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句子大全 > 文章内容页

【菊韵】凤子(散文)_1

来源:鹤岗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句子大全

凤子的四姑三十八岁,拖了两条快到小腿肚的长辫子,跟对象去了山东。两年后,她抱着刚满月的女娃回来,往凤子家的炕上一扔,又赶晚上去广州的一趟绿皮火车走了。像是半路卸下个包袱。那年,凤子才十六岁,在乡里上初中,放学回来,凤子连四姑的面儿都没照上。

凤子家住的这个地方叫中心。可是人家住得却很分散,这里两三家,那边两三家。乡村田埂路像根布带条,弯弯绕绕。村子北边的镇子叫张维,东边是绥棱。有两条公路打村子边经过,一条叫绥北公路,一条叫四望公路。西边是一条河,叫克音河,南边也有一条,叫诺敏河。河的名字听起来,有点怪,凤子没上学前,分不清是哪几个字,一直糯米河、糯米河地叫。

东北人少地多,地都论垧,一垧地分大亩、小亩,大亩是十亩为一垧,小亩是十五亩一垧。不像南方,七八十年代,一个人头只有四、五分地,一大家子人加起来,才分一亩多点儿,再岀息也不够塞牙缝。凤子家有十垧地,多数种水稻,打十二三万斤粮,也掺和种点黄豆、高粱、小米、糯米。新糯米下来,凤子家蒸白花花的糯米饭,凤子爱拌白糖,一顿能吃满满一二大碗,上尖儿。在凤子看来,南边那条河就该叫糯米河。

凤子家奶奶说了算,凤子只有一个弟弟,叫铁蛋。凤子跟奶奶好,从小到大,奶奶帮着梳小辫子,梳羊角辫。凤子爹,下地干活是把好手,孩子的事,很少插手。凤子的妈妈干巴巴瘦,是个慢性子,指她做顿饭,全家都得喝西北风去。

到了秋天,凤子坐马车,跟着她爹去四方台镇送粮。爹的马鞭在空中抡得“叭、叭”山响,像凤子过年玩的“二踢脚”。四方台镇,传说是金兀术打仗屯粮的地方。四太子金兀术,女真人,他爹完颜阿古达,凤子知道。凤子常听说书的说《岳飞传》。“气死兀术,笑死牛皋”那段,凤子差不多能背出来。

凤子从小干活撒楞。铲地、打草、备垄、撒籽、浇水,凤子不用大人教。天黑时,凤子忙了一天,手不洗,就蹿进了西屋,帮着哄四姑家没满百天的孩子。冲奶、拍嗝、换褯子、包孩子布、逗小孩乐、悠孩子睡、“嘘嘘”吹哨,给孩端屎把尿,擦屁屁、洗澡,凤子哪样都做得像那么回事。

平常天,凤子在田间地头,风里吹日里晒,皮肤变得黑黑的,一对眸子倒是清澈如水。凤子很少给自己买女孩子用的东西,她擦不惯雪花膏,她的床头就一瓶护肤霜,用了两三年。凤子的手到了冬天,生冻疮,一道道裂纹,凤子就会拧了瓶盖,挖一小坨,挨个手指缝抹一遍。凤子有时也学城里人,往脸蛋上、眼皮底贴生黄瓜片。

凤子跟班里多数女孩子一样,初中成绩还说得过去,到了高中,成绩掉下来。高考没考上,凤子没想去复读。爹说:女孩读多了书,没多大用,迟早要嫁人。凤子回村里当了三年的民办教师。班级里学生本来就没几个,中途辍学的、跟父母进城转走了的,每个学期都会发生。凤子教小学语文、数学。教音乐的王老师生孩子,凤子给人代了半学期的音乐课。凤子教的几首歌曲,现在还会哼几句。凤子在她家的水稻田里,边干活边唱《我的祖国》,“一条大河波浪宽,风吹稻花香两岸”,便会想起村子里的糯米河来。后来,村子里小学撤并,凤子丢了铁饭碗,只能回家务农。凤子不想离爹妈,离奶太远,家里还有十多垧地要种呢。

凤子十九岁时,四姑腆了肚子回来,在娘家住了一个月,临产头一天去的市里医院。二丫缺钙,好哭,不好哄。可凤子一上手,就能咯咯乐出声。二丫跟凤子生来就好。二丫手掌大,每天晚上非得捂着凤子的脸睡,不让捂,就哇哇哭,哭声特别大,前村后院都能听得见。

农村女孩出嫁早,凤子也该张罗自己的事了。村子里倒是常有人提了烟酒上门,凤子都没怎么往心里去,凤子不急着把自己嫁出去。父母岁数大了,地里每天有干不完的活,凤子走了,家里就会少个劳力。凤子下地回来,还是有心没肺地往奶奶屋子里跑,凤子抱孩子的工夫,啥都忘了。说到底,凤子心疼她爹,心疼她妈,心疼她奶。

拖到二十一二了,凤子的弟弟铁蛋占了先。女孩子是邻村的,高挑个儿,瓜子儿脸,一尺八九的细腰,说话像自行车上的铃铛,“叮铃、叮铃”脆响。凤子陪弟弟进城买结婚用品,盖的、铺的,买热水瓶时,凤子跟老姑多转了好几条街。

卖热水瓶的是一位梳长辫的大姐,在一旁跟老姑嘀嘀咕咕好半天,凤子没多想,只当是老姑在镇子里遇上了老熟人。

过了阳历年,还是腊月,媒婆上了门。做媒的正是街里卖货的大姐。上次在店里,大姐一眼相中了凤子,跟老姑说凤子是山中的金凤凰,不像农村娃。大姐是来给她本家弟弟保媒的。弟弟在新疆跑长途车,不常回来。一米八的大个儿,哥兄弟俩,他排行老二,叫二子,人特老实,本分、厚道。听大姐介绍:一年冬天,二子从新疆回来,当妈的说漏了嘴,有日子没吃白菜肉馅儿饺子了。二子没吭声,自己上街,剁了七八斤肉,叮叮当当地忙乎了一下午,硬是给他娘包了满满一丝袋的冻饺子。冲这一点,凤子就有些愿意。凤子不图啥,就图人对爹妈有孝心。

第一次相对象,凤子穿了件花棉袄,蹬了双新棉鞋。棉鞋还是奶奶给纳的底。二子长年在外跑车,见过世面,觉得凤子有点土,土掉了渣。

大姐说:“土怕啥?土能顾家。城里的妞洋气,光看,不中用哩。”

二子踢了踢脚上的泥。

二子话少,尤其见了女孩子,说话脸红,忸忸怩怩像是个大姑娘,这一点可赶不上凤子。头一天见面,凤子就给人起了个外号“闷葫芦”。还好,葫芦也有开窍的时候,每次从新疆回来,二子知道给凤子带一兜子的大枣、核桃和葡萄干回来。

奶逢人就说:“新疆的枣大,肉多,没牙都能咬得动。”

那阵儿,奶走到哪,爱往裤袋里揣上一把葡萄干。“奶奶、奶奶”,谁叫得中听,奶就往谁嘴巴里塞上一粒。

“我家有两个孩儿,你愿意不?”凤子问葫芦。

葫芦没听明白,扑哧一声,先乐了。“没结婚,哪来的孩儿?”

“两个孩儿,都是我四姑家的。四姑去了广东,孩子扔在我家。孩子没有妈在身边,就跟断了根的浮萍一样可怜价。”凤子觉得跟人家处对象,得交实底儿,藏着掖着不是事。

葫芦也觉得可怜,连着嗯了三声。

光嗯嗯是啥意思?

“其实也没啥,我一出车,仨月、俩月不着家,你喜欢孩子,你就带,我没意见。”闷葫芦这回有了主意,心里边想的话,全都倒了出来,没打锛儿。

凤子觉得葫芦是个实在人,没得挑儿。前几次相亲,凤子跟人提起孩子的事,对方就把脑袋摇成了拨浪鼓。这也难怪,哪有嫁人连孩子也跟着嫁过去的?

二子的爹、二子的妈,对这桩婚事举双手、双脚赞成。老两口儿说:好说,好说,就当多添了只碗、添了双筷。老话说的没错:撒什么籽,出什么苗;什么蔓蔓,结什么瓜。凤子一直这么想。

就这样,凤子跟葫芦好上了。这一好,就是两年。两年里,葫芦给凤子来过几次电话,拢共说不上二十个字,什么爱呀,想你的话,有几回到了嘴巴边,却又咽了回去,凤子问他有啥急人的事?快说,快说。葫芦便慌了,在那边忙把电话撂了,凤子嘴快,长途加漫游,分分钟七八毛。有啥话,不能回家当面说?凤子是过日子的人,在家可劲说、使劲放屁,不收钱哩。

等二子回来,凤子看孩子、下地,忙得脚打后脑勺,二子在一旁,插不上手,凤子反倒觉得二子碍手碍脚,好在凤子知道他闷,也不怪他。

二子在外面干了两年,积攒了点钱,加上凤子爹给的四万,凤子跟人商量,在镇子里买了一套砖房,前后两个院子,从看房子的第一天起,到画押、交钱,二子跟在凤子的身后,“嗯、嗯”点头。凤子选的这套房,无论是朝向,还是价格,二子没意见。

结婚时,属老姑张罗得欢。床上用品都是老姑跟着买的,电视、影碟是凤子爹陪嫁的嫁妆,买电视时,凤子爹托人在城里给买的“松下”,48英寸,屏幕有小屋的窗户大。一段时间里,凤子妈一直在埋怨,买啥不好,干啥非得送个日本货。老爹也觉得理亏,还是当妈的觉悟高,爱国。老姑送了台“海尔”洗衣机,全自动的——衣服塞进去,三滚两滚就能洗干净。不用搓?不用拧?凤子不信,凤子觉得还是手搓的准成。

结完婚两个月,二子去了广州。广东、香港的牛仔裤,倒腾到北方,一条就能挣个百八十块。二子想,南边人脑瓜灵活。二子以前装车,看得明白,头些年牛仔裤破的没人要,如今世道变了,大窟窿小眼儿倒成了抢手货,膝盖骨、大腿根儿非得露出白肉来,二子想不明白。

怀孕后,凤子回娘家住。趁着还轻手利脚,凤子每天帮奶奶看会孩子。那年,四姑家大的七岁,小的才五岁,两个丫头跟在凤子屁股后边,不知道愁,也不哼唧找妈妈。凤子怀孕那会儿,没什么营养品,有点蜂蜜、奶粉,都先可着两个妹妹来。

凤子有时候,也回去帮公公、婆婆侍弄园子。园子里种了不少样,茄子、辣椒、豆角、黄瓜。光豆角就种了四样,翻白眼儿、弯钩黄儿,东边靠墙根儿的是几架纯油豆和大麻掌。弯钩黄儿炖五花肉,二子爱吃,喝半斤老烧,还能吃两大碗饭。凤子特意把肉挑出来,放在离二子饭碗近的地方。自家葫芦自己疼。出门跑车,多一顿,少一顿,凉了、热了,凤子知道。

孩子出生,是个带把儿的。公公、婆婆欢喜得不得了。在农村,把延续香火看成头等大事。孩子满月,凤子爹、凤子妈骑了摩托,十里八里把外孙子接走,稀罕稀罕。铁蛋家的比凤子的大两岁,也是儿子,凤子爹逢人就说他家儿子扎了堆儿,跟城里人学,说他们家是建设银行,将来讨媳妇要花大价钱。

凤子听奶奶说过,爷爷年轻时,是东北抗日联军,会老毛子话,在山里正经打过小鬼子。奶奶也不简单,当过妇救队队长。凤子爸妈下地干活,奶奶在家带外孙女,做全家人的饭菜,跟玩儿似地。奶奶用啤酒瓶擀饺子皮,凤子学不来。

凤子跟奶奶学做蒜茄子、腌糖蒜。这两年,家里腌鸭蛋、鹅蛋都是凤子的事。凤子心细,在每个鸭蛋、鹅蛋上边,用铅笔记上日期。到了日子,凤子每人煮一个,“噗”的一声,立在桌上,用筷子扎进去,红油就冒出来了。凤子的公公、婆婆也夸凤子手巧,早上喝苞米馇粥,来一枚凤子腌的咸鸭蛋,老两口子觉得自己半只脚已经踏进了共产主义社会的门。

凤子每天领孩子们出门,大的,送学校;小的,送幼儿园。学校和幼儿园顺道儿。走在村子里满是牛粪、羊粪、鸡粪的路上,凤子想起自己在中心校当娃娃头的日子。有人问凤子累不累?凤子说,一个羊是放,两个也是赶,有啥子累嘛!

说不累是假话。凤子每天早上三四点钟起床,生炉子,馇大米粥,切一碟芥菜,拌一盆黄瓜,园子里水黄瓜、旱黄瓜有的是,捎带几个辣椒,两根大葱。公公喜欢蘸大酱,一口辣椒,一口葱,公公跟下馆子似地,翘起了二郎腿。酱是自家头年下的,凤子每天天黑前,要杵一个多小时的酱缸。公公喜欢吃生酱,鸡蛋炸的熟酱,他倒吃不惯。其实,凤子知道公公的心思,他是想把鸡蛋省下来,给几个长身体的孩子和凤子吃。

收拾完碗筷,孩子们背上书包,像是清早才放出笼的小鸡雏,一个个扑棱棱翅膀去上学了。凤子出门前先把家里十多只鸡鸭喂一遍,剩下的只能它们自己解决,都这么大的人了。凤子要到午后四五点,天擦黑儿了才能回来。凤子想到这,扑哧乐岀声,凤子不知道自己是在说自家鸡,还是在说自己的那几个娃。凤子想起今早才洗的两件衣服,还没晾,白天有没有雨?昨晚忙忘了,忘听天气预报了。凤子便骂自己是猪脑袋。凤子今天要赶着去中心,帮着把地里的谷子收回来。凤子蹁上自己那辆除了铃铛不响,哪都吱呀叫唤的自行车,上了东头的小道。这辆车还是自己出嫁时弟弟送的二八凤凰,凤子想:过了年,等二子拿了钱回来,给公公扯件新衣裳,新年嘛,让公公上哪,都精精神神的。再给自己也添辆新车。凤子住的地方离中心村十四五里地,说远不远,说近不近。凤子每次骑过来,褂子上已湿津津一片。凤子把车骑到了地头,爸妈、弟弟和弟媳,已经干一过晌儿了。

凤子骑着车从地里回来,天边的晚霞像是有人抹上去的。凤子进屋忙着做饭,抽空儿,清点一下家里的鸡鸭是不是都回了笼。吃完饭,凤子早把铅笔削好,在一边看着孩子们写作业,也只有这个时候,凤子才会有一刻的休闲。

晚上九点半,凤子开始给孩子们洗涮漱。今天闷葫芦回来,凤子想早点忙完。白天几个孩子围着转,一点亲热的机会都没有。好不容易捱到个喘气的工夫,可没等俩人嘴挨上,门“吱呀”一声开了,弄得俩人跟做贼了似的。

弟弟不省心。前年买了大挂车,跟着上南边拉货,一趟下来,刨去油钱、过桥费,少说一趟能挣万八千儿。弟弟挣的钱,都让他胡吃海塞,造了。弟弟的肚子,跟女同志怀孕六七个月的差不多。一手指粗的金项链,圈在弟弟无比硕大的脖子上,闪着金光。大冬天,弟弟的皮大衣,不好生穿在身上,披着,好像是要飞起来。弟弟见了世面,嫌弟媳妇儿碍眼,当了老人的面,摔盆子摔碗,日子过不到一起去了。孩子正上小学五年级,情绪就落了,不愿意在家呆,当姑的就领回自己家,尽做好吃的,弟弟家的小子特能吃,跟八辈子没吃过饭似的。凤子做饭的时候,每次就多煮一缸儿米,炒菜时,土豆、茄子得多放。孩子正是长身体的时候,隔三岔五,凤子给孩子做顿红烧排骨,去街里王六的鱼摊上,买条两三斤的鱼回来,给四个馋猫改善下。做鱼的时候,凤子喜欢扔几片苏子叶,味道特别好。

癫痫病对人体有危害吗羊角风怎么治疗好癫痫患者四肢强直怎么抢救石家庄哪个医院能够治好癫痫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