书、摄影、关注时事,喜欢许多新生事物,比如电脑、数码相机等等,还写得一手好字,仿宋、隶书,硬笔书写出来像印刷版一样令人叫绝,每年的春联也都是父亲亲手写的,我和弟弟喜欢摄影也是得益于父亲的遗传基因。我们小的时候,父亲经常会借来一部相机给我们拍照,我清楚的记得那是一部120双镜头海鸥相机,拍照后,父亲自己洗照片,自己上色,近50年过去了,直至现在仍保留着许多当年父亲为我们留下的照片。

回顾我这几十年所走过的历程,在参加工作之前都是父亲用心血为我铺好路,没有半点坎坷,也导致我依赖性较强。父亲是家中的擎天柱,用心支撑着这个家庭。我们兄妹当兵,父母工作调动,使我们离开了那座自然条件差的坝上小县城康保。在那座小城,父亲也为之付出了30年的青春和汗水,为那里的水利事业做出了很大贡献。

父亲还是一个特别知足的人,常常和我们讲,生活不要和别人横向去比,要和自己纵向去比,现在的生活比过去强多了,知足者常乐。父亲的生活起居非常规律,每日的作息、一日三餐、散步、看电视等,都是准点的。父亲也是个坚强的人,从没有给儿女添半点麻烦,能自己扛的事都自己扛了,好像没什么事能难倒他,在生活中他也为儿女树立了典范,潜移默化地影响着我们,在我的心里,他就像座高山一样伟岸!

太多太多的回忆,太多太多的怀念,再多的文字和语言都是贫乏的,都无法表达我对父亲深深的思念,都无法唤回我的父亲。只愿父亲在天堂安好,没有病痛的折磨。老爸,儿想您!

湖北哪家羊癫疯医院比较好黑龙江专治羊癫疯的医院哪家靠谱黑龙江那个医院擅长看癫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