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文章内容页

【轻舞】妈 ,就让我们陪您慢慢走下去

来源:鹤岗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奇幻玄幻
摘要:从此,小镇宽阔平坦的街道上,又多了一道亮丽的风景:朝阳里,夕阳中,兰芝搀着秀芬堂嫂在前面慢慢走着,德子牵着儿子的小手在后面慢慢跟着,他们走在冬天,走向春天…… 一、   2007年的冬天,一场罕见的寒流席卷长城内外 、大江南北。暴雪,大雪,冻雨,坚冰……许多道路因大雪覆盖,持续结冰无法通行,南来北往的交通几乎瘫痪,许多迫切归家过年的游子不得不望家兴叹,垂头丧气。   我的家乡也遭受了五十年来最寒冷的一个冬天,到腊月时由于气温持续零下四五度,也是滴水成团,落雨成冰,地面跟抹了油似的一步三滑,好多人都摔得鼻青脸肿的,更有摔得惨的,摔折了胳膊摔断了腿,落下了终生残疾。但同时,因这雪这冰,在这个冬天也上演了一幕幕感天动地的人间真情,温暖有爱!   腊月初八那天,秀芬堂嫂起得很早,她煮了一小锅绵绵稠稠的腊八粥,自己吃了一碗,剩下的两碗她倒进保温盒,准备送给村西头的五保户伊奶奶吃。伊奶奶八十多岁了,一个人独居,村里几次来人请她去敬老院享福,她都执拗地拒绝了,说就要老死在自家屋里。   秀芬堂嫂装好腊八粥,又去腌菜缸里掏出两把腌菜一并带上,她锁好门,小心翼翼地走在光溜溜的地面上,在路过平子哥的屋后头时,由于冰结得厚实又太光滑,终于拿捏不稳,“扑通”一跤跌了下去,只听左腿“咔嚓”一声,硬生生折断了。秀芬堂嫂痛得大汗淋漓,腊八粥和腌菜也滚出老远。   平子哥和几个邻居正在屋子里烤火,听到秀芬堂嫂的呻吟声,赶忙跑了出来。一看腿摔断了,那还了得,大家齐心协力地把秀芬堂嫂抬回家,又忙不迭地去找我爸爸,好给秀芬堂嫂的孩子打电话。   秀芬堂嫂育有一女二子,长女金凤,大儿子金海,小儿子金山,都已成家。女婿是邻村的,老实憨厚,勤劳善良。大儿子金海和儿媳妇荷花都在广东打工,膝下两个孩子,女儿叫金叶,儿子叫金奇,在家上学,由秀芬堂嫂照看。小儿子入赘去了儿媳刘芳家中,说起来算是“嫁”出去了,这老娘可管可不管。   爸爸知道因为这场罕见的寒流,秀芬堂嫂的大儿子儿媳尚在广东未回,电话打过去也是远水救不了近火,无奈之下便打给了她的女婿和小儿子。她女婿叫杨明德,我们都叫他德子。德子接到电话后,二话没说,立马租了一辆带有防滑链的昌河车来到湾里,在众人的帮助下,将秀芬堂嫂抬上车,火速向县医院开去。她小儿子也随车跟去了。   说起德子,这远近几个村子的人都知晓,自从金凤嫁过去的那天起,德子为秀芬堂嫂家可没少出力。金强哥英年早逝,撇下孤儿寡母的,那田间地头,少不得犁田拉耙的人,春播秋收,德子忙完自家的,又来忙秀芬堂嫂家的,不让秀芬堂嫂着一点急,落一点忙。一到年关,德子也会提前将秀芬堂嫂家的年货置办得整整齐齐,妥妥贴贴。喜得秀芬堂嫂常常眉开眼笑,嘴都合不拢。邻里乡亲也夸德子勤快实诚,是个百里挑一的好女婿。唯一美中不足的是金凤生了两个女儿,因计划生育不能再生,多多少少让德子心中有点遗憾。   也是秀芬堂嫂走运,德子和金凤因为元旦新屋落成,提前从广东厂里请假回来办酒,要不也被寒流阻隔,哪里会有这么快捷到来呢。   到了县医院,拍了片,证实秀芬堂嫂左小腿骨折,需要立即手术。手术费需一万二干元,德子从口袋掏出一万元,挠了挠头,抬头看向小舅子金山,金山从口袋摸出二千元递给他,德子连连说:“谢谢金山,刚才我走得太急,不然就不用你掏钱了。”金山说:“瞧姐夫说的,她是我妈,怎么我也应该掏点的。”说完两人相视一笑。   手术很成功,骨头上了钢板连接,外面上了夹板固定,缠上绑带,虽然还是有点疼痛,但看到儿子女婿为自己忙里忙外的劳碌着,秀芬堂嫂欣慰地笑了。      二、   一转眼就到了腊月二十八,离除夕夜只剩一天了,医院里除了值班的医生护士,大家都放假回家去过团圆年了。   秀芬堂嫂的腿经过医生的精心治疗,再加上德子金凤的细心护理,除了不能行动外,已无大碍。她大儿子金海听说妈妈摔断了腿,也从卡上转了四千块钱给了德子,然后打电话推说道路结冰无法回来过年就索性不回来了。德子接了电话,连连说:“没事没事,你就放心吧,今年就让妈在我家过年,都是妈的后人,在哪儿过年都一样。”   秀芬堂嫂听见了,连连摆手,说:“德子,那不行,我是有儿有孙子的人,怎么可以去你家过年呢?你还是把我送回家吧,我孙女金叶可以伺候我。”   德子的头摇得像拔浪鼓似的,他说:“妈,那不行,你看你腿不能动,金叶还是孩子,怎么可以伺候你,你和俩孩子今年就在我家过年得了,别忘了,女婿也是儿啊!”金凤也在旁边帮腔说:“是啊,妈,今年你们就在我家过年吧?我知道你怕别人说闲话,说有儿子的人还去女儿家过年,这不是特殊情况嘛。”   同病房的病人也劝:“老嫂子,你好福气,有这么好的女儿女婿,你就顺了他们的意吧?”秀芬堂嫂还是不同意,她说:“我不能去,他们家是新房子哩,才刚搬进去不足一个月,我这个半瘫的人进去会给他们招晦气的。”   德子一听就急了,说:“妈,你怎么越老越迷信啦,你是我们的妈,又不是外人,怎么会那么想。”好说歹说,秀芬堂嫂才勉强同意,腊月二十八的下午两点,德子包了一辆车将她拉回了他们在镇上的新家,一家人欢欢喜喜过了一个热热闹闹的团圆年。   正月初六,德子要返回广东的厂里上班了,本来金凤是要和他一起返厂的,但秀芬堂嫂这样子,德子便叫金凤留家里伺候妈。德子说:“凤,妈这样子,今年你就不去打工了,安心在家伺候妈吧,我一个人去就行了。”金凤说:“其实该海子媳妇荷花伺候的,她是儿媳妇哩。我们家盖房欠了好多钱,靠你一个人挣钱还,要到牛年马月才能还得完。”   德子笑笑说:“凤,你的话不对,妈谁伺候都一个样,女儿更贴心哩。荷花他们家房子还没盖,钱更要挣,好歹我们现在有新房子住了,欠点钱怕什么?”金凤不出声了,默默地帮德子打点好行装,送他出门乘车。   正月初八,我包了二百块钱红包,买了一些补品,带着女儿,陪妈妈一起去金凤家看望秀芬堂嫂。   秀芬堂嫂靠坐在金凤家一楼近卫生间的一间卧室里,因是新房子,室内窗明几净,床头柜上一盆绿意盎然的吊兰,给室内凭添了无限生机。   秀芬堂嫂和我妈同龄,也67岁了,但她比我妈壮实,高高大大的。这在女儿家养伤,好吃好喝的伺候着,竟然养得白白胖胖的。   妈见到她开玩笑地说:“秀芬啊,你倒越长越年轻了。”秀芬堂嫂眼圈一红,几欲落泪,她抓着妈的手说:“婶子说笑了,我这个不中用的人只会拖累孩子。”妈拍拍她的手背安慰她说:“秀芬说傻话了,养儿养女不就是为防老吗?好在你有个孝顺女婿,不然看你这把老骨头朝哪搁?”秀芬堂嫂点点头说:“是的哩,要说明德这孩子,从凤嫁给他那天起,真没为我家少操心。大到四季农忙,小到油盐酱醋,寻医问药,嘘寒问暖,就算亲生儿子也不见得有他做得好。”我们都赞同地随声附合:“是的哩,德子真的不赖,是个好女婿。”   一晃半年过去了,秀芬堂嫂在女儿金凤的精心伺候下,拄着单拐,终于可以行走了。左邻右舍看见她,都夸她摊上了个好女婿,秀芬堂嫂也乐呵呵地笑着点头承认。      三、   2008年秋季快开学时,因为金叶上初中不想住校,金海媳妇荷花便请假回来,在离学校不远的地方租了一间平房,供秀芬堂嫂,孙女金叶,孙子金奇三人居住。   秀芬堂嫂虽然行动不便,好在不像从前在湾里要挑水捡柴,在这儿除提水费点事外,煮饭用电饭煲,炒菜用煤气,倒也省心省力。置办好一切后,荷花丢下500块钱做生活费,又去广东挣钱了。   金凤因为妈妈不需要她照顾了,安排好自己的孩子后,她便又去广东找德子进了厂,想着两个人一起挣钱,早点将盖房欠的帐还了也好心安。   谁知“天有不测风云”,临近年关时,由于厂里赶货,连连加班,金凤不知是否因为身体吃不消还是别的什么原因,终于在腊八节的前一天夜晚,加班快到十点时,一头栽倒在地,昏迷不醒了。   厂里派车连夜将她送到佛山市人民医院进行抢救,说是先天性脑血管阻塞,在医院抢救了七个小时,又在重症监护室住了一个星期,后转入普通病房住了一个多月,命算是救回来了,却落下了严重的后遗症:右手右腿行动不便,语言迟缓,神志混沌。医生说,已经尽力了,只能回去好好调养,不能再复发了,否则……言下之意是不可救了。   这一场突如其来的灾难,将德子打得晕头转向,光手术费就花了八万多,因金凤尚未签劳动合同,没有医保,厂里不给报销,德子求爷爷告奶奶,厂里只答应给三万块,其余的自理。   德子抱着金凤欲哭无泪,他不明白,他一生遵纪守法,尊老爱幼,勤勤垦垦做事,老老实实做人,到头来却落得如此下场。   但两人相濡以沫二十多年,早已熟悉得像左手和右手一般,他只得强打精神,每天强颜欢笑地面对着金凤,哄她打针,哄她喝药,哄她吃饭,为她端屎倒尿,为她擦拭清洗,事无巨细,面面俱到。他希望通过医生的精心治疗,通过自己的精心护理,金凤能够一天一天好起来,虽不期盼她能够像从前一样能蹦会跳,但若能够自理的话他也就心满意足了。   2008年的春节,他们是在佛山医院度过的,其中的悲喜自是不言而喻。   秀芬堂嫂自从知道女儿突发急病的消息后,整日以泪洗面,不停地捶打着自己的那条伤腿,哭着说:“凤儿啊,是妈害了你,妈不该去你新屋过年,给你招霉运了,让你遭大罪了,妈罪该万死啊!”我们听见了都劝她:“嫂子多心了,人吃五谷杂粮,哪能不生病呢?再说现在医学发达,金凤一定没事的。”但是她仍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哭着说:“我就是个扫把星,当初我若不去凤儿家过年,凤儿就绝对没事。”   我听不过去,就问她:“嫂子,退一万步说,当初你没去凤家过年,但她仍然生病了,那怨谁呢?”秀芬堂嫂哭着说:“云妹,我若没去她家,她病了,我就不会往我身上想了,但事实上我是去了她家啊,你说我能不怨我吗?”我一时无语,我知道她心中的痛,作为母亲,谁都希望自己的孩子平平安安,幸福美满!若孩子有个三病两灾,恨不能以身代之,真是应了那句:可怜天下父母心!   2009年正月底,德子带着金凤回到了镇上的新家进行调养。母女俩相见,自是免不了抱头痛哭,仿如隔世一般。秀芬堂嫂忍不住又将自己埋怨一通,说自己害了女儿等等,德子听了不过意,就说:“妈,不怨您,金凤那病医生说是先天性的,迟早都会爆发的,真的不怪你,以后可不许再这么想哈。”秀芬堂嫂这才稍稍心安。      四、   德子在给金凤办理出院手续时,主治医生一再叮咛他:回去后病人要坚持多走路,多活动,多锻炼身体,才能促进血液循环,才能早日康复!   德子像对待圣旨一样虔诚地对待医生的话,所以,每天早饭后,晚饭前,小镇宽阔而平坦的街道上,总会看见这样一幅独特的风景:金凤拐着右手,颠颠簸簸地在前面走,德子推着轮椅缓缓地跟在后面,金凤走累了,会在轮椅上坐下休息一会儿,德子时而弯下腰帮她揉揉肩,时而蹲下来帮帮捶捶腿,场面温馨又温暖。   遇到斜风细雨时,德子会一手撑着伞,一手护着金凤,两个人缓慢却坚定地一步一步走着,从春天走到夏天,从夏天走到秋天,又从秋天走到冬天。金凤恢复得越来越好,虽不像从前那样利索,但思维变好了,语言表达也流利起来,一般的生活也能自理了,这年的十月一日,还将大女儿杨冰嫁了,日子眼见一天一天好转,幸福也一点一点慢慢聚拢,德子揪着的心也慢慢放了下来,人也开朗了很多。   2009年的春节,由于金海夫妇又借故未回家过年,德子又将秀芬堂嫂奶孙三人接到他家,一家老老少少又过了一个快快乐乐的团圆年。   如果幸福就此停留该有多好,如果上苍能够多多眷顾这些善良朴实的人该有多好,可惜事如愿违,许多的厄运总是到来的令人猝不及防。   2010年清明节的前一天深夜,熟睡中的金凤突的旧病复发,只无力挣扎了一下,就陷入了深度昏迷,德子连夜包车赶去信阳市人民医院,终是回天无力,一个星期后,金凤便撒手人寰,抛下了挚爱她的一众亲人,走完了她短暂却也算幸福的一生,享年46岁。   德子抱着她哭得肝肠寸断,却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慢慢变冷变硬变遥远。生命是如此脆弱,爱的力量再伟大,在死神面前也是无能为力。都说“生死由命”,可二十多年的相濡以沫,霎那间竟也变成黄泉陌路,从此阴阳相隔,怎不叫人心伤!   惊闻金凤逝去的噩耗,秀芬堂嫂心中的悲恸更是无以言表。作为母亲,作为白发人送黑发人,那心里的痛如利剑剜心割肉,如油煎火烹。眼泪早已不能一倾其悲哀,她便采取自残的方式,割腕上吊,喝药撞墙……嘴里不停地唠叨着:“该死的是我,是我害死凤儿的,让我死了把凤儿换回来吧?”几近疯癫。我们除了陪她默默垂泪以外,好像说什么也是多余。   德子在张罗金凤丧事的忙碌间隙,也时常过来安慰秀芬堂嫂。他说:“妈,人死不能复生,您还是节哀顺便多多爱护自己吧,凤如果看见您这样子心也会不安的,以后不管凤在还是不在,您永远都是我的妈,我希望您永远都好好的。”秀芬堂嫂泪如泉涌,和德子抱头痛哭起来…… 伊春癫痫病要怎么医治武汉哪里治疗小儿癫痫好哈尔滨能治好癫痫病的医院在哪清远癫痫医院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