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悬疑 > 文章内容页

【星月】雨_1

来源:鹤岗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女生悬疑
摘要:无论偶遇那种形态的雨,几乎都不曾打伞,想好好珍惜天赐机缘,抓紧短暂时光的尾巴不松手,将自身彻底与你融合,尝试着了解清你的性情,品读懂的情怀。    对于雨的喜爱,我想,毕生可能都不会有丝毫的改变。   雨乃是水的自然呈现方式之一,也曾仔细想过这个喜好的源泉之因,或许是在母亲胎盘中被羊水包裹着、哺育着,从生命的起源点开始,便与温柔有力的水结下了不解情缘。你看,小孩子好似都是如此,水的魔力如磁铁般深深吸引着他们,无论是水中玩耍嬉戏,还是生活所需,水都扮演着不可或缺却低调不语的特质。而雨的展现,却对世界生命万物来说,更是普惠性的关爱和施舍,植物的生长、河流的补给、情绪的变化都在期待着,一场场或润物细无声的滋养,或瓢泼而至酣畅淋漓的痛快,或纷纷扬扬万里雪飘的浪漫。   春天的雨,是举国上下的农夫共同期盼的。春雨就是一道道标识性的令箭,偶尔伴随着几声闷响,从天空中万箭齐发,但并不疾速,仿佛是在云端拉满了弓弦而发,历经千里迢迢,接近到达地面时,却竟然耗尽了能量和体力,成了“强弩之末势,不穿鲁缟”,变成了轻盈纤细的牛毛之状,轻声滴落在行人的肩膀上、铺洒在修整完毕的田地间。   这是赐予希望的雨,是孕育万千勃勃生机的魔法药水。耕者抢抓时间,将各类农物种子填塞进土地之中,成片成片鲜绿草儿探出了脑袋,畅快呼吸着春天的温暖气息;一整冬尽显清瘦、枝干突兀的白杨吐露出新芽,繁茂丰满的体型似乎近在咫尺;从南方迁徙回来的燕子,啾啾的鸣叫着,穿梭于斜风细雨之间,衔泥筑巢,搭建着新一轮的幸福所依。   都说春雨贵如油,缺少它着实会令人焦躁不安,记得小时候在村庄里,因为年份干旱,迟迟不见雨的降临,村中的老妪们就组织“祈雨仪式”。把小孩子们都聚焦到村中已干涸见底的涝池中,围成一个圆圈,将煮熟的白面条给孩子们每人盛一碗,不许放任何调料,在吃的时候,老人们还要用布条一边在脊背上轻轻抽打,一边口中念念有词,还要求大家要配合的哭出声来,据说这样就可以让高高在上的龙王爷听见民间疾苦之音,假如能够同情怜悯、大发慈悲,就会降下祥瑞之雨。现在看来,这毕竟是不会起到任何作用的,但想想,起码能给人们心中添加一丝慰藉,暂时安抚一下躁动的心情。   盛夏的雨,更像调皮任性的顽童,说哭就哭,不带前奏和商量;说停就停,不夹杂一丝留恋和拖泥带水;更有令人捧腹的时刻,是这边还挂着眼泪珠子,突然间又噗嗤笑出了一声,百思不得解¬——啼笑皆非。艳阳高照,蝉鸣急促,空气中充斥着燥热,放眼望去,可以清晰的看到路面上的热浪翻滚不止,柳树通过叶面的蒸腾机理,尽量的调节着自身的温度,滴露出的纯洁湿润了绿荫下一大片地面;一向威武傲娇的大黄犬,也收敛起往日的活跃,趴在刨出的土坑里,张大了嘴巴,西瓜红的舌头吐槽着窒息的炎热。   忽然间,云朵们像接收到了八百里加急军令的士兵,一霎间全部集结了出来,以雄赳赳、气昂昂之势,“黑云压城城欲摧”。路边的商贩还正在交谈着:“看,快要来雨了!”噼里啪啦的声音就响了起来,如两军交战的前锋部队,一鼓作气地想一口吞噬掉对方,帐篷刚被风吹的已经失去了原有的稳定姿态,又要面对这偷袭而来的狂暴,直显得招架不住、几乎崩塌;雨滴砸在地面上,变了样貌,就如发怒的河鲀,亮出了一圈的刺针;龙王似乎突然想起来,有更为着急事情要做,恨不得把满缸的水一股脑儿倾倒完,赶快了事结束,没有随身携带雨伞的行人,此刻就算最惨烈,密密麻麻的雨线不仅从头到脚把你淋成活生生的“落汤鸡”,打在身上的每一下,都会感到微痛,几十个、上百个的微痛又连成了一片片的阵疼。终于寻找到避雨之地,呆呆的矗立着,看着地面汇聚起来的混沌雨水,急匆匆的寻找着流淌前行的道路,下水道的铁栅栏口,都来不及吸纳四面八方争相奔腾嚎叫的雨水,漩涡上漂浮的白色泡沫杂物,手舞足蹈的亢奋着、跳跃着。   想起了高中时候,因为学习任务繁重,和同学趁着路上无人无车的暴雨席卷,在茫茫的大雨中,呼喊着、奔跑着,所有的不快似乎都被这磅礴之雨洗刷掉,压力也荡然无存,精神反而为之一振。又想起电影《肖申克的救赎》中的主人公,苦心经营几十年,从污水管道逃出牢房的时刻,光着膀子仰面接受着大雨的问候,彻底清除掉心中的抑郁、世间的肮脏,尽情享受这自由之雨的甘甜。   然而,无需多大功夫,刚才气势十足的雨,又忽然被关掉了总闸门,止停了!乌云有次序的退却,阳光又铺洒展开。山那头的七色彩虹悬挂在半空中,甚是耀眼夺目。夏日中每每有狂风暴雨,农民们都是提心吊胆,最怕这雨生了脾气、使了性子,我们方言把它称为“棱子”,白色的黄豆大小冰雹,即使有两三分钟,对农作物的伤害也是不可低估的,玉米叶会被撕裂成一条条,苹果会砸出坑坑洼洼,暴露在外的瓜果蔬菜无一可以幸免。如今还好点,有气象预警提前告知,有专业设备和人员来及时化解,以前的人则只能拿着自家的切菜刀,刀刃冲天而立,寓意着向老天爷示威警告,心中祷告赶快停止这无情的惩罚。   深秋的雨,无端被强加了萧瑟落寞之感。秋风萧萧,秋雨绵绵。一下就是持续好几天,淅淅沥沥不停,泛黄的树叶也在雨后,铺满了地面,远远望去就如铺上了淡黄墨绿夹杂的地毯。俗话说,一场秋雨一场凉。每一场秋雨,似乎是一种渐变的友情提示,提醒着人们该逐渐加衣御寒,也该加快速度收获春日里播下的收获。容易被忽视的,秋雨的另一种方式,或许并不准确,就姑且允许我这么认为吧——清晨白气腾腾、缭绕缠绵,空气中填满了湿润分子,从鼻腔到肺部,全过程都可以感受到这种滋润,走进了却又看不见抓不着、离远了又明明一整片,一团团的雾,最喜欢在半山腰间闪现,就如天然的SPA,给树丛花草做着微按摩的护理,红彤彤的苹果上挂满了细察可见的微小水粒,如同古代出阁的妙龄闺秀,尽显羞涩与娇媚,惹人爱怜。从古至今,文人骚客眼中,秋雨就是散发着悲凉的气息。李清照《声声慢》中的“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李商隐《寄令狐郎中》中的“休问梁园旧宾客,茂陵秋雨病相如。”可怜了秋雨,成为情感落寞的“替罪羊”,被定格成冷漠无情和忧愁无奈的形象。   冬日的雨,摇身变成洁白晶莹的雪花。不紧不慢的在空中飞舞着、盘旋着,骄傲地展示她那婀娜的身形、妖娆的姿态,也算是给单调寒冷的冬天增添了些许乐趣。洋洋洒洒的鹅毛大雪,趁着夜色悄然掩盖了万物的原本色彩,清晨一片靓丽稍显刺眼的通白,将尚在游走的睡意瞬间驱散干净,草草收拾一下,便出门踏雪。咯吱咯吱的脆响,漫天凌乱的纷飞,又将无论多大年龄的你,拉回了小时情景。那是你有记忆中的人生第一次沉浸享乐于雪的世界,用一双小手轻轻的捏起了雪球,朝着父母或小伙伴扔了出去,伴随着清朗、纯真、发自肺腑的笑声,感受冬雪带来的欢快;或是一起堆雪人,认真的给雪人安装鼻子、巧画细眉,呼出的团团热气,就如你的热情不断,在作品完成之后,注视着自己的亲手劳动成果,听着别人的赞美,享受着成功的喜悦,内心惬意舒适非常。   不同的形态和模样,丝毫不影响对雨的情有独钟。雨雾雪雹,各有各的特点;不同时节,又展示独特无比的性格,或金贵温情、或倾盆狂暴、或柔情脉脉、或一抹惊艳,大自然的神奇借助着你,向人们默默传递。   无论偶遇那种形态的雨,几乎都不曾打伞,想好好珍惜天赐机缘,抓紧短暂时光的尾巴不松手,将自身彻底与你融合,尝试着了解清你的性情,品读懂的情怀。曾给自己起的网名叫“雨蚀”,祈愿或有一天,可化身为一尊雕塑,被你千百年的持续眷恋,哪怕逐渐侵蚀消瘦,也心甘情愿,毫无怨言。   辽宁治疗癫痫病医院鄂州哪治儿童癫痫好青岛有特地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吗哈尔滨医院治疗癫痫病的方法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