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秦风秦韵 > 文章内容页

【铭言】时光里,第一场青春的旅行

来源:鹤岗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秦风秦韵
   十五岁之前,我走得最远的地方是县城。   县城在北岸,家在南岸,中间隔着一条长江,却好像隔着千山万水。那时候,交通没有现在这般便捷,外出的主要交通工具是船,但也是那种很小的客船,限载二三十人的机帆船,往返于县城与小镇之间。   只有节假日,父亲或者母亲才会带着我,坐上这种小船去一趟县城。更多的时候,我们呆在小镇,看着日头从东方升起,从西方落下,日子简单而重复。而我最喜欢的是和小伙伴们站在江边,望着江面上来来往往的船只,不知道它们从何而来,也不知道它们驶向何处。在那时的心里,最渴望的事,莫过于坐上一回那些比楼房还高的轮船,去一个未知的城市。   十五岁那年的暑假,外公终于答应带我去一个比县城更远的城市——荆州,去看望我远嫁的大姨。外公带着我,先是坐着小船去了县城,然后再改坐大轮船(不记得是江渝号还是江汉号)。   第一次走近这种豪华大轮船,走在坚硬的板甲上,这种感觉远比那种踩上去摇摇晃晃的小木船和机帆船安全得多。为了省钱,外公给我们买的是散舱票。散舱在一楼,座位是硬木做的长条椅。座位没有编号,就意味着随便坐,而这种散票是人数限制的,所以人很多,座位上,地板上,横七竖八的都是人和一些随身的行李,大包小包,大筐小袋,还有一些鸡鸭。   一楼属于地下室,光线很暗,只有几颗眨着白眼的荧光灯泡,漠然的打量着这一切。我和外公进去的时候,座位已经满了,我们挑了一个靠窗的位置,铺上几张报纸,坐下来。外公说,这船要等到明天凌晨三四点钟,才到沙市。我看看时间,才下午三点,我们在船上要渡过十几个小时。   人多,显得空间特别的狭小,加上各种嘈杂之声,各种气味,我有点喘不过气来,想吐。外公说,你去上面走廊里走走,吹吹风,透透气。站在走廊里,望着脚下滚滚江水,两岸青山对出,心情一下子就愉悦起来。   走廊上也站着不少人,他们望着三峡两岸的景色,兴致勃勃的交谈,或拍照留恋,其间也有不少白皮肤蓝眼睛高鼻子的老外微笑着跟我打招呼。那时,我发现一个惊天的秘密,老外不仅头发是金黄色的,手臂上的汗毛也金黄色的,还打着圈儿。我从船头走向船尾,二楼走到三楼,有凉爽的风吹起我的长发,我想那时候的我,一定是笑靥如花。船行驶得很平稳,你完全感觉不到它的摇晃,只看到渐渐后移的青山。   船行驶至兵书宝剑峡,我想起刘白羽在一篇散文中写道:“这儿完全是一条窄巷,我到船头上,仰头上望,只见黄石碧岩,高与天齐,再驶行一段就到了青滩。江面陡然下降,波涛汹涌,浪花四溅,当你还没来得及仔细观看,船已象箭一样迅速飞下,巨浪为船头劈开,旋卷着,合在一起,一下又激荡开去。江水象滚沸了一样,到处是泡沫,到处是浪花……”我也学着他的样子仰望,果真如此:巍峨的群山,笔直入云,天空被划成一小块。脚下的涛声很响,击起的浪花飞蹿,耳旁是呼呼的风声。   外公这时候来了,站在我的身边,指着峡北岸峭壁上的一处洞穴,说,那就是兵书。远远望去,洞口好像有一叠形若书函的石头,离江面约100多米。在它下方的崖壁上,有一条凸出的剑状块石,如同一柄倒立的浮雕宝剑,“剑头”直入江中,外公说那就是宝剑。兵书宝剑峡的名称来源于此。   其实,兵书是古代悬棺葬遗物。这点,随着三峡大坝的兴建,水位的上升,在2003年某一天被文物工作者解开谜团:悬棺系二千五百年前战国时期的文物,一棺两套、三棺重叠,在中国悬棺考古史上罕见。专家们还从悬棺里发掘出三十多件无价之宝,其中有一件就是传说中诸葛亮藏置悬崖上的那把宝剑。   到达沙市码头的时候,正是凌晨三点。正处于夜晚,码头上人不多,我们越过趸船,走出长长的吊桥,上岸。外公招呼了一辆人力三轮车,直奔大姨的去处。夜色蒙胧,三轮车师傅带着我们在晕黑的夜色中飞驰,两边都是模模糊糊的高楼。   荆州,这个古今闻名的城市,我来了。到达市区后,外公却不知道大姨家的具体地址,只记得大姨在信中提到沙隆达附近。九十年代中后期,通讯远远不及现在,手机,电话还未普及。   此时天色尚早,天空中还是漆黑一片。晕黄的路灯,发出蒙胧的光,四周都是氲生的雾气。虽然说是初夏时节,夜色还是微凉。我和外公找了一家做早点的门口,坐了下来。外公说,大姨在来信中提到这个早点铺,说不定在这里遇见他们。我无奈的点点头,我不知道,外公在来之前,有没有通知大姨他们,而且竟然不知道他们的具体地址。此时的我们,有点像逃难的游民,拎着大包小包,却茫然无助。   四点多的时候,早点铺的门开了。有人出来了,给烧蜂窝煤的炉子加煤,准备做早点了。我就看着他们忙忙碌碌的,生火,烧水,揉面,剁馅……天色渐渐的亮了,一道金色的阳光铺过来,大街上顿时变得生气勃勃。   我和外公叫一碗牛肉米粉,呼啦啦的冒着白气就端上来了。那是我一生中吃过最美味的米粉,几乎连汤都全部喝下去了。之后,我也曾多次光顾这家小店,可是再也吃不出那天的味道。   姨父在这一带算是小有名气,我们没费多大周折,就找到了大姨家住处。大姨对于我们的突然到来,既是惊喜,又是意外。其实这家小吃店,离大姨家并不远,再穿过一条街道,拐个弯就到了。   后来,每次经过荆州时,我都情不自禁的想起第一次跟着外公来到这个城市的情景,往事历历在目,只是外公已作古多年。如果时光可以倒流,我多想再陪着外公坐一趟轮船,去一座城市…… 武汉癫痫去哪个大医院黄冈到哪里看羊癫疯武汉哪家医院看羊羔疯权威癫痫病对女性的危害大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