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资讯 > 文章内容页

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

来源:鹤岗文学网 日期:2019-8-7 分类:文化资讯

经年已逝,一些旧念被刻意得隐藏,秘不示人。你看得见我的笑靥如花,你看得见我的明媚飞扬,你是否也可以看得见我的心底,因了一个名,暗殇错节。如果爱,真的可以在聚散离合之后,依旧不忘相遇的初心;如果爱,真的可以在沧海桑田之后,仍旧苦等于初逢的阡陌,我便相信,关于你我的一切,尚没有完结。

你,曾切切的许我三生,而我们,只是恰恰的错过今朝。今生今世之后,还有来生来世。怀着这样一个虔诚的念想,我的心,没有理由不渐渐明亮如水,云淡风清。我知道,那渐淡的,不是忘却,而是为了,在我漫漫余生里,让所有镂刻着有关于你的记忆,如一窖千年陈香,味道芬芳,细水长流。

而来世,我必是那一棵开尽妖娆的树,在佛前求了又求,只为了,在那花满枝桠的清晨,与自己的爱情,相遇!“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谁没有自己相思又相思的春闺梦里人?人,可能一生不能遭遇生生死死的爱情,可是,不会有人不向往爱情,而那让人心碎的境界便是这两句诗了。

冷涔涔,魂断我还知。我知,前世来世,一定有那么个人在等待你,或早或晚,遇到了,相爱了,欢喜了,忧伤了,纠缠了……有过的爱情,他给的最美。直到最后才知道,恨或者怨,也是爱情。浮世尘嚣,白云苍狗。人,总是会为一时心境,一时情怀,喜欢一些人,瞩目一些事。有时,并不为拥有,只是远远地看着,也好。因为无力给予承诺,只愿一些心动,可以如水淡逝无痕,只把一些偶尔泛起的涟漪,小心的封缄,加上岁月的印鉴,留作不再念及的记忆。

可是,在我们的私心里,那些不愿据为己有的美好,宁愿让它空负年华,却也是不希望别人染指的。在爱情面前,我们,都不够诚实。我们或许只是成全了自己。若注定要失去,或错过一些什么,那么,这将是对我们最好的惩罚。生命里,总有些人,未曾预约,却翩然而至;也有些人,不曾告别,却悄然离去。这来去之间,只需凭着自己心底一份淡淡的欣喜,就好。无需为了取悦谁,而刻意留恋;也不需为了疏离谁,而故意逃遁。

其实,我和你,你和他之间,终究不过是相逢一笑的路人。只是因了一种同时同地的机缘,错肩而过,亦或比肩同行了一程。那段缘深缘浅的念想,不论你在意与否,都会循着光阴渐老的脉络,瘦成流年里的一抹悲情的苍凉,记得,或者放下,又有什么区别?而那个曾经念念不忘的,灵魂相似的路人,业已,无关,悲喜!是谁说,再见,再也不见;又是谁轻轻许诺,下一个路口见?见或不见,又有谁可以轻易预料。

假如,某年,某月的某一天,于时光的某一个转角,夕阳的余晖落满你寂寞的双肩,而我清丽的身影再次撞碎你眸底如水的宁静。屏息之间,是一种机缘,若晚风轻拂过的旧经卷,簌簌而响。我又怎能不去相信,那万千人里,转山转水的重逢,本就是一种宿命的等待。而此时,我不再是你的过客,我是你的,归人!万丈红尘,没有如果,只有可是。有一个词叫沧海桑田,经历之后,再来说喜欢或者不喜欢,都已经毫无意义,惟有将这份喜欢,这份爱,深埋心底……

哈尔滨市哪里看羊癫疯专业安阳市那家医院能治癫痫病固原隆德县专治癫痫公立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