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文章内容页

【辽海】有你陪伴的点滴总会落笔成花(散文)

来源:鹤岗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历史军事

念初一的儿子最近在看刘猛的长篇小说《最后一颗子弹留给我》,这是一部军旅体裁的小说。电视剧 《我是特种兵》就是由它改编而成,刘猛亲自担任本剧的编剧和导演。也许是性别差异的缘故,我很少看有关军事体裁的小说,不喜欢书中杀杀打打的场面和战争的血腥味道,在我的心里永远向往美好、和平和阳光的世界,不想让丁点的外因影响这份与生俱来的母性的阴柔。

忘了是哪年的暑假,受孩子的影响我也喜欢看电视剧《我是特种兵》,虽然这部电视剧颠覆了我之前对军旅体裁小说的认知,但在心里还是非常的排斥它,不喜欢逐字逐句的细品慢读,甚至对这样略显硬性的东西心生讨厌。我知道这只是我个人的歪理悖论,但内心喜欢的理由早已被攫取,被抹杀。

临近期末考试,每天都督促儿子认真复习。在学习的间歇,他总会拿起那本厚厚的书认真的看,当我告诉他电视剧《我是特种兵》就是由这本书改编的,导演也是这本书的作者时,儿子对这本书更是喜之、爱之。有时会偷偷地欣赏他的最爱,我假装没看见,把时间掌握好,不耽误学习就可以。我觉得在任何时候人都该有自己的喜好,何况是孩子,书本的文化知识固然重要,但不是一个人的全部,文化是通往成功的捷径,是培养素养的重要渠道,但学识的高低有时和人品的好坏不一定成正比,社会和家庭的因素制约着内因和外因的变化,也影响着一个人的品质和内在素养的高低。想想这些我有些欣慰,在烦乱世事中,在学习的负重下,在私欲横流的当下,孩子能安静的阅读一本有关爱,有关军人,有关男人的书也是一件不易的事情。这些对刚念初一的儿子来说只能是理解皮毛,但这种深透骨髓的阳刚是男孩与生俱来就拥有和具备的,潜意识的军人情结该是大多男孩的本性。书中表达的对祖国的忠诚,军人的职责,男人的责任和为了战友的安全不惜牺牲自己的生命,我想这些该是儿子崇拜的英雄形象,所以我没有权利去扼杀孩子向往男人的坚强、勇敢和责任,就像我喜欢张爱玲的书一样,有人批评她,有人赞美她,但不管怎样也改变不了她才女的风范,当然也不可动摇我喜欢她的心。

儿子的后背正对着我,台灯下的他仍旧仔细地品读着自己的最爱,那认真的架势好像在与文字交流谈心。亲爱的儿子,但愿在这里能找到你的桃花源。

想着这本有关描写军人的书,思绪在隆冬的冷月中时光倒流在九年前,惬意的回忆,难以忘怀。

记得那是个初秋的午后,八月末,九月初的太阳热得烤死人,虽然已经立秋,预示秋天的来临,夏末初秋交替时节的午后感觉不出秋高气爽,太阳直射的强度让人想逃之夭夭。道路两旁的树木干渴的挺立在那,树叶无精打采地垂下头,狗狗们热得吐着舌头,这样的天气哪也不想去,只想躲在家里,静享一片清凉。当时还差一个月满四岁的儿子嚷嚷着让我带他去附近的小区买苞米,这是儿子的最爱。说起卖苞米的女人,个子不高,很是能干,苞米的味道远近闻名,当时就有人远道开车而来买她的苞米,直到现今她卖的苞米仍然是色香味不变,变的只有时光和我眼角上悄然爬上的皱纹,想想这些心中不免又生伤感,看看灯光下学习的儿子如此的健康,心情又豁然开朗。

在那个初秋的午后,儿子因为想到要去买喜欢吃苞米而蹦跳了一路,一个多么简单而幼稚的快乐,小手上还有输液后淤青的痕迹。回想起当初那七、八年真是一路的艰难,带儿子去盛京医院看病已经是家常便饭,因为是那里的常客,同医生、护士自然也就熟悉起来,偶尔也会把煮好的苞米带给她们吃,医生和护士也会给孩子点小零食什么的,医患关系这样的和谐融洽应该不多见,那几年我练就了带孩子看病怎样才能高效、快捷的本领,并把经验传授给不少患儿的家长。

病后痊愈的儿子无忧地在秋阳下嬉笑着,仿佛病魔从没来过,阳光下儿子的身影在我看来是坚强而高大的,是我这个做母亲的都要向他学习。快走到的卖苞米的小摊时,儿子对我说:“妈妈,你说你们女人在战场上是不是不如男人勇敢?”我对儿子的问话刹那的愣神,随即又反应过来说“战场上女人为什么没有男人勇敢,有很多女人也是军人啊?”儿子听了,不屑地说“女人当兵只能做护士,女人都像妈妈一样胆子小,不敢拿枪,更不敢对着敌人开枪。”我回答说“女人的胆子是小,但是战场上女人可以做很多同男人们一样勇敢的事情。比如,女人做护士可以为受伤的战士包扎。”没等我说完儿子哼着鼻子,高傲地继续说:“反正战场上的女人就是不如男人厉害。”我说:“我暂时同意你的观点,不和你小屁孩讨论有关人性的高深话题,等你到少年时我们在一起重温这个话题。”我知道此时的儿子还听不懂我的这番话,但我还是不想用太儿话的语言同儿子交流,希望能让幼小的他感知到同我的交流有种平等的暗示,人与人间的交流本身就是平等的,何况和父母,这点我们真该向西方国家的父母学学。

“妈妈,”稚嫩的童音在我的耳边响起,儿子一脸的严肃,仿佛在认真思考一件极其重大的事,我觉得此时的我只有蹲下来倾听他的诉求才是对儿子的尊重,微笑着看着他被太阳晒得通红的小脸,“妈妈,长大我要当兵。”儿子继续说,我仰起脸,笑着对儿子说:“你要是当兵了,妈妈想你怎么办啊?当兵也是有危险的,你想好了吗?”儿子根本没有理会我的话,自顾自地说“如果我牺牲了,我就是烈士,我就会成为历史。”听完儿子的话,无语,愕然,我不知道对于快满四岁的孩子来说“牺牲”“烈士”和“历史”这三个词有怎样的理解,意味着什么,是怎样的情结和心理让小男孩说出如此阳刚的话。

此时的我觉得不是在和儿子闲谈,而是在跟一个小男人交流人生,探求自我,找寻真我。一缕秋风徐来,压在心头的哀感、惆怅随风而去,摇曳的爱意在我和儿子的身边盘旋、舞动。

因为儿子喜欢的一本书将已经沉入海底的记忆冲卷到岸上,而我则远远地观看回放的片段,静静地欣赏曾经的往昔。尽管没有惊天动地的故事情节,尽管都是些婆婆妈妈的小事,但此时的我却如此怡悦,因为我喜欢当下简单的生活,也怀念已过的略有伤悲的岁月。

夜已经很深了,在月光的陪伴下将文字种在土壤里,生根、发芽并开出花来。在寂静中回忆琐碎的点滴,漫漫黑夜能否知道曾经的灵魂是怎样的悲泣,苍茫的大地能否晓得曾经的眼里涌出的不是别的,是串串诗语。

儿子熟睡的呼吸声打破了沉寂的夜,冬夜是四季里最宁静和凄凉的,静心赏析有种难言的美,像是天使插上翅膀为痛苦的人们送去安慰。儿子,有你陪伴的点滴总会落笔成花,嘴角带着微笑,泪再次盈满于眶……

西安市最专业的治疗羊角风在哪江苏治疗癫痫的专业医院哪家好癫痫持续性发作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