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话语 > 文章内容页

【流年】刺猬是个可爱的动物(散文)

来源:鹤岗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经典话语

春天是个好季节。这不是我说的,大家都这么说。谁说不是呢?天暖和,草青青,花也开了。冬眠的动物,从巢穴里爬出来,翻了个身,舒展一下筋骨,“嗖”的一下,跑出了很远。对于冬眠的动物,春天,是它们的又一次新生。

刺猬也是这样,睡着睡着,就醒了过来。它们随着气温的升高,从洞穴里爬出来,在太阳底下伸了一个懒腰,眯缝着眼睛,打了一个呵欠。也可能是睡得太久,很长时间没有吃东西了,刺猬觉得肚子有点饿,“咕噜咕噜”的叫。于是,刺猬开始了苏醒后的第一次觅食。

刺猬漫无目标的在原野上游走,希望找到一点可以果腹的食物,可原野里没有东西可供刺猬充饥。它走着走着就走到了村庄,走到了一个农家小院,它在院子里的垃圾上看到一块被主人废弃的萝卜,他用鼻子闻闻,然后用它那尖尖的嘴,“咔嚓咔嚓”地把萝卜吃完,懒洋洋地走了。

这样的场景,发生在1978年,我看到这样的场景时,只有十三岁。从那一年开始,我认识了刺猬,也记住了一种叫刺猬的动物。其实,它走进院子时,我还不知道它就是刺猬。当我看见一只身上长满刺的动物,感到很稀奇。这是什么东西?我问母亲。母亲告诉我,这是刺猬。母亲还说:刺猬是个好东西,它很善良,从不祸害家禽,喜欢吃老鼠。

我们老家的山坡上,生活着很多的刺猬。每年的春天,是刺猬交配的季节,刺猬交配时,公刺猬就会围着母刺猬转,公刺猬在母刺猬的身边东瞅瞅西望望,忙活一阵后,开始交配。刺猬交配完毕后,就忙着为即将降生的小刺猬寻找产房。一般情况下,刺猬的产房会选择在一个比较安静的地方。在乡村,刺猬的产房多在农户的后院里、柴火垛下,或者是荒野里的石洞、土洞里,只要安全清净,刺猬都可以作为产房。

夏天,小刺猬就出生了,经过一个多月的母乳喂养,小刺猬就会在母刺猬的带领下开始觅食。有很多次,我看到过老刺猬带着三四只小刺猬,在草地上觅食。他们步子缓慢,用尖尖的小嘴,闻来闻去。偶尔,它们会看到一只蚂蚱,蚂蚱听到响动,就一蹦一蹦逃,刺猬跟在蚂蚱的后边,看准了扑过去,但蚂蚱在刺猬扑过去的一瞬,又蹦走了。刺猬就继续追,刺猬一旦逮着了蚂蚱,就会慢慢地享用。如果没有逮着蚂蚱,看到蚂蚱逃得无影无踪,刺猬就会很失望,站在那里,眼睛直直地盯着草地。

刺猬逮老鼠,也很有趣。在荒野里,它们会碰到一只老鼠,看到老鼠的刺猬,顿时来了精神,“噌”地就扑了过去,老鼠就会拼命的逃跑。还有的老鼠,见了刺猬,就瑟瑟的发抖,乖乖地成了刺猬的美食。不过,这样的老鼠不是很多。

我看到这样的情景,就会感到不理解。有些时候,老鼠连猫都不怕,怎么怕刺猬?还有的时候,老鼠看见人,胆子大的出奇,两只小眼睛看着人,一动不动。那样子好像说:我是老鼠,我怕谁呀?我就想不通,刺猬还怕人呢?可老鼠不怕人却怕刺猬,可能是刺猬身上长有刺,人身上没有长刺。但老鼠就不明白,没长刺的人比长刺的刺猬更可怕,多么的滑稽啊!

不过,刺猬确实有刺猬的本领,刺猬除了怕人,怕黄鼠狼,我还没见过它还怕谁。看见过刺猬逮蛇吗?大概很多人没看到过,我也没有看到过,但我听说过。告诉我的人是我的邻居,姓陈,我叫他陈大伯。

那天是在饭场,陈大伯巴拉一口饭说:“今天看到了一稀奇事,刺猬和长虫(蛇)打架。”有好奇的人问:“刺猬和长虫打架,没见过,怎么打的?”陈大伯笑笑:“没见过吧,这种事是你能见的吗?还是听我说说吧!”陈大伯说:“我上午去山坡上开荒地,听见一边的栗毛上有动静,我过去一看,乖乖,一只刺猬,正在追一条长虫呢?刺猬追上长虫,张口就咬,长虫呢?也不示弱,就用身子缠着刺猬,可刺猬身上有刺,不怕缠。长虫吐着红信子,头一摆一摆的,张牙舞爪,刺猬就瞅准时机,张开嘴,‘吧嗒’一下,把长虫的头咬烂了。”

我说这些是现场录音,没有一点添油加醋。至于是不是真的,得问陈大伯,可陈大伯已于两年前因病去世。相信不相信,只能由自己了。但我相信,刺猬本来就喜欢吃蛇,当然了,蛇是斗不过刺猬的。

其实,更有趣的是刺猬与狗的游戏。狗看见刺猬,不知道刺猬是什么东西,感到很稀奇,

就想去看个究竟。狗走到刺猬跟前,还没看清楚刺猬是个什么样子,刺猬看见狗一个庞然大物走来,有点害怕,翻了一个身,缩作一个刺球。狗感到好奇,明明看见是个会爬的东西,咋就转眼成了一个球呢?狗就用嘴拱了刺猬一下,顿时被扎得满嘴是血。狗“嗷嗷”地叫着,它不明白,这个球还会扎嘴呢?狗不甘心,它又走到刺猬跟前,用爪子抓了一下刺猬,又是一阵的疼痛。狗看着刺猬,没有一点办法。刺猬胜利了,伸出头,看了狗一眼,懒懒地走了。

刺猬的智商很高,斗一条蛇,一条狗,应该不是问题。我不知道刺猬的智商高不高,但我知道,刺猬与人有某种的相似。比如,人睡觉时会打“呼噜”,刺猬也一样,也会打“呼噜”。这可是真的,我亲自听到过。

1990年,我那时刚结婚,一天我们俩上山开荒地,回来看到几只刺猬,大概是一家吧,在山坡上撒欢。看见我们俩,一骨碌就变成了几只大刺球。我老婆看着刺猬很可爱,就想把它们弄回家自己养,大概是三只吧!我用铁锨把三只刺猬端回家,放到自己的屋内,这种动物,不怎么怕人,就在屋里来回跑。晚上睡觉,睡到半夜,就听到“呼噜声”,我还以为是老婆在“打呼噜”,推了推老婆,我说:“你怎么‘打呼噜’,年轻轻的。”老婆说:“我从来不‘打呼噜’的,你听错了吧?”想想也是,老婆跟我同床共眠,好歹也有几个月了,我从来没听到老婆“打呼噜”。

天明的时候,我醒来又听到有轻微的“呼噜”,看看老婆,睡的正香,哪来的“呼噜”。我拉开电灯,看见几只刺猬正在屋内睡觉,难道“呼噜声”是刺猬发出的?我下床,走到刺猬跟前,每个刺猬踢了一脚,奇怪的是,“呼噜声”立马停下了。我笑笑,这东西,还会“打呼噜”呢?

现在想想,动物与人,又有啥区别呢?人除了会说话,又能比动物高明多少?

去年秋天,我在家乡的集贸市场上,看到一个人在一个角落里卖刺猬,价格不高,就60元一只。卖刺猬的人说:刺猬浑身都是宝,能治风湿疼痛、反胃吐食等等,是名贵中药材。说的天花乱转,两嘴白沫。很多人围着看稀罕,没等我挤到跟前,那只刺猬已被人买走了。

集市上很多人,熙熙攘攘,买刺猬的人走的匆匆,也可能是家里的病人需要这味中药。不知道买刺猬的人,家里的人得了什么病,需要用刺猬来做药?刺猬被那人倒拎着,不时的踢腾,可那绳子太紧了,怎么也挣不开。集市上的人看着刺猬,一脸的漠然。我也是,我无能为力,警察都不管,我一介草民,能管得了吗?

刺猬是被人买走了,等待它的,是一个个体生命的消失。但我从围观刺猬交易的人群里,感觉到,那些人好像没见过刺猬似的。话说回来,现在没见过刺猬的人还真不少呢?我们家乡,刺猬这种动物,很少有人见过。现在很多的年轻人,竟不知道刺猬是什么样子。这不奇怪,连我这曾经养过刺猬的人,若不是那次在集市上与刺猬相遇,我也有十多年没见过了。

真想再去山坡上看看,这种可爱的动物。

怎么治疗癫痫病才能恢复的很好啊癫痫发作牙关紧闭、四肢抽搐怎么办福州癫痫医院哪家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