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悬疑 > 文章内容页

【流云】收麦子的记忆(散文)

来源:鹤岗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女生悬疑

岁月更迭,至今想起小时候收麦子的场景,依然记忆犹新,那一幕幕熟悉的场景在脑海中巡回放映。还记得儿时放假第一天早上,我在睡梦中被父亲摇醒,睡眼朦胧中看见父亲略带怜惜的神情,“不睡了,把长袖布衫穿上,该去摊场了。”父亲轻轻地说完就出了屋。我迷迷糊糊穿好衣服,出门一看天还没大亮,瞅一眼客厅墙上的钟表,才4:50,院子里干干净净的,母亲早就把麦仁熬上了,最后一把火,用铁勺熟了菜籽油,吱啦一声泼了腌好的蒜薹。一股浓浓的油泼辣子的味道便弥漫了整个厨房,顺了窗户和洞开的门跳跃着出来了。我贪婪地闻了闻,便匆匆跑去洗脸,手压泵里淌出并不冰凉的井水,胡乱洗了脸,帮母亲又压了两桶水,晃晃悠悠提进厨房。母亲摇晃着还在熟睡的妹妹,交代:醒来后把麦仁用罐子装了,腌好的蒜薹放到铁盘里,再拿上几个碗,到时候送到场上去。

父亲早就把干活的工具码放在架子车上了,我戴着一顶草帽架辕,父亲草帽夹在腋下,走在我右侧抽烟,遇见上坡就抓着车辕帮我拉一把,母亲戴着草帽走在后面,一手提着开水壶,一手提着竹篮,里面有水杯,用一条大手帕包着软的两三个蒸馍和花卷,还有几根摘好洗净的小葱。走着走着,天亮了,东边的天分外晴朗,蔚蓝的天明净如洗,不多的几片白云,刚弹出的新棉花似的白净松软,慢慢地变幻着样子,太阳马上就要出来了,父亲督促我快走,今天得摊一亩八的麦子,天黑前要攒堆了,晚上好扬出来。明后天趁天气好得割两天麦,天气预报说三天后有连阴雨。

碾麦场东北角上两颗高大的桐树底下,麦摞子足足有七八米高,盖着塑料布,上面压着砖块石头防风。我把架子车停好,卸了农具,把空架车拉过去立起来,沿着车子爬上麦摞去,搬了砖块石头,揭了塑料布,然后卸麦捆。父母先是每人一把扫帚把灰尘树叶扫干净,接着提了麦捆去,父亲在场中间立了一捆“定中”,然后围着中间的麦捆开始摊场。摊场有讲究:必须顺时针摊开;不能厚,厚了碾不透;不能薄,薄了容易砸场(把麦子碾入土里,并且带起泥土,麦子就不干净);还得摊均匀了,否则碾轧不顺畅;薄处碾透了,厚处还没碾净。我双手各提麦捆往下溜,好容易卸到离地一人高时,才下了地,移了架子车,也提起麦捆跟着母亲摊场。母亲心疼了,掏出手帕给我擦汗,要我歇歇去,父亲也督促我去歇,说歇足了,才有力气继续干,小伙子干得猛了容易伤着。太阳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爬高了,周围的邻居也纷纷到地里来了,路过地头的邻居高声地向父亲打着招呼,父亲站直了身子笑着回应,邻居又笑着问我:“学生娃,招的住?”我嘿嘿笑着:“挣人很,不过还能弄”。“好好念书,到时候给你大考个中专,就能脱离农村,再也不出瓜力咧”。我点点头,目送邻居走远,觉得他说的有道理。

快步来到树荫下,揭开竹笼的盖子,母亲倒好的开水已经凉了,喝几口水解渴,又噙了一大口水,吐着洗干净手,掰了半个馒头,抓起一根葱就着吃了,咽了最后一口馍。浑身又充满了力气,我快步跑过去帮忙摊场,要父亲和母亲也去歇歇,母亲直起腰一只手摘了草帽用来扇扇风,一只手掏出手帕擦擦汗,叮嘱我慢点干,她不用歇,都习惯了,父亲一声不吭继续忙活,我问:“那我去把水端来,你们喝些水吧?”父亲迅速地干着活:“我不渴,给你妈把水端来,把我挂在树枝上衣服里的烟捎过来就好。”我又急忙跑去端了两杯水,给父亲取了烟,母亲笑着接过去,一饮而尽。父亲也笑了,接过杯子喝了,杯子给我,又从烟盒里掏出烟来点燃,叼在嘴里,双手却忙着干活。我赶紧接了母亲的水杯,和父亲的水杯一并放回去,转身回来接着摊场。摊场对于我来说最费力气的就是解“麦腰”,父母务农多年,干活有技巧,顺着“麦腰”打结处简单拧两圈,麦捆就散开了。我只会出蛮力,母亲看见了,就感叹忘了给我带把镰刀。太阳更高了,晒在裸露的皮肤上,火辣辣地疼,麦芒扎过的地方就蛰疼得厉害,汗水迷得眼睛睁不开,母亲却说,太阳大了好,麦子晒得干,麦粒好碾下来;麦草也轻,翻场、起场人轻省!我心里矛盾着,既心疼父母被曝晒,又盼着太阳大些好碾麦;不然一天碾不净,改天还得碾“腾场”,得让父母出两次力;要是有什么机器既能让人轻松,还能把麦子收净就好了!我不由加快了摊场的速度,我知道自己多干一些,父母就可以少出点力。父母也加快了速度,他们知道早点摊好了,麦子就可以多晒一会儿,也能让我早点休息。麦场终于摊严实了,麦捆也刚好用完,父亲取来“定中”的麦捆,分散了洒在边上,又用扫帚将遗落收的零散麦子收了边。

我们刚在树荫下坐下来休息,远处传来妹妹略带哭腔喊我的声音,扭头望过去,只见妹妹一手提着铁罐(罐里是麦仁稀饭),一手提着竹笼(竹笼里是碗筷和小菜),小心翼翼挪动脚步的身影。妹妹怕把饭洒了,或者把碗摔了,所以每一步都走得特别小心,加上年纪小,力气少,路还远。妹妹又急又累,看到我跑过来接她,泪水在眼框里直打转:“哥,你和咱大咱妈都饿了吧?我起来迟了,把锅洗完都八点多了,提着饭和碗又不敢走快……”我赶紧接过铁罐和竹笼,安慰妹妹:“我们都忙得忘了肚子饥”,妹妹听了破涕而笑,使劲地甩着累得酸痛的胳膊,接着又跑去喊父母吃早饭。

妹妹端起杯子给我们倒水洗了手,母亲又仔细洗了脸,一家人坐在铺在地上的一张塑料布上吃早饭,母亲帮父亲泡茶,妹妹帮我们盛饭,我和父亲每人一个蒸馍,夹了调了油泼辣子的腌蒜薹,咬一口,咸咸的又辣又香,还有一股淡淡的中药小香的味道,接过妹妹递过来的碗,喝一口滑溜溜凉丝丝的麦仁稀饭,所有的劳累一扫而光。我冲妹妹点点头:“你来的正是时候:来早了,我们忙得顾不上吃;来晚了,肚子饿得受不了。”妹妹咬着花卷,得意地笑了。

父亲很快就吃完了,站起身来对母亲说:“我得去找车了,早起就给他八谋叔说好了,今年咱的麦子就叫他给咱碾了。”妹妹飞快地给父亲递上茶杯,有些烫,父亲吹着喝了两口,放下杯子就大步离开了。

在我的记忆中,每年夏收到了碾场的时候,手扶拖拉机车主就成了香饽饽,每家临碾场前还得跟车追,撵着排队,虽说有人排队,总有相好对近的可以插队,一旦车开远了,再要开过来可不容易;毕竟司机喜欢连着麦场碾,这样省油省车。人们就巴结车主,或者给车主孩子几个新鲜西红柿,或者帮车主提着杯子倒茶水,给车降温加凉水,或者给车主家摊场,翻场……不一而足。车主本人不轻松,脸面黑脏赛包公,全身上下不见净,衣服偶尔有破洞。

正午间,手扶拖拉机拖着粗重的石碌碡,冒着黑烟,一阵“康康康”的噪声中开进碾麦场。八谋叔是老司机了,戴一顶旧竹帽,帽绳松松垮垮地吊在脖子上,一副茶色石头镜挂在鼻梁上,敞着覆满灰尘麦糠的“的确良”上衣,穿着一件漆红色背心,下身的裤子都分不出什么颜色了。他斜着身子转抓手,手扶拖拉机在麦场里一圈一圈地画着同心圆。一遍撵轧过后,麦子都服贴了,他就腾出双手,伸出一条腿,用脚踩着一边的抓手驾驶。我看见父亲掏出一根烟,点燃后猛吸一口,然后一路小跑过去,把烟把轻巧地塞进八谋叔的嘴里,又迅速退了回来,八谋叔也不嫌弃,嘴里美滋滋地吸着,还冲父亲点头表示感谢。手扶车的速度更快了,碾轧了三遍以后,又一阵黑烟开走了。

父亲一挥手:“翻场!”我和母亲已经拿了三股铁叉进场了,妹妹着急地喊,生气自己没有工具,父亲就疼惜地说:“我女子不做咧,你给咱看好摊子,别让蚂蚁虫子把馍咬了就行。”妹妹只好委屈地走到树荫下,拿起几根麦秆撵蚂蚁去了。我学着父母的样子,卖力地翻起来。顺摊逆翻,翻场也有讲究,下叉不能太猛,猛了容易挑破场,把泥土和进麦粒;又必须把麦秆全部翻起,否则碾不净,麦秆尽量挑起来,麦穗朝上,方便暴晒。这时,没有一丝风,太阳正照在头顶,阳光像一条毒舌,舔着每一处裸露的皮肤,虽然戴着草帽,但头顶总被晒得生疼,脸上密密匝匝的汗根本擦不赢,每干几下就得擦一次眼睛,否则汗水迷了眼睛啥也干不成。每一次下叉,翻,挑,都耗费着体能,也考验着人的耐性。坚持,坚持,再坚持,终于所剩不多了,父亲冲着母亲喊一声:“回去做饭去!”妹妹听见了,就急急地喊:“大,我给咱烧火!”父亲又冲我喊:“你去歇会,剩下的我弄。”我知道父亲的意思,让我歇一会,趁着母亲做饭的功夫,歇好了再去拾麦穗,毕竟还有精工俭学的任务,总不能把自己家的麦子直接交到学校里去!我心疼父亲,坚持着翻场。母亲和妹妹到地里割些韭菜回家了。

等母亲和妹妹送来饭,我已经拾了两蛇皮口袋麦子,正坐在树荫处看父亲拾掇排叉,那是借邻居家的农具。中午饭是西红柿鸡蛋面,油泼辣子油汪汪的,炒好的韭菜还和着零星的肉块,母亲和妹妹在家已经吃过了,我和父亲每人一个大老碗,盛得满满的,哎,半大小子吃穷老子,也许是干活多太饿了,我竟然吃了两碗,汤也喝了。父亲慈爱地看着我:“‘男长十二夺父志’,大可不想你将来当农民,好好念书,以后吃商品粮去!”好好念书,一天内,两次听到同样的话,我知道自己不能再贪玩了。

麦场的农活就是:摊场,轧头场,翻头场,轧二场,翻二场,轧末场,起场,攒堆子,扬场。如果一天没碾轧干净,还得轧熟场,出两次力气。吃完午饭,就是轧二场,翻二场,轧末场,等到起场块结束时,我和母亲运送麦草,父亲把麦草摞成了一座小山,妹妹则自豪地在山顶踩摞子。摞完麦草,太阳快要落山了,麦粒和着麦糠、断成截的麦秸厚厚地铺了一层,走动时就有麦粒灌进布鞋里,我索性脱了去,光脚站在麦子里,一种暖暖的舒服就从脚底升腾而起。我在前面用“推把”推,妹妹跟在后面推二道,母亲跟在妹妹后面用扫帚扫,父亲则用木锨攒堆子,等小山丘一样的麦堆在麦场西边立在起来时,疲惫的一家人都露出了丰收的喜悦。

吃完晚饭,妹妹早早睡了,我却嚷着要和父亲去看场,其实没有人偷,就是趁着有风好扬场。母亲也和我们一起去,到麦场后,父母并不休息,风没来前还得收拾个杂(没碾干净的麦穗),慢慢地风来了,父亲站起来,竖起一根带着叶子的细麦秆,试了一下风向和风速,又打量了一下云的流动,告诉母亲不着急,现在风向不稳,半小时后风利了再扬。我没有事情干,就向父亲请教扬场的技巧,父亲摆摆手:“这些活路不用学,都是出瓜力,弄的再好都是没出息,以后都要被机器代替了去。你好好念书,学知识,学真正的本事,将来把夏忙天过成简简单单的夏天。”

来到麦场中央,新月下,光线有些暗,我运足目力往前望,没有收割的麦子,却在起着波浪……

河北治疗癫痫病好的医院是哪家北京哪里治疗癫痫病好些用卡马西平治疗癫痫的效果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