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随笔散文 > 文章内容页

【荷塘】爸爸,我该靠近你了(散文)

来源:鹤岗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随笔散文

前天,正当我在学校为孩子们操心的时候,突然我获得消息说爸爸住院了,就住在县医院的十二层。我开始纳闷儿了,一向很是硬朗的爸爸怎么突然间就住院了呢?我就拨通了小弟的电话,他证实了爸爸住院的事实,原因是摔了一跤,大脑轻微震荡,于是做了个CT,大夫说大脑有点萎缩,幸亏发现及时,乘早发现乘早治疗,情况会好得多,所以大夫建议住院治疗。

于是我紧急拨通了爸爸的电话,好不容易那边才传出话来,爸爸说他不打紧,让我安心上班,不要管他,他有小弟照顾,问题不大,本来不需要住院的,是为了迎合大夫的坚持才勉强住的。我知道爸爸向来的脾气,从来都怕麻烦我们孩子,所以病情十分,他只说一分。想到此处,我便不敢拖延,一面交代好学校的事儿以后,一面在银行取了几千块钱,立马往医院赶。

爸爸就住在医院十二楼的23床,我去的时候,他正躺着,瓶子已经掉了四个,还有两个。同室的其他病人已经输完休息,而他还在输液进行中。我问他上厕所吗,好半天他才说还能坚持会儿,我问他吃橘子吗,好半天他才说他吃,他的反应已经很是迟钝,不仅耳朵聋,眼睛也不咋地,尤其是大脑的反应慢了。我边给他剥橘子边扶他起来,他说他晕,我就知道情况远比我想象的要糟糕的多,再看爸爸的脸色是又黑又黄又瘦,脸上刀刮似的难看,苍老的连我都有点认不出他来。突然我觉得爸爸老了,爸爸照顾我扶我走路的历史已经结束,该我扶着他了。

在遥远的过去,爸爸是干活的一把手,使得样样活计,会耕地,会碾场,会编背篓,会砍柴,会修房造屋,会做生意,还会编剧本,曾亲自执导亲自表演。那些年他的身体硬朗的很,由于人很灵巧,所以干活期间从未出现过安全事故,就是不小心划伤手指的机会都没有,更不用说是摔伤这样的大事故了。听说这次摔伤是由于天降小雪,他在冰雪路面上行走,不小心脚底一滑,仰面摔倒,便成这样了。一向谨小慎微的爸爸终于抵不过岁月的苍老,他的骨骼肌肉细胞已经严重老化,所以他的小心已经不能保证他的安全了,而此时我正有靠近他扶他走路的必要了。

然而我一直没有靠近过爸爸。自从我明白事理那天开始,我就知道爸爸一直主外,所以没有靠近的机会。后来也就养成了一种习惯,我从来不靠近爸爸,哪怕是一起走路,都是他前面我后面,并排走路的机会很少。就是在同一张桌子上吃饭,我也是离爸爸远远的,仿佛有一种无法接近的威严。在那些岁月里,我从未考虑过爸爸的安全,而更多的都是他关心我。我上树摘果他会严厉批评,我走路走边他会毫不留情面地训斥。他几乎没有把我揣在怀里、含在嘴里、捧在手心里。小的时候恨我不尽快长大,可长大以后的我更是不争气,从二十岁到四十岁患了近二十年的病,爸爸几乎是每天都把我挂在嘴上,总是唉声叹气的。

好在四十刚过的我,病情却突然好转,我终于迎来了人生历史上的第二次青春。可就在我不需要爸爸担忧和照顾的时候,爸爸却老了,并且经常头晕头昏,再加这次的摔跤,他终于躺倒了,不能动了,行动不但不方便,安全更是没了保障。“养儿防老”,看来古人不余欺也,我要做床头的孝子,做爸爸的护卫使者。而要实现这些这个目标,就是我必须先主动靠近爸爸,跟爸爸“零距离”,并且主动伸出自己的手和胳膊,搀着他,扶着他。

好不容易瓶子掉结束了,我扶爸爸起床。开始的矜持和不好意思,让我并没有怎么用力,可是爸爸显然已经体力不支,差点跌倒,我这才将心一横,用力将爸爸整个抱住了。爸爸显然也感觉到了一种少有的不好意思,多少年跟儿子没这样亲近过了,而今却靠得这么近,彼此好像都有点不适应。爸爸根本没有料到他会无用的这样快,我也一直以为爸爸是钢铁不坏的身子,而这一切都被岁月洗涮得苍白无力,谁也无法阻挡生命的新陈代谢。我也没有料到我这么快就和爸爸的身子彻底融为了一起,我尽量将自己的身子贴爸爸很近,挨爸爸很紧……

爸爸还能勉强走路,我陪他下楼,陪他上楼,陪他到床上睡下。爸爸说他想看药品的说明书,我把说明书递了过去,可他死活看不见,先是拉近了看不见,又拉远了也看不见,老人眼睛里便是从未有过的泪花。我便替他读,什么药物用量、功能主治、注意事项,爸爸满意地点头,因为样样都和他的病情相投。

爸爸今年65了,按照活八十岁算,还有不足15个年头的岁月,15年的岁月转瞬即逝,在这十五年里我发誓要跟爸爸保持“零距离”,近到能听见他的呼吸,感觉到他的心跳,触摸到他的孤寂的灵魂,并且一路将他搀扶下去,度过他人生最后的日子。

爸爸,我该靠近你了……

小儿癫痫病到什么医院治疗口吐白沫是不是癫痫的症状贵州癫痫病专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