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随笔散文 > 文章内容页

【晓荷】抵达思想的疆域_1

来源:鹤岗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随笔散文
无破坏:无 阅读:1641发表时间:2019-02-27 06:33:14 摘要:我的活着就是一种思想的存在。过滤掉许多苍白的理论,手握重器的心灵,让人成为自然界里,唯一不用绳子牵着和食物引着走的动物。动物进化和活着的目标是需要食物的诱惑,这在自然界里,是一件非常异样却又普遍的理所当然。当整个动物或植物的世界,借助目光的注视,它们看到人吃着已经被物质收获的自己时,不知是否流出悲切和疼楚的泪水。    如果把人类的文化当成一个人来比喻,人的感官是情感,人的眼界是经验,那么,人的思想就是一种疆域。   思想,是人类文化生命里看不见却实实存在的骨骼,是食物里顿生万般滋味充满生活情趣的盐,是你脚下能让你看得远近与否的高地,也是你承担做人所具备的灵魂资格。这个世界缺少的不是知识和经验,知识是教育的最大成果,也是教育的结局和目的,经验是人类对世界的最早体格接触和温度的感受。而思想,却构成人类得以成为人类,与动物界有截然区别的标志。      状态一:活着的感觉   在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活的极不容易,当一具具完整的生命个休,走近或站在某种隐形的边界线上最外的一点时,才能在空阔与虚无的强烈感觉里,体味出思想的磁性,令人在宗教某种神秘的力量里无所适从,从而令生命自身焕发出最强大的力量。人与人的最根本区别,不仅仅是一种活着的感觉,这是最低层次的需要,而是活着的力量中所承载的某种思想,这不是知识和经难所能左右和支撑的重量,也许,它就是你力量的源泉。   犹如远行,每个人的远近各不相同。思想有多远,你就能够走多远,走进你眼界所能看到的地方。思想便从无形的推动里,成为生命或人生的第一个坐标方向,在有风的日子里,呼拉拉地飘动着。很多时候,我们只看到飘动的物件,而没有想过风的力量和方向,更无从想过,风来了!   人生是一个被人说烂的话题,从局部来看,文字、哲学、宗教、绘画、音乐、舞台,巫术、法师各自道破它们看到的一角;从时光的维度而方,它被古老的人说过,也被今天的人说过,被年青的人说过,也被一天天已经活出老态的年轻人说起。其实,人生就是一个过程,就像一段日子一样,被谁说都是说,被谁说了也就说了。   尽管命运之题被人人说的千疮百孔,说得苍白烂熟。但我还是想说说它,在它破破烂烂的旗帜下,我还是需要仰起头颅来,挺着细羸的脖颈,用一种极费力的姿态看它。在这个时刻间,我必须把自己的一切,包括快乐与痛苦的奶酪,放在一个叫思想的摇篮里,把身体与感情成为一个襁褓里的婴儿,嘤嘤啜泣、感触世界,接着寻找庇护。我想,经历这一切的我。从此具备了用真心说话的能力。在一个思想贫困、语言苍白的时代,在一种物质丰富、精神贫困、灵魂消逝的环境里,我就必须大声地毫无廉耻地喊叫。   因为我还活着。   我的活着就是一种思想的存在,过滤掉许多苍白的理论,手握重器的心灵,让人成为自然界里,唯一不用绳子牵着和食物引着走的动物。动物进化和活着的目标是需要食物的诱惑,这在自然界里,是一件非常异样却又普遍的理所当然。当整个动物或植物的世界,借助目光的注视,它们看到人吃着已经被物质收获的自己时,不知是否流出悲切和疼楚的泪水。   思想是那一道看不见的绳子,它借无形的力量,以电流般暗自的流淌,牵引着大批的睁着眼睛的盲人,踽踽行进在路上,让它们知道痛、伤和懂得死、惧怕黑暗。   活着,是需要有动力的一种运动;活着,是需要有思想的营养;活着,是需要有一只手的推动;活着,有时就是一种简单的活,像折断的草木、被宰杀的动物、被射杀的飞鸟,本能而意识地活着。      状态二:寻觅的过程   也许,现代科技的进步和人类创新,在一定程度上满足人的快捷需要,消除了距离的遥远,同时,也从灵智的根须里,彻底地消灭或遮蔽了人的自身。   从蒙昧的洪荒时代,人与动物区分开来,思想就开始闪烁出奇异的光芒,它照亮着道路、照亮着方向、照亮着生命,同时,也馈赠给人类无穷的敬畏。回过头来看,人类的思想的每一天,就是不断穿越时光隧道的一个个过程,不论是中国的孔子、老子、庄子、释圣还是源自于西方土壤上的各种宗教,即使数百年前诞生于苦难之中的穆斯林文化,无不闪耀着思想的光芒和人性的伟大。中国文化的源缘,最令人感受着清新、茁然的源泉,从无它处,只有先秦时代的思想。这是充满着进步与保守、羁绊与放纵,干涸与汪洋的象征,悠然时光虽已千年,仍然是当前所有文化的最始源头,至今仍汨汨地流淌着清澈的细流,湿润和浸透着中国大地上生命的泥息土壤。当西方社会仍处于蒙昧黑暗的时代,我们的先人却自由地操纵着智慧的剑戟,穿过荆棘丛生的蛮荒之野,游向自由思想的汪洋大海了。那是一种仪态大方、上达下抵、纵横恣肆的时代。   彼时,世界四方神灵的拜物已显颓势;此时,华夏之地的儒学道家,罗马帝国的神喻、普提树下的释佛,痛苦里的基督教和低下头下静心向往的穆斯林大众,皆以太阳初升的明亮,大气磅礴地从战乱、压迫和贫民的世界里冉冉升起。思想的绽放,思想的清香,甚至哲学的苦涩,同时带来了融化的清新、温情的人性、来世的态度和心灵的皈依。   生命遍地林立,成为一片亟待思想用清水加以拯救的甘霖。   短暂的生命里,夭折的绝望中,盼望有一种天然的柔软加于身肢,如潮湿的藤条与长在高处的成片花朵,期盼着阳光的降临。这是一种满腔缠绵的依赖,果断地决定着思想的坚硬。于是,思想的阳光、思想的流水、思想的倾泻,就在人类不断加温的沸腾之中,温暖如春,四溢而生,熠熠成辉。   人类缺少的不是知识,而是克服病、老、痛、死的恐惧,寻找到抵达生命彼岸的智慧和安抚,它就是思想。寻觅的过程,其实就是找回自我的过程,找回人类意义的过程,尚不知生,又何知死?置身于时光之外,怎能不被一份真情的愿望所打动?   世界的希望,不外乎对思想的运用。当一个民族被共同的思想吸引着,义无反顾地冲哈尔滨看癫痫专业医院是哪家向未来时,你会看到,一蓬蜂涌向火焰、一片蛾扑向灯光、一群动物奔向草原,那里,人类用自己的勇气,筑屋河岸、辟园纳生。   总是有一些生命,甘于倒毙在苦苦追寻的路上。这就是哀求和寻找上苍公义的结局,以生命为血肉、为木薪、为路基,路才能一点点地延伸着,从而展现着思想者以思想为风向的引导。      状态三:沸腾的夏天   那是拥有流水才能生长的植物。从根本上讲,思想就是一种独特的植物,它总是在不引人注目的角落成长起来,然后以稀少的数量,以珍贵的品格和治疗的奇异功效,茁壮地扎根在一份气慨亢奋的悲悯里。思想以从不示人的触角,侵占在愤怒和无声的节奏里,流向贫瘠荒漠和悲伤的原野。给人明示出风的位置,风又去向何处,以无畏的勇气和普渡众人的姿态,藐视着冰冷残暴的大河。   借助快感的降临,你无从去发现思想的暴力和放纵,无从鄙弃它对人类的毒害和引诱,从而跟着它走向更远的地方,以为会走向你来的地方。在那儿,它们闪亮地连接着天地与世间、人类与神灵、自然与生命。它成为一道无形的地平线。   那是人类和思想共同迎来的夏天,是沸腾的气息里扭曲着日渐成长的枝条,是人类与自然期盼和谐共享的美好时代,也是人类摆脱黑暗找到光明的初次欢愉。思想是一份寄情的药物,也是一种如何治癫痫病最好致命的灾难,这不是耸人听闻。许多伟大持久的思想和思想发见者的命运似乎都一样,苦苦挣扎、一身疮痍、满目烟尘、十指泥沙地生于民间的困苦中,从而在苦难之中找到了自已的根须所在。我尝臆想,即使再伟大的思想发现,最初的目标无非是寻求自我的安慰,在麻木炽热的情感里寄托于一个尚不确切的来世郑州癫痫病儿能治好吗。   天空与苍穹,村庄的炊烟,一点点暗淡下来之际;一片蝉鸣,半声鸡啼,从广阔的大地上响起时;疲惫的耕牛,咀嚼着稻草,偕挽具卧伏于木栏之旁,听着鸡的双翅和雨滴的诗意,写出中国北方大地上的诗经时,同时,听到了西方世界,越过沙漠和海洋的辽阔,传来一丝神曲的歌咏。整个世界,在思想共有的彼此间,在对待生命的觉察里,中西文化居然巧妙地相逢了。   那是河水与江水、是山峰与山脉、是灯光与灯火之间的交流,那是神与神的相爱、是灵魂与肉体之间的对语。骑牛西行的老人,独坐于树下参悟的王子,他们神秘地生而来之,死而去之,不声不语。汪汪犬吠,拱开了村庄的木门;呦呦鹿鸣,点化着爱情的守候。于是,借助着爱情和感知的曲径小路,思想就与思想,雷电般相逢于天空之下,万道闪光,半天霞霭,尘土飞扬地激荡着一份性情的冲撞。   思想任性地超越着人间、地域和国土的局限,令惶如虫蚜的君王不安。思想者像普天无边的君王,又如万物依赖的共主,巡视整个的世界自由来往。   广阔的草原,温暖的海岸,大堆大堆的火架了起来,这是祭祀的开始。蒙面的身躯、仆伏的腰肢、颤动的肉体、流血的双眼,在火光与汗流里,在手与手之间,用握紧的利刀,拥抱着彼此的兄弟。随着光明而不断逃离的愚昧和欺凌,蹲武汉检查癫痫病的费用要多少在远处目光炯炯,伺机而动等待着黑暗的再次到来。   世界,就是思想之间的征战和对峙。神秘与透明,繁琐与简单,总是用细薄的纱线、乳汁的饱满、血液的飞溅、交媾的激情,把舞台张扬的拥挤而饱满。借助着舞蹈的飞扬,那些反攻者,成功地完成着热情满怀的不眠季节,用欺骗与谎言杀死异端,让思想的战阵重归平静。   那些蓝色的夜空,模仿着成熟与苍白的样子,隔开了一个短暂的夏天。   思想者的浓度,用冷血与杀戮,在酒与醉迷之间,暂时地达成一种水与火的溶解。然而。疆域仍在,思想者以婴儿的姿态,蜷曲地蛰伏在母亲的子宫里,目光悠悠,吐着泡沫。         共 3526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6)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