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悬疑 > 文章内容页

【轻舞】海子叔和他的“摇钱树”

来源:鹤岗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女生悬疑
摘要:海子叔老了,他的宝贝也老了。 都说这台手扶拖拉机是海子叔的摇钱树,海子叔也乐于这样称谓。 是的。摇钱树,海子叔的勤劳,随和,乐于助人,不也是一颗取之不尽的摇钱树么? 湾仔里的人都说,海子叔家里有一棵“摇钱树”。的确,自它来到海子叔家里后,海子叔就视它为生命,与它生死相依,风雨兼程。就是靠它这棵“摇钱树”,摇起了一幢乡亲们羡慕不已的三层小洋楼,把两个儿子也顺顺利利地摇进了大学,把海子叔一家的生活摇得圆圆满满,甜甜蜜蜜的。   (一)   其实海子叔家里的这棵“摇钱树”,也不是什么特别的东西,而是一台普普通通的“东方红”牌手扶拖拉机。这台手扶拖拉机来到海子叔家已经三十年了。   三十年前,海子叔结婚的时候,家里穷得叮当响。“没钱做女婿,受他娘一肚子气。”这是家乡的一句戏语。意思是说,家庭条件差的小伙子,到女方家去做上门女婿,经常受女方的气。海子叔就是一个到女方家入赘的上门女婿。   刚到女方落户时,海子叔一无手艺,二无本钱,只能靠憨种几亩薄田苦度日子,有时逢上生病或是要买点衣服鞋帽之类的日常用品,海子叔都勉为其难,不是卖米卖柴,就是要向左邻右舍说好话,东挪西借,日子过得实在是拮据而又窝囊。没有少受妻子梅幺和她们一家人的气。   是活人总不能被尿憋死。海子叔苦思冥想地谋划着,怎样探点赚钱的门路,改变这被人瞧不起的窘境。   在部队当汽车兵的老三给海子叔来电话说,你莫要东想西想了,我告诉你一个好门路,就买一台手扶拖拉机,既可拉粮拖货,又可抽水耕田,靠得住地赚钱,还可以照顾一家老小。   三弟的来电真的是雪中送炭,给正在为找不到赚钱门路而苦恼的海子叔以极大的启迪,他喜出望外,马上行动,找东家,求西家,还托关系到银行去贷款,终于凑够了购买手扶拖拉机的三千多块钱,在县城买了一台很有名气的“东方红”牌手扶拖拉机。手扶拖拉机被接回来的那天,海子叔家门前热闹非凡,前来看热闹的人很多,象海子叔当初上门入赘的时候一样。大家左看看,右瞅瞅,东摸摸,西拍拍,一台手扶拖拉机,一下子把海子叔的身价抬高了百倍。大家仿佛看到海子叔把大把大把的钞票,装满了车厢,幸福的日子就在向他招手。海子叔看着这一切,满足地高兴地笑了。   (二)   海子叔高兴得有点过头了。第一次启动手扶拖拉机,海子叔就出了一个大洋相。海子叔身材魁梧,五大三粗,力气很大。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力大身不亏,所以,对开好手扶拖拉机,他已是信心满满了。   这天,刚吃了早餐,海子叔就和妻子梅幺把手扶拖拉机从堂屋里推到禾场上。他从工具箱里拿出摇把,准备启动手扶拖拉机。他把摇把缓缓地插入手扶拖拉机启动轴的齿爪里,按照说明书上的提示,双腿叉开,右手紧紧攥住摇把,左手加大油门,使劲地摇起摇把来。柴油机的汽缸里冒出了一股青烟,他马上拉下减压阀,右手还不住地转动着。“咚咚咚”,柴油机的飞轮在气压和海子叔的摇把的作用下,开始快速旋转起来,海子叔心里一阵高兴,他望着旁边的妻子,脸上露出了快慰的微笑。也许是海子叔太过激动,忘了手里握着的摇把还没拔出来,这时,摇把随着飞速旋转的飞轮,一下子朝天上飞去,不偏不倚,正好砸在了海子叔的右下巴上。   “啊!”在一旁的梅幺惊叫起来,只见海子叔的脸一下子肿得老高,口里的鲜血象断了线的红珠子一样,哗哗哗地往下掉。海子手双手捂着脸庞,现出痛不欲生的表情来。他吐了一口满嘴的鲜血,两颗洁白的牙齿立马掉在了地上。梅幺马上叫来邻居的二愣子,拉出板车,把海子叔往村卫生室送。   出师不利。梅幺心里吓坏了。莫非自己家活该就是一个贫贱命?这样下去,说不准哪天会弄出大事来,那不更遭糕?梅幺想着,对海子叔说:“咱们俩找点别的事去做,把这台手扶拖拉机卖掉算了。”   “什么?卖掉?”海子叔一听说要把手扶拖拉机卖掉,急得从病床上跳了起来。“使不得使不得。我还要靠它来赚钱养家糊口的,一分钱都没赚,就要赔本卖掉?绝对不行!”海子叔是个很讲面子,而且说一不二的人。几天之后,海子叔的下巴消肿了,只是嘴里从此缺了两颗牙。   (三)   海子叔做的第一笔生意,就是帮万湾的王国强到轮窑去拖红砖。   王国强正准备修两层三间楼房,一个村里的人,什么话都好说。王国强对海子叔说:“你是头一次做生意,我捧你个场。你呢?别人拖一车砖到家,运费二十块,你就优惠点,十五元,做了头笔生意,后面的生意就都来了。怎么样?”   海子叔二话没说:“行!弟兄你爽快!我海子也是个爽快人。”生意成交了。有了上次的那次教训,这次海子叔可是小心翼翼,一丝不苟了。   联原砖瓦厂离王国强的家十多里地,海子叔和王国强一起来到砖瓦厂。王国强先到开票处开好票,随后,两人来到堆放好的一排还冒着热气的红砖前,那里站着几个四川女人,每人手里拿着一幅铁夹子,那是专门准备上车用来夹砖的工具。见海子叔的手扶拖拉机到来,她们不约而同地说:“师傅,来,我们给你上砖怎么样?”   海子叔笑笑问:“多少钱一块砖?”“不贵,才三分钱呢!”女人们笑笑,准备动手夹砖了。   “谢谢你们,妹子们。”海子叔也笑了笑,说:“不好意思,今天是我自己家拉砖,没带多余的钱,准备自己装了,改天拉砖,再一定请你们。”女人们听海子叔这样说,也不好再说什么,便哄笑着离开了。   海子叔躬下身子,两只手夹起十多块红砖,往车厢里放。红砖刚出窑不久,还烫得很,不一会,海子叔的两只手打出了血泡。他喘了一口气,抬起右手,揩了一下脸上的汗水。继续往车上搬砖。半个小时后,海子叔开起手扶拖拉机,往回走。   这天,海子叔共给王国强拉了五趟砖,共赚得运输费七十五块钱,加上每车四元五角的上车费,共计二十二元五角,总计赚得九十七元五角,除去柴油成本,净赚八十元。这可是海子叔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啊!   海子叔的生意码头打开了。这以后他不像头天那样自己上砖了,因为那样自己消耗的体力太大,开车的时候,有点力不从心了,他怕那样子又会出状况。   海子叔有点钱了,他决定为老婆买一件连衣裙,这是梅幺最大的心愿,海子叔要满足她。   (四)   海子叔除了帮人拉砖,拖沙外,也为乡亲们拖麦子,拖稻子,抽水,耕田耙地。只要有叫他的,他都从不回绝,满口答应。   拖麦子和拖稻子都是很辛苦的活,而且运费也不多,但是他照做不误。农户们把麦捆挑到马路上后,一捆一捆往车上递,海子叔则满头大汗地在车上码麦捆,要码得高而且稳,才拖得多,反以,他很认真地码着,码完了,又开始扎绳子,以免麦捆翻车或是掉落下来。麦捆拖回家后,海子叔还要帮主人一捆一捆地把麦捆卸下车,其实这不是他的份内事,但他不计较,很乐意帮助别人。自然,主人们也少不了要送上一两包好烟给海子叔抽。天黑了麦捆拉完了,主人有的也会叫海子叔去喝几口。当然,在收费的时候,海子叔也会把烟钱扣下来,少收几块甚至十几块钱。   海子叔的随和和他的乐于助人,使他在乡亲们心里的形象有口皆碑,找他办事的人络绎不绝,海子叔的财源滚滚而来。   海子叔的口袋里开始鼓起来了。本来,两个儿子从小就同他跟进跟出,对开车这一行颇有天性,想跟他学开车算了。可海子叔硬要他们俩读书。他说,“现在时代不同了,年轻人没有文化,肯定是没有出路的。我那个时候是没有办法了,现在,条件允许了,你们不多读点书,将来后悔就来不及了。”   两个儿子在海子叔苦口婆心地劝说下,打消了辍学学车的念头,在他们的发奋努力下,终于跨进了大学的门槛。   海子叔的房子已经几近倒塌了,妻子梅幺有些忧心地说:“房子不能再拖了。”   海子叔坚定地说:“你放心吧!一年之内,一定会让你们娘母子住上新房子!”   正如常言所说“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朝夕祸福”,一件令海子叔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一天下午,海子叔到离家一百多公里地的黄杨农场去拖树,回来的时候,差不多晚上七八点钟了。海子叔拖着满满一手扶拖拉机白杨树,在汉沙公路上,缓缓地小心翼翼地行驶着。这时,突然从身后奔驰过来一辆大卡车,一下子把车上的白杨树挂住了,只听“轰”一声巨响,海子叔连车带人被一下子掀倒在地。海子叔倒在血泊之中,而那辆超速驾驶的大卡子早已无影无踪了。   海子叔被人送进了医院。医生说,幸亏被送得及时,海子叔才幸免于难。但从此,海子叔的一条腿却开始一跛一拐了。乡亲们送来了慰问金和慰问品,海子叔激动得哭了。   即便如此,海子叔也还要坚持出车,抽水,耕田,辗谷,干得了的他都干,他还要为娘母子们盖一幢三层小洋楼呢。他的愿望终于实现了,海子叔很甜蜜地笑了!几十年了,海子叔和他的这台宝贝手扶拖拉机,风里雨里,日夜兼程,为这个家,为孩子们,倾尽了心血和所有。   海子叔老了,他的宝贝也老了。   都说这台手扶拖拉机是海子叔的摇钱树,海子叔也乐于这样称谓。是的。摇钱树,海子叔的勤劳,随和,乐于助人,不也是一棵取之不尽的摇钱树么? 全身抽搐是癫痫病的症状吗奥卡西平有哪些药理特点陕西有没有癫痫病医院济南哪一家癫痫医院看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