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句子大全 > 文章内容页

【流年】印象中的“音乐青年”(散文)

来源:鹤岗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句子大全

记忆中,表弟很小就被送到外地一所武术学校上学去了,后来我也离开了老家,我们就很少见面,我们回老家的时间总是阴差阳错的。今年年初,爷爷离世,我们这些平日里散在四面八方的亲人守着灵柩在一起聚了两天两夜。

记得那天见面,是在爷爷的卧室,我和三姑、小姑都在床边守着神志不清的爷爷。表弟是和大姑一起进来的,握着我的手叫我,轻声说本来是想给我一个拥抱的,怕吓着我也就算了(没这个习惯)。我却因为第一次面对亲人的离去而疏忽了我们彼此难得的见面。看得出他跟其他亲人早就打过招呼了,是在我之前回来的。我是那天早上五点多到家的,本来打算趁假期带孩子去西安检查眼睛,从西安回来后再回老家的,提前定了火车票,临走的前一天夜里接到父亲的电话说爷爷病危才临时赶了回来。

爷爷走的那一刻,我们都只顾得痛哭伤心,唯有表弟把我那78岁的奶奶(他的外婆)紧紧揽在怀里,把她的头紧紧贴在他的胸前,仿佛要揽过她所有的悲痛和一生的疲倦,一大堆子孙里,他最坚强,现在想起来我们那些泪水都是自私的。后来,整个中午我们都在做挽联,我裁纸,把裁成长条形的纸折出一个个方框,表弟则用毛笔在折好的方框里写上爷爷的名字、“永垂千古”等祭奠文字,然后分别写上我们这些晚辈的名字。我父亲在他们那一辈七姊妹中是老大,表弟的母亲是老二。我们这一辈加起来二十余人,我排行老二,大姐出生于70年代初,后面楼梯档一样排着弟弟妹妹,除了90后的一个堂弟还在镇上读中学,其余的都离开了老家,有的出外求学,有的出门打工,即使同在一个小县城上班的,也都是各自忙碌着,真的很难相聚,去年在街上见到堂弟鑫子,要不是他叫我,我都没认出来,记忆中的青涩少年转眼成了大小伙子,岁月让人始料不及。那个中午我把这些亲人的名字都一一念叨了一遍,表弟则按照他们的位置在纸上排好队,准备第二天去送爷爷上坡,无论他们是否能赶回来,我们都会在爷爷的坟前烧了这些名字,它们会代替我们陪在爷爷身边。期间,和表弟没有多少交流,只是简单地说起各自的生活现状,如果用平静来总结自己的生活,他则是漂泊,多年来一个人在深圳寻梦,凭着对音乐执着地追求,越走越坚定。

晚上,我们各自手中握着一炷香,跟在唱孝歌的后面,围着爷爷的灵柩边转边说话,说给自己仿佛也是说给爷爷听。具体说了些什么我已经想不起来了,只记得他说希望我能写歌词(他带着笔记本电脑,在这之前看过我的博),原话我忘了,大致意思是说,他需要一首首好歌,他说机会是要自己创造的。我当时昏昏沉沉地点头,回家后仔细一琢磨,我写文字只是闲暇的自娱自乐,而表弟不同,唱歌可是他的事业,这样一想,就心虚了,也就没敢轻易动笔。表弟现在肯定会说我在推脱,找藉口,没有啊,当时真是晕了,不知道他记不记得下面这件事:当时我们说着说着,一个人站在我们身边,他叫了声二哥,我也跟着叫了一声,他扑哧一笑,我定睛一看才认出是我丈夫,没想到他半夜三更从西安赶回来了。现在想来记忆最深的还是表弟关于名利的看法,他说对艺术的追求不能等同于对名利的追求,他说超级男生唱响的时候,他们圈子里真正有实力的歌手在初赛就被淘汰了,但这丝毫不影响他们的追求,还说一个人能否走出第一步是需要一双慧眼的,就像陈楚生之所以专门从深圳赶往西安参赛,完全冲着西安赛区的评委郑钧。名声有时候是包袱,让人失去自由,他说陈楚生出名前他们经常一起踢球,出名后却一次都没踢成,我以为是没有时间,他却说是因为被歌迷围攻“球都踢不成!”,这句话现在想起来还令我发笑,那个风趣,洒脱,稳健的表弟仿佛又站在我的面前。

第二天表弟走后,丈夫看着挽联上的字问我是不是我写的,我说,我哪写得出这字呀,是表弟写的,听说当年是省少年书法大赛冠军呢。他说怎么看都像我的字,你说他什么眼神!

一遍遍听着表弟的歌声,短暂的相聚历历在目,还记得那天围在火堆旁,他用来说服姑父放下家里的生意去深圳旅游的一个比喻:有个人干活累了,脱下衣服想休息片刻,于是想把衣服挂在墙上,回头一看墙上没钉子,就去找钉子,找来钉子却又发现没有锤子,又去找锤子,为何就不会顺手把衣服仍在身旁那个树桩上,用找钉子挂衣服的时间好好享受呢?是啊,我也见过一个同样寓意的故事,是找钉子挂画,说一个人有一天想往墙上挂幅画,然后就找来了锤子,找来了钉子,一钉发现这个钉子吃不住这幅画,他想需要打一个小木头楔子让这个钉子能够吃住,然后就去找木头,找着了木头又去找斧子。找着了斧子也不行,得锯,又去找锯。就这样一轮一轮找下来,等把所有的东西都凑齐的时候,他已经不知道要干什么了。现实中不光是姑父如此忙碌着,很多时候我们也都置身于这样的茫然中,如诗人纪伯伦所说:“我们已经走得太远,以至于我们忘记了为什么而出发。”在此,我想对表弟说:努力吧,老弟!牢记梦想,为快乐而歌!

癫痫病怎么治效沈阳癫痫病医院评价湖北治疗癫痫最好的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