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文章内容页

【雀巢,我的2014】 离开西藏的日子

来源:鹤岗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奇幻玄幻
无破坏:无 阅读:3084发表时间:2014-12-27 09:52:36 摘要:2014年,因为正式脱下戎装退休告别部队,心理上的落差是自然的。鬼使神差,潜意识中每每闪现着那片遥远大气又不失青涩的高原、那个自己奉献过青春热血的叫做“世界屋脊”的地方。这一年,我的肉体书写着离开,而灵魂一直在守望。这一年,我入住了江山雀巢。 2014年,是我离开西藏回到兰州的日子。至12月20日,恰好365天。   这一年,因为正式脱下戎装退休告别部队,心理上的落差是自然的。鬼使神差,潜意识中每每闪现着那片遥远大气又不失青涩的高原、那个自己奉献过青春热血的叫做“世界屋脊”的地方。这一年,我的肉体书写着离开,而灵魂一直在守望。   有人把西藏形容为“一块坐满天空的孤独的巨石”,说它因为原始的苍美而让人震撼向往,其实,那里与神奇自然相匹配的人文民风带给我的影响更为深远。它,在一定意义上改变了我的人生,修正了我的价值观。   离开西藏的日子里,兰州都市的喧嚣繁华展示在眸子里的总是白天的熙熙攘攘沙尘雾霾,要不就是夜间的流光溢彩车水马龙,浮躁压抑的心情几乎得不到喘息,不时渴望那片纯净如洗的蓝天白云。行走在那片天空下面,目光的里程永远在蓝绿或蓝白相间的天边、永远在地平线的最尽头,脚步永远没有句号。因为,博大苍凉与神秘永恒一直在目力所及的最末端相逢,传递给人的是异常开阔的胸怀。负重的灵魂得到喘息,世俗的躯体得以沐浴,获得的是征服困难的巨大力量!   离开西藏的日子里,每每置身兰州的细雨霏霏。雨滴淅淅沥沥,洒落在穿城而过的母亲河里,烟波水雾朦胧了九曲十八弯,却挡不住雨幕后面那遥远的雅鲁藏布涛声、泥洋萨河神韵。难忘同样细雨霏霏的可可西里草原上,恬淡好客的牧人、灵动歌舞的卓玛、悠闲嬉戏的牛羊和忠诚神勇的藏獒显得那样淡定,那样临雨不惊。马蹄划过草原留下的“哒哒”之声,依稀告诉人们,风雨就是他们的生存伙伴,与自然和谐相处即是天道,也是最大的王道……记得自己曾经静坐拉萨河边远眺听涛、放飞思绪赏读高原、任由河风纷乱头发、敞开心扉与山尊圣水心灵对话的情景,那是我生命中最美妙的享受。   离开西藏的日子里,也曾邂逅北方的飘雪。雪花曼妙轻舞,寒冷中散发着轻柔蜜意。我喜欢踩着晨雪迈步,聆听那“咯吱咯吱”的浪漫声音,因为它让我记起高原的雪世界、记起白色的唐古拉、甘巴拉以及乃堆拉哨所,记起冰雪世界里那些冰雪忠诚的国门卫士,记起风雪交加炼狱般的高原军营生活故事。故事中有军车和军人,军车常常在暴雪天路上成为“冰熊”,巡逻途中的战士每每被肆虐的雪剑雕塑成“冰猴”……然而,那飘荡在雪线上的点点国防绿却是和平的使者,百姓的福祉。内地雪景中的干枝梅竞放于“万花纷谢”之时节,独领“傲雪妩媚”之风骚,我年轻时曾将它作为心中的“英雄花”赞赏有加,然而浪迹萍踪西藏几年的日子里,那盛开在南迦巴瓦和岗仁布钦冰山俊岭的黄色雪莲取代了心中的腊梅,成了我生命中的图腾、花事花情的咏叹绝唱。   离开西藏的日子里,对于大山大河突然有了非同以往的敬畏和偏爱。金城兰州处于南北两山相向的黄河古道,彷佛峡谷中站立着一位腰缠玉带的美须长者,自己便是长者膝下的一个小小生灵。常常席地河边沙滩,仰望坐拥市区的皋兰山和北塔山,觉得它们是那么伟岸灵性,冥冥中一定是在护佑着这座城市的人们。爱屋及乌,喜欢爬山不自觉地成了一种新的嗜好。一次爬上皋兰山顶北望,那横贯城市东西的黄河在阳光下奶白如玉,弯曲自如,恍惚高原飘来的圣洁哈达。小憩山顶,我又想起拉萨,那是被古海巨浪托举起来的一座城市,因为离太阳最近,素有“高原日光城”的美誉,因为伸手可及蓝天下的白云,又被称做“靠近云端的城市”。每天可见手捧着布达拉宫的玛布日山峰云雾缭绕,却慑于空气含氧量低,在那里生活几年都很少闲暇去爬。由高原恐高到现在喜欢爬高,微妙的内心世界里该是透着一种怎样的精神想往?我权且解读为“低海拔对于高海拔的留恋”,或者叫“靠近云端的惬意”。因为云端之处有风雪鹤唳,更有生命激情,那是境界的高度,有最美的景致。   离开西藏的日子里,我似乎变得比之进藏之前宽厚善良了许多。大概是长天大野的放逐与熏陶、雪域佛国的耳濡目染,亦或是对于普度众生的藏传佛教多了一些理解、对淳朴厚道虔诚好客的藏族同胞多了一些美感,不自觉中总喜欢用善良来“超度”自己的心灵,淡漠了许多欲望,平添了一些洒脱。是啊,人一旦从种种俗利包围中挣脱出来,才会真正成为自己的主宰,心态像纳木错的湖水一样静谧,胸怀像唐古拉的身躯一样宽阔,意志像刺向苍穹的珠穆朗玛一样坚挺,说话处事自然也亲和达观了许多。正所谓“行有不得,反求诸己”,谦虚与自责成为了做人交友的第一法则。妻子说,“酥油奶茶把你喝乖了”;女儿说,“爸爸不再武断了”;母亲说,“你比以前孝顺了”;哥哥姐姐说,“当兵的弟弟知道恋家了”;老战友老部下说,“你比一年前和蔼可亲了”;亲朋好友们说得最调侃,“你若不是受白度母指点迷津,荆门治癫痫哪家医院就是被卓玛仙女调教,心无杂念,告别严肃变成乐天派了”。面对这种种说辞,我心里无限舒畅,舒畅的有时候感觉我不是我了。每当想起那些一走一匍匐地蠕动于旷达无垠山路上的藏胞,我会在由衷敬意的同时扪心自问:什么是虔诚?什么是执着?什么是信仰?辽宁癫痫病医院什么是朝圣之路?显然,我还在模糊而盲目中徜徉着,即使因此没有来世,也难有任何怨言。   离开西藏的日子,宛若神不守舍的诱惑。对于我来说,西藏风骨是我人生的定格,西藏精神是我灵魂的归宿。邂逅它是命定的缘分,喜欢它是意外的嗜好,牵念它是由衷的爱恋,诉说它是渗入骨髓的敬慕。它给予我的启示超重超大,以至于使我无法窃为己有,只好将缘分、嗜好、爱恋和敬慕凝聚在一起,撰写了大量关乎西藏的文字。江山文学网的“新雀之巢”社团,是我新的心灵家园,感谢战友加巢友柴英,引领我入住采摘温暖,曾经的乳名“金锁”成了我这位巢内小鸟的笔名。闲暇静坐书桌旁边,以拿惯了枪械的粗手操作电脑键盘,耕耘五月,18个精品赋予我“江山签约作者”资格,不是殊荣,是为鼓励。以“天路e过客”冠名的网络博客与“雀巢金锁”呼应,陶冶了情趣、宣传了西藏、沉积了雪域高原的过往,收藏了生命履迹的感动,荟萃了天下有德文友,讴湖北治疗女性癫痫病医院哪家好歌了爱国主义主旋律,弘扬了正能量。   离开西藏的日子更像是一种坚守。我脱下军装离开了高原,却执着地坚守着心中的那片白云蓝天。去年的此刻,我携带着那片蓝天下的气息离开,2014的分分秒秒里,我仍然嗅着它的气息而生活,并且用这种特别的气息抵御着繁华都市对于我心灵的中伤。待到气息慢慢弱化时,我会重新踏上与它约会的旅途。   一次又一次,我终将用一生来重复地演绎与西藏的重逢……   共 2521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27)发表评论 湖北最好的癫痫病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