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QQ签名 > 文章内容页

【军警】过年,母亲在家等我(散文)

来源:鹤岗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QQ签名

肆虐的寒风,毫无顾忌地吹过 ,大地蜷缩起僵硬的身躯,山川河流失去了往日的欢悦,鸟儿倦飞,鱼翔浅底,又一个冬天的故事开始了。

风停的间隙,飘起几片雪花,时而舞,时而伏在大地的怀抱,世界在这瞬间,充满了一份冬日的温情,所有的生命,都安详地呆在自己温暖的小窝里,欣赏着外面的景色 ,叽叽喳喳的小鸟雀,躲在母亲的羽翼下,做着甜甜的梦,无论雪夜下的新绿,还是行人匆匆的脚步,都在重复着冬日的同一个主题-回家过年。

我也如这远航的归帆,无论漂泊在何方,流浪在何地,每当雪花飘起,鸟儿倦飞的岁月,我也在重复着自己的故事,回家过年,因为,母亲在家等我。

有人说,母亲就是家,有母亲的地方就有家,当我们呆在母亲的腹中那个温暖的小家时,母亲跳动的脉搏,流动的血液,就维系着这份浓浓的深情,当我们步履蹒跚地走来,亦或满怀疲惫地来到门前 ,眼里总是在急切的找寻呼唤,多日不见的妈妈,那声呼唤足以融化掉冰封的世界,足以慰抚那颗风霜雪雨涤荡的心灵,因为,我回家了,家里有母亲在等我。

回家的脚步总是轻松愉悦的,洗去了一年的风霜尘埃,忘却了许多的繁华旧梦,走在故乡的土地上,觉得自己的心灵都在吟唱,朔风也温情许多,雪花也顽皮地奔跑,鸟儿也从小窝里伸出脑袋,回家的脚步,惊醒了故乡的梦,望着远村袅袅升起的炊烟,母亲,一如往昔地站在村头守候。

放下行囊,母亲端来一盆热水,为我洗去旅途的尘埃;一家人,围在饭桌前,吃着母亲做得香喷喷的饭菜,我陶醉在家的温情里;而母亲,总在年前的几天,忙碌不停。首先得磨上两锅豆腐,泡好的黄豆在石磨里翻滚,然后下锅,点豆腐 ,最后压成豆腐,而当那热腾腾的豆腐尚未成型时,母亲总会先盛上一碗热气腾腾的豆腐脑,慰劳我们这些馋虫;再就是要做上一锅地瓜糖,那个年代,基本上家家户户都不缺地瓜,熬成糖稀后,加上芝麻,花生,凝固后,切成薄片,大年初一,孩子们前来拜年,这就是孩子们最好的美味了;鱼肉更是不可或缺的,毕竟是过年,有时,把家里的猪杀掉,卖掉一部分,其他的都留作过年,家里的大铁锅里面煮着香喷喷的肉,母亲把煮好的肉和骨头放在大铁盆里,年幼的我总是在享受着这难得的美味;然后就是炸丸子,包饺子,穿新衣,写春联,放鞭炮,守夜……,我陶醉在故乡浓浓的新年里。

大年初一的拜年,母亲更是早早地起床了,准备好孩子们喜欢吃的美食,早上的第一顿水饺,一定要是素馅的,母亲说这样才能“肃静”一年,中午才可以吃肉饺子。而过了初一,初二就要去接亲戚的,几个姐姐带着孩子都来了,这一大家人才有了一年来的第一次团聚;看着从远方归来的孩子们,此刻的母亲总是高兴的合不拢嘴,忙里忙外张罗,一刻也不愿意停下来,相聚的时光美好而短暂,但是,这样短暂的时光,成了母亲最大的期盼。

母亲是在我们的成长中,慢慢地弯起了腰,驼起了背,八十多岁的母亲已经自身都难照料了,但是,每回过年,母亲依然坐在沙发上指挥着我们,准备过年的东西,归来依然是我最轻松的旅程,回家过年,依然是我不变的主题,而母亲,期盼我们回家过年,仍旧是她最为开心的等待;一家人的欢声笑语,儿孙们的虔诚祝福和跪拜,外面响起的声声爆竹,还有村里飘起的袅袅炊烟,过年,成为母亲最为开心的岁月,每当新年的钟声即将敲响,我都满怀喜悦地背起行囊,我要回家过年,我知道,母亲在家等我。

记得有一年春节,我在城里有了自己的房子,恰巧春节前的几天,母亲因脑血管梗塞,突然生病,被姐姐送住进了台儿庄医院,考虑到医疗条件和我的方便照顾,就把母亲接到了市里条件更好的医院,随着母亲的身体逐渐康复,出院后,我决定让辛苦一辈子的父母亲在城里过一个春节,没想到母亲一点也不开心,有时还泪水涟涟,哭的我也是手足无措,心烦意乱,最后在大年三十,还是我开车,拉着妻儿父母一起赶回家过年,母亲才像一个孩子一样,露出了久违的笑容;至今想起母亲的泪水,心中还是颇有感触,那是一份乡情,一份对故乡的依恋,从那以后,无论工作生活多么忙碌,回家过年,我总是风雨无阻。

“思念故乡的山,故乡的山是那样的青;思念故乡的水,故乡的水是那样绿……”,当思乡的风卷起依恋的雪花,无拘无束地挥洒,车站,码头,还有哪行色匆匆的人群,都开始了自己的回归之旅,你看,无论是贫穷还是富有的人们,无论是伤心还是幸福与否,一年来经受的风霜雪雨,苦痛心酸,在回家的时刻,都变得那么无足轻重;曾经的背井离乡,曾经月光下的思乡梦,还有苦涩的乡愁,此刻都化作了开心的笑容,心中满满的是回家过年的喜悦。

有人说,乡愁是母亲渐渐老去的容颜,然而,天有不测风云,就在2012年全家团圆的新春,母亲在过年初八的晚上,离开了我们,而我,也似乎迷失了回家的方向;从此,每当新年的钟声再次敲响,我却不再充满期待和喜悦,村头没有老娘的身影,老屋也变得荒凉冷漠,萧条的院落,孤寂的身影,还有远处村庄外,娘亲孤寂的坟茔,都让我有种撕心裂肺的伤痛,没有了母亲,我也就没有了家,四十多岁的人,成了孤儿,不再有人直呼我的乳名,不再有人心里如此牵挂儿子,今生,我将与娘亲别离,这种心痛,只有没娘的孩子最知。

回家过年,虽然,没有了母亲的忙碌的身影,但是,娘亲的坟冢还在,娘亲的牵挂还在;静坐在母亲的坟前,回想着每一个回家过年的快乐时刻,那老屋,哪村头,仿佛母亲的身影依然蹒跚在故乡的田间巷陌,母亲的音容笑貌,还在老屋的院落里飘荡;虽然,新年的钟声,无法带给我往昔的欢声笑语,但是,那份深情还在,那份牵挂依旧,那声呼唤依然回荡在耳边……

雪花飘起,新年又至,我依然收拾好熟悉的行囊,回家过年,因为,母亲在家等我。

西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哪家好些呢癫痫的用药治疗癫痫病的最新治疗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