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随笔散文 > 文章内容页

【春秋】赣江的变迁(散文)

来源:鹤岗文学网 日期:2019-12-9 分类:随笔散文

据说长江发源于西藏康区格拉丹东雪峰西南侧的冰川,长江流经湖南叫湘江,流经江西就叫赣江,赣江和湘江一样,也是长江的支流。我到过湖南的省会长沙,看到过湘江,比赣江宽阔一倍。赣江的江面比较狭窄,但也有将近1000米。峡江,别称玉峡。以峡江处于赣江要冲,地势险要,江面狭窄,流水急湍,故名峡江。我家住在峡江县城,门前就是赣江。几十年来,我亲眼目睹了赣江的变迁。

我来到峡江的时候,只有15岁。那时候我住在出生地乌溪。每逢到春天的雨季,赣江就常涨大水,在涨大水的时候,村子周围一片汪洋,村子成了孤岛,如果要出去,必须得坐船。大水把农民辛辛苦苦种的早稻淹没,颗粒无收。直到二十多年后,政府才在村子周围修筑了防洪大堤,农民的生活才慢慢好起来。记得那时候赣江里的水总是满满的,江面上经常有各种货轮来往穿梭。赣江上通吉安赣州,下通樟树和江西的省会南昌市,最后流入鄱阳湖。每天都有一艘从樟树开来的客轮从村前的赣江经过,同时也有从赣州返回的客轮经过。我在考上师范学校那年,就是从县城的码头乘坐客轮去学校报到的。客轮分上下两层,坐在客轮里,感到就像坐在屋子里,不像坐在汽车上颠簸得厉害,只是听到客轮发动机的声音,以前我从学校回来都是坐客轮。现在客轮绝迹了,码头也就没有什么作用,到了夏天的夜晚,就成了人们歇凉的地方。人们坐在码头的石阶上,谈笑风生,山南海北地侃大山,追忆着逝去的美好往事。小孩子们则在码头下的浅水里玩水嬉戏。

自从改革开放以后,公路交通发达起来。人们出门办事都改乘汽车,赣江里再没有客轮通过了。而且各种运货物的船只也渐渐少起来,原因是货船速度太慢,而用汽车运输要快当多了。

后来我调到县城学校工作,住在县城,也曾多次经历赣江涨大水的事情。在涨大水的时候,整个县城成了一个水城。令人想起意大利的威尼斯。人们都被大水困在家里,出不得门。那时候赣江上没有桥,来往的车辆必须要用趸船过渡。赣江边有两个渡口,一个是车渡,专门过渡各种车辆的。一个是人渡,专门过渡行人的。我家就住在人渡口。每逢早晨大雾的天气,车辆就不能按时过渡,一定要等到太阳升起来,大雾散去后。这时候等待过渡的车辆就排成了一条长龙。

因为交通不便,许多商家都不愿到这里投资办厂,县委领导决定搬迁县城。经过几年的努力,在赣江以东四十里处建了新县城。我居住的地方成了老县城。后来,县委又决策建了一座赣江大桥。这样来往车辆用趸船过渡成为历史。但是人渡还是照样。因为赣江大桥建在城外五华里,对岸的人来老县城办事坐渡船要方便些。现在我家就住在人渡口,每天清晨,我都会被渡船的鸣笛声叫醒,它成了我小闹钟。

峡江是江南的鱼米之乡,住在江边的人经常有鱼吃。县城菜市场有专门的鱼市。江里有鲫鱼、鲤鱼、大头鱼、金枪鱼,还有被称为古化石的鲥鱼。鲥鱼为溯河产卵的洄游性鱼类,因每年定时初夏时候入江,其他时间不出现,因此得名。鲥鱼味道最佳,素誉为江南水中珍品,古为纳贡之物,为中国珍稀名贵经济鱼类,鲥鱼与河豚、刀鱼齐名,素称"长江三鲜"。但是,现在鲥鱼却很难见到了。原因是赣江水位不断下降,到秋冬两季,赣江里的许多沙洲就裸露出来,因为一些工厂的废水使得江水受到不同程度的污染,水质不如以前,即使春夏两季,也很难看到鲥鱼的回归。这不能不说是一件遗憾的事。

近几年赣江的最大变化,是国家投资174亿元在赣江上建了一座水电站。建这个水电站用了5年时间,电站大坝位于赣江中游峡江老县城巴邱镇上游4公里处,是赣江上的一座大型控制性水利枢纽工程,为中国规模最大的水电站之一。峡江水利枢纽工程将全力保障鄱阳湖生态经济区以及省会中心城市南昌的电力供应。现在已经竣工投入使用。

处在赣江岸边的峡江县,在改革开放后起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马路拓宽了,高楼大厦多了,还建了“渝江商城”、“玉峡商贸城”等商业区,大型超市可以和北京上海的大都市的超市媲美。

去年,赣江边上的造纸厂因为污染环境停办了,赣江的水变得清澈了。如今公路交通四通八达,除了过渡的船只,赣江里很少再有货船行驶,偶尔可以看到打鱼的小船在江上撒网。赣江显得很恬静,赣江上的日出和夕阳下的赣江景色都很美丽。这种美丽恐怕连画家也画不出来呢!

癫痫病怎么治效果最好合肥能看癫痫病的医院是哪家?重庆正规癫痫病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