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生感悟 > 文章内容页

【流年】蓝色的海(散文)

来源:鹤岗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人生感悟

一、海港·大船

那次去北戴河,回来朋友问,咋样?我说蓝色的大海,他们大笑说,废话,谁都知道海是蓝色的。我说有红海。他们就追着打我。其实,我什么都不想说,说了他们也不懂,蓝色的海诠释我思维的全部。有深沉的诗意,有亘古的沧桑,更有无边的辽阔……

也许总是因为生意在身的缘故,不管走到哪里,心都是牵挂着店里,去北戴河恰逢阴雨连连的潮汛期,为了看海,我是冒着大雨之后涨潮的风险去的,妈妈和姐妹使劲劝着,让我多住几天,等天晴再去看海,我就是不点头,因为看海是我的最大心愿,更何况我的另一半,林在海上,我要站在海港,看他在大海深处,向我慢慢地奔来。于是,抵达北戴河的当天,没有去景区,而是直接去了码头小渔村,因为,林会在那里登陆,我想看到那只北方的旱鸭子,怎么在海上航行又是怎样回到岸上泊舟的。其实适应环境是人类与生俱来的天性,多半因后天优越地豢养而失去自己天性。林也一样,不知道买卖堆里走出的他是否能磨砺成一个像样的渔民。

雨后初晴的下午,潮湿的码头,空气中到处弥漫着刺鼻的腥味,一些渔网,有的挂在木杆支起的架子上晾晒着,有的则随便地堆在窝棚前散落着,散发出很浓烈的鱼腥气,我不由自主地用手捂住鼻子,问妹夫,你怎么没感觉呐,他说,习惯了。习惯渔村那种特殊的腥味,看来也需要一段时间。慢慢适应吧,我想,任何适应都要经历一次煎熬过程。

一排临时居住的渔窝棚,门窗有的敞开着,冒出点点炊烟,偶尔飘出炒菜炖鱼的香味,对于在平原生活的我来说,有着别样的诱惑,说实话,闻着那纯正渔村烧菜的香气,我还真是馋得很,以至于磨着姐夫学人家的样子,给我清炖那种叫楞巴的鱼,煮刚上岸的海蟹,用纯海水来做,那叫真正的原滋原味。其实真正原生态的日子,不是浪漫都市刻意追求的野原,而是最接近地气被汗水腌咸的地方。

也许是因为有一半的等待在归航渔船上的缘故吧,我还真在极短的时间里,适应了鱼腥味,看到海港停泊的大大小小的渔船,我就更忘记了刚来时的不适应,孩子一样地兴奋起来,爬上大船,奔腾雀跃的从这艘到那艘,跳来跳去,这儿摸摸,那儿看看,船身由于震动,轻轻摇摆……

可能因为大船的高度,我看得很远,大海的辽阔与苍远,在那时淋漓尽现,碧蓝的海水,一漾一漾地扑打岸边,远处的归帆就像一个黑点在移动,鸥鸟盘旋在大海上,高声地叫着,薄雾苍苍的云天与浩浩大海连在一起,我分不清,海天的界限。苍茫辽远之势,令心潮掀起跃马扬鞭的奔腾之势,想起曹操观沧海时的豪迈心情,不禁为一代枭雄的旷世豪情,旷世风骚喝彩。情不自禁高声喊出:“日月之行,若出其中;星汉灿烂,若出其里。幸甚至哉,歌以咏志。”

起风了,大海的声音开始变得动荡,突突的马达声,密集起来,归帆海燕一样,冲击着浪涛,箭一样地射过来,我兀自地看着,有点焦灼,听妹夫说,这是要涨潮的讯息,可是,我的等待还在海的深处。那时就突然感慨起来,大海太辽远,太苍茫了。辽远得轻易就拉长了等待的距离,苍茫得急速缩短了天与水的高度。

等待的时间,总是漫长的,一样的时间超过正常的两倍那么长。

海风开始呼啸,海浪开始奔腾,安静的码头开始沸腾。此时,我忘记了大海的壮美,只有焦灼的眼神,在苍茫的海面搜索着。个别满载而归的渔船,刚停下,就吆喝着守在港口的人过去帮忙,妹夫也帮着别人去扯网,偶尔传来他们抬重物时喊的号子声,嗨幺嗨——嗨!一二三——呦……嗨……

又一阵马达声和着哗哗的浪涛声由远及近,又一批渔船赶着趟追着浪屿归来。百舸千帆,我努力地寻找我熟悉的影子,终于,在一艘比较小的渔船上,桅杆下,我看到我的等待,他迎着海风站着,海风掀起他的衣服,呼啦啦地飘,姐夫在船头忙着掌舵,看样子,他们没看到我。我跑到大船的最前沿,向着渐行渐近的小船,挥动手臂,拉着长声喊,嗨——

小船终于安全靠岸,我长长的喘口气,跑下大船,向着那小船奔去——

说来奇怪,当渔船赶趟似地抛锚靠岸,海风渐渐平稳,潮水退离沙滩有五、六米远,阳光开始暖暖地射过来,林拉着我去离港口稍远,稍安静的地方去洗海水澡,这时儿子,两个小胖外甥,还有妹妹也坐着摩托车赶来了,码头开始安静,而我们的大家庭却开始热闹起来。这时突然觉得潮汛是一个发怒的美人,温柔下来时迷人至极。

二、海岸·沙滩

贝壳是大海遗落的星子,在海滩五彩斑斓的闪耀着。

林泡在海水里,阳光与海水轻柔地舔着他赤裸的臂膀,很温纯那种。我和儿子新奇地捡着贝壳,偶尔看到蜘蛛一般大小的小螃蟹,在沙子里钻出来,又钻进去,觉得就像和我们藏猫猫,儿子开心地捉住那只,又放了这只,我也兴致勃勃地看着这些横着走路的小家伙,通体透明,四处乱窜,在蚁穴一样的小洞里爬进又爬出,可爱至极。看着四窜的小精灵和静静躺在沙滩上的贝壳相应成趣,想起神话中的水晶宫,想起美丽的珊瑚树,还有各种各样的海底生物以及在海岛,海礁上生息繁殖的水鸟,由衷地感叹大海的神奇与博大。

是的,亘古以来无人能否认大海的世界是神奇而富有的,大海的心胸是博大而深沉的,渔民千百年地打捞,千百年的挥霍,收获依然丰盈。渔民的日子赶着大海,托着太阳,在响亮的号子中,船舱装满海底生灵,却无一人感觉到大海生死诀别的痛楚。近几年来,大海有点变穷,我想是跟渔民在休渔期,依然偷偷出港恶性捕捞有关,或者是环境污染造成海洋生物基因不稳,繁殖力越来越差等原因。亘古以来,任何生物都有着自己繁衍生息的规律,一如牛顿定律,运动无法脱离惯性,大海亦如此,在不停的运动中,它遵循着惯性繁殖与惯性生长的水族命运,如果在此期间,恣肆破坏,我想,不久的将来,胸怀再广阔的大海也会变得资源匮乏,生息疲惫,成为母海的阵痛。

踏着柔软的沙滩,我放下思索和儿子在海岸上乐此不疲地玩着、乐着,大捧的五彩石和贝壳已经没有地方装,小五妹取笑说把大海装回去,一切都解决了。我笑而不语,因为她笑话着我和儿子的同时,自己也划拉一堆五彩石饶有兴致地把玩着,并且用贝壳码成一个美丽的心形,在阳光下发放射异彩。

三、海上·日落·月升

意念中,海之梦是无比壮丽的,海之韵则有着绅士般的沉稳,当置身海之上抛开两者,又体味到一种感觉,酣畅至极。

姐夫在窝棚里,给我们做了丰富的海产品大餐,就地取材,纯海水清炖,海蟹煮了一盆,楞巴鱼炖了一铁锅,那味道,怎是一个香字了得。也许因近海而适应吧,竟然吃不出鱼腥味。

吃过饭,已近黄昏,海浪渐已平息,在我和五妹强烈地攒对下,姐夫发动小船,我生平第一次以渔者的身份颠簸在海浪之上。那种感觉,有着与景区快艇截然不同的酣畅感。没有区域,没有规定的航线,随意狂奔,恣肆颠簸,一种回归原始的放纵与野性在心底蔓延。岸上的风是平息的,而海上依然风浪很大,第一次切身体验,无风三尺浪的境界,渔船在海浪上颠簸,节奏性的忽上忽下,我站在船头,随颠簸而摇摆着,海风带着迷人的气息,撩拨着我的兴致,那时唯一的渴望就是海风再猛点,海浪再大点,让我的脉搏与海同步,心与海一起酣畅地奔腾一次。海风掀起我的裙袂,飘成蝴蝶,长发千丝万缕地纷扬,鞭子一样抽打我的脸,但我依然不尽兴,真想扯住浪花,追着风一路狂奔,体味滚滚长江东逝水的浩荡之势。

在踏海凌波的恣肆与惬意中,突然想起八仙过海的传说,我不见蓬莱阁与蓬莱仙岛,却的确站在莽莽东海之上,与八仙相比,我似乎比他们更酣畅,我赶海追浪全凭一个兴字,海上万千我评一个悟字,而他们确是醉渡东海,凭一个斗字,两者相比,我纵声一笑,洒脱自在。

由于天色将晚,暮色染红半边海,一波一波地滚动锦鳞,一浪一浪地涌起血色,将残阳按入海底,半边红色半边蓝的壮观与海一起,慢慢睡去,我们也只能意犹未尽地返航,在安静下来的海港抛锚。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当一轮明月从海上冉冉升起时,我看到一幕深沉壮丽的美,幽蓝色的大海带着一抹神圣,涛声起落,夜曲一样的旋律,这让我想起恩雅美丽祥和的声音,仿若从美丽的爱尔兰王国悠悠地飘来,沉静又迷人,与大海共唱永远的天籁之音。

大连专业癫痫医院在哪得了癫痫病该怎么治哈尔滨什么医院治癫痫病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