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随笔散文 > 文章内容页

【檀香】别怕我来了(外一则)

来源:鹤岗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随笔散文
无破坏:无 阅读:714发表时间:2017-08-16 12:55:49 摘要:散文两则:1:《别怕我来了》2:《致敬!青禾老师》描写我与青禾老师师生情深和我童年在大山里打猎和围猎的故事。    (一)   那还是我三、五岁的时候,因为我的故乡是地处高山的崇山峻岭的一个小村落,因为原始森林保护得好,所以经常有毒蛇猛兽出没,或来咬家养的小猪崽,或来侵食农作物,所以夜深人静的时候,一听到虎啸猿啼,山谷和树林都会为之抖动颤动的,由于当时我还太小,胆子发育也还不是很成熟,所以一听到这些声音,真的会毛骨悚然,鸡皮疙瘩满身发的!这时候总会束成一团,往大人身边靠一靠的!往往这个时候,大人都会说出这样一句话:“别怕!我来了!有我在!”这轻轻的一句话,无疑就是一颗定心丸,给我增添了无穷的胆量和力量!……   稍大了的时候,如果要去打猎或围猎的话,大人就会带上我说:“山子,我们出发吧!”这时候,我真的是喜出望外,神飞色舞的,又有一场人与野兽的大战要打了!   于是,海螺号就会吹响,家家户户的壮丁,都会带上猎狗,鸟統(鸟枪),一起去围猎或者打猎!那时候,老虎、野猪、山獐还不少,反正此去一战,多多少少总会有所收获的!记住有一次呀!大人是不肯带我去的,我就悄悄地先跑到山神庙那个地方,蹲守等候着,我们每次打猎队伍要出击,总是要去跟山神祷告祷告,就是祈求今天一去,人顺顺,枪准准,猎狗精精,合力合围成功!收拾金鸥一片!呵呵!……   我已经早早就独自跑到山神庙旁了,大人不得不就只能带着我去了!那时候个子还长得特别小,胆子还不是足够的大,就只能尾随在猎狗和大人身后、狐假虎威地跟着、走着。此时大人还是那句话:“别怕,有我在,勇敢一点”,就是这雄纠纠,气昂昂的鼓励,胆小也慢慢变得胆大了!其实出猎这真的也是去锻练胆量的!   平常呀!我们已经探明野兽的规律,又加上猎狗的嗅觉特别的灵,所以有时很快就跟踪到野猪或者老虎,山獐野兔什么运动的轨迹。此时呀!猎狗惊天动地的吼,整个山谷都回映着“汪汪汪”的狗吠声,形成狗的大合唱,别看平时这些野兽挺凶挺狂挺恶的,此时在“猎狗的阵喊中”脚却象被钉上钉子一样,腿抖抖擞擞的,任跑也跑不动,我们就迅速凝成合围之势,举鸟統一齐瞄准射击,此时再大的老虎,野猪,山獐,野兔也会被打得趴下的,烂成一堆泥!……   一天的战果,往往就这样锁定了!所以我们就抬着围猎所得的猎物,首先要抬到山神庙旁,祭祀山神,答谢山神的慷慨赐予,然后就抬回家里的大院,开始了“卸解”杀解工程,剥皮的剥皮,卸肉的卸肉,剔骨的剔骨,熬汤的熬汤,好一片丰收喜悦的景象呦!皮剥了可卖,肉大家就分着拿回家吃,骨头还可熬制成“山猪骨胶”“虎骨胶”之类的,好不过瘾!   时间易逝,如今这些事已经过去将近五十年了!但老山大山高山上这些围猎、打猎的情景却还弥留在我的脑海里,始终不能忘怀,至于征服那些小鸟小兽,毒蛇之类的事,就更是小菜一碟,毋须挂齿了!   所以在大山里长大的人,不仅看惯了春花秋月,更沐惯了寒霜雾雪,至于松嚎竹啸,杉鸣洪响,那更是司空见惯、习以为常的事了!因此,我曾写出了《山鹰》《小鸟》《阳光山泉》《牧歌》《晨曲》《声音的梦》等等等等的散文诗或散文的文学作品,发表在《闽南日报》《九龙江》文学副刊上,以飨后人,也是对大山的生活一种深深的热爱、铭记和怀念!   绵绵的青山,有泪不轻弹,茫茫的大山,永远都记载我们围猎的故事,更还记住那句话:“不要怕!我就在你身边!”这些大人的话,为我以后接受教育,铺平了人生战恶浪,谱凯歌是起到很好的作用的!同时我们也深深地为这种团结合作,齐心协力的团队作战精神而倍感欣慰,充满赞叹!   往事悠悠记在心,诗歌阵阵却常吟。豪杰壮志驱虎豹,岂怕风狂雨骤临!      (二)致敬!青禾老师   昨夜,朋友、文友吴常青君约我出去侨村泡茶,恰巧遇上青禾老师,当吴常青介绍青禾老师与我认识时,我确实有点诧异啦!这就是青禾老师,着装朴素得再也不能再朴素了,一脸和善的面孔,两眼熠熠生辉,非常有神,而且谈笑风生,极其平易近人。我真的想不到这就是大名顶顶的青禾老师呀!青禾老师的大名早在我的耳目中如雷灌耳,耳熟能详了!闽南三大作家之一,以写小说(长、中、短篇皆有)、散文为主,还有兼诗歌、随笔、文学评论等,是个很多产、很有影响力的大作家。我们一起缓缓聊天,侃侃而谈,谈了很多关于文学创作上的事。他和我们谈了他已经发表、出版了各类文学体裁的文学作品430多万字了。这个数量确实是很惊武汉专治癫痫病的医院在哪里人的!   其实很早就知道青禾老师的名字啦!也知道他在漳州师院中文系(后改称为闽南师范大学)教授写作课,而且著作论述颇丰,是个很多产、很高产而且又兼很优质的大作家。如今他告诉我他已经退休了,杨少衡(现任的福建省作家协会主席、福建省文联副主席、著名作家,我的故友)也退休了,但两个人都还是老马伏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宝刀不老,笔耕不辍。海迪(闽南三大作家之一)(杨少衡、海迪、青禾并称早期的闽南三大作家)也常在写网络小说。这个时代的闽南三大作家,我唯一就是没见过青禾老师。但今天一见总觉得很面善,辽宁有治疗癫痫的吗很亲切,一见如故,我们侃侃而谈,而且滔滔不绝。我真的想不到一个大作家,竟然这么一点架子也没有,这么好相处。时间过的很快,一个多钟头过去了,老师告诉我他以前在长运公司上班,他原来的学历也只是初中文化,而且还是在长运公司当木工,后来由于工作出色,也入了党,而且还被提拔为长运公司的党委副书记,是后来才调到漳州师院教书(中文系教授,教《写作》这门必修课)的!当天晚上,我当即和我的好同学陈聪(现还在长运公司上班,以前曾经担任过长运公司大修厂厂长)互致微信,询明了青禾老师和在漳州沙风韵乐团与我共事的鲍俊杰的情况,他们以前都是长运公司的同事,(陈聪夫妇刚好去美国看望儿子,但陈聪同学还是及时给我回了微信)看来一脸和善的青禾老师是很非常人和的,谈吐间气氛也非常融洽,非常随和。   其实在我心中,我是非常崇拜这些有才能搞写作的人的,这些大作家,有很多都来自于工人、基层。通过几十年的辛勤写作而最后改变了自己的命运!象我的好友、文友东山的刘小龙也是这样,从一个捕鱼的渔童,认真写诗、写作、投稿、发表,最后成为有特殊才能,特殊贡献的优秀特殊人才被破格录用为干部,最后还当上东山县政协副主席,文联常务副主席。其实命运并不是一把长锁,当勤学苦练这把金钥匙掌握在自己的手里的时候,命运也就会随着某种机遇而悄悄改变!一个人呀!丰富的人生阅历是生活的积累,外加有写作的天赋,勤读书,勤积累,勤动笔,最后就能把自己光辉的路走出来!文学创作的路、音乐创作的路,更是如此!贵在坚持!   鲁迅先生曾说过:“世间本并无所谓之路,走的人多了就踩出来了”,其实,文学创作与音乐创作之路,一路也是充满寂寞、充满艰辛的!马克思曾经说过:“科学的道路是崎岖不平的,只有不畏艰辛、努力攀登的人,最后才能达到光辉的顶峰”,文学创作与音乐创作的路,更是如此,只有努力求知,契而不舍,坚持不懈,迎难而上之人,最后才会登上光辉顶峰的!   由此想来,人生的每一个遭遇,每一个际遇,都是文学和音乐创作的素材,因此,我默默祝愿这些有才、高才之人,能写出更多更好的作品,以飨后人!也祝愿六十八岁的青禾宁夏治疗小儿癫痫医院老师,文思泉涌,佳作叠出,使漳州文园,更加锦上添花,繁花似锦,灿烂辉煌!更祝愿青禾老师,健康快乐,晚年多耕,写出更多更好的文学作品来!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这是曹操在《虽龟寿》里面吟就的诗,今天就借来对青禾老师表示默默祝福!祝福亲爱的青禾老师您、健康长寿!祝福亲爱的青禾老师您、岁岁平安!青春永驻!寿比南山!福如东海!   (注:青禾老师,原名黄清河,青禾系他的笔名)      2017.8.16.      写于漳州。   共 3027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4)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