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资讯 > 文章内容页

【荷塘“pk大奖赛”】铁军汪胜虎的越战回忆录(散文)

来源:鹤岗文学网 日期:2019-12-9 分类:文化资讯

一、开赴前线

1978年,国际风云变幻,中、苏、越关系局势紧张,越南在我边界不断的制造事端伺机武装挑衅,中央军委下令奋起还击,铁军127师受命奔赴中越边界。

1978年12月底,我和战友王贤云同是铁军127师侦察连三班的侦察兵,我们同日探家,回连队当晚就接到紧急战备命令,过了两天,侦察连连长钟恩添带领全连干部战士到师礼堂聆听张万年师长的作战动员令。12月23日,我们乘列车从河南新安出发,一路高歌南下,27日下午到达广西崇左江洲公社。

1979年1月3日下午,张万年师长亲自到连队向官兵送行,他说:“越南军人是鹅公脖子,你们用巴掌就可以拍断,但我们要准备一条路进,三条路出,我们都是越战场上的战友,打了胜仗我们一起来饮庆功酒!”晚上我们连队放了一场《侦察兵》的电影,看完后我连就连夜开进了与越南谅山接壤的宁明县峙浪公社的一所学校,43军郭维新副参谋长亲自带队并教导我们到了边界要怎样换上民装对付敌人。接着我连向边界徒步进发,到大山深处的扳辛村庄宿营,再从羊肠小道到48号界碑左边的那逢村庄,开始熟悉地形设哨侦察。我和副班长王爱玉到越南班侦方向潜伏时,三个越军从我们身边走过,因我们的任务是侦察敌情不准开枪,这是我第一次近距离目睹越军。

春节后局势突趋紧张,敌我双方开火,越军经常袭扰我边民侵犯我领土。为了维护国家的尊严和保护边防群众的安全,我们白天黑夜的在树林里潜伏侦察严密监视越军。越军在国界埋设地雷和竹签,一旦被我们发觉双方立即交火,因我们都是分组隐蔽行动,随时有牺牲和被俘虏的危险,但为了向师首长提供可靠的战前情报,由连长和参谋亲自带队,晚间越境去抓俘虏。在一次执行任务时,调配侦察连的工兵战友,被越军埋设的地雷炸成了重伤。

2月14日经过一夜的潜伏后,15日本应做大战准备,下午379团一营管理员等人误对向导说去班听,向导误将我方带进越南班听,被越军包围射击,陈锦超参谋迅速带领我们去救援,我们一赶到现场,陈参谋立即指挥抢占高地,我们急速冲上小山包,越军见了随向我们开枪,战友们快速卧倒,这时越军的子弹如雨点般射来,身后的树上都是弹洞,幸好,379团及时派兵增援,我们用火力掩护压住越军的火力,因379团管理员等人,被越军打伤在越南高地的山脚下,陈参谋派巩献民等战友冲进山凹树林里去抢救。经过几个小时的战斗,越军在树林地堡里看见我们强大的战斗力不敢轻举妄动,巩献民等战友才得以把管理员背了回来。

二、支马战役

支马属越南谅山省辖内禄平县的一个边关乡镇,是一个重要的军事要地,与中国广西宁明县峙浪公社接壤,边界各设边防检查站,中越公路穿境而过,边界有47、48、49号界碑,该地山峦起伏,树林茂密,易守难攻。这里驻有越军独立师的两个营,并有他们的边防公安和地方武装驻扎该地,各高地都有越军把守。

1979年2月16日下午,因战争越来越残酷,我们都怀着誓死保家卫国的精神,写好了遗书,战友们互相嘱托,不管谁牺牲,无论如何都要把战友的尸体抢回。晚饭我们只吃了点面条,就换上军装携带武器带上干粮,为了便于夜间互相辨认,每人在左臂扎上了白毛巾,并统一口令。晚上九点在那逢公路整队待发,然后右转朝着48号界碑的半山腰向越军400高地穿插。虽有工兵负责排雷,但地上到处是地雷,给我们行军带来了不少的障碍,山上又有越军,为防枪支走火,子弹不能上膛,我们也不允许喊叫,前面若有情况只许用口令低声往后传。我们背着60多斤的辎重,在黑暗的险恶的环境中前行。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我们把生命置之度外向纵深穿插……

17日天刚亮,我们已到越南支马通往班听的公路边,这时有汽车的声音传来,越军已发现我们,就向我们开枪了,我们立即跃过公路,走过烂泥田再冲过小高地时,越军已向我军开炮,中越大战拉开了序幕。我军炮火射向越军各个高地,炮声枪声划破长空,潜伏在国界的大部队也发起全面进攻。这时杀声震天,我连在敌人炮火的轰炸下,陈副连长与潘土坤、郑潮梅班长继续往前冲,在震耳欲聋的炮声中,王庭兴排长叫我们迅速卧倒,我待炮火暂停,抬头往下一看,周中亚、张伟强、许道才、张正模都已倒在血泊中牺牲了,伤亡的有十多名战友,我迅速跑下去,把负重伤的郑潮梅班长背回到树林里,两个战友见状忙过来帮忙,陈副连长和三排长牟拉克也负伤了,班长的鲜血已染透了我的内外衣裤,我看着那么多刚才还活生生的战友一下子倒下,泪水止不住地流了下来。我们安置好伤员后,在前后都是越军的险恶环境中,连长命令七班长王贤云代理排长,侦察连和379团红一连开始进攻421高地,到一个山凹时发现前面有股越军正在送炮弹上山,连长立即命令三挺重机枪扫射越军,全连发起进攻,我和姓曹的战友最先冲到小山包上向越军射击,待我们跳下战壕,越军已经逃跑了。我排在那里掩护,二排与红一连攻打421高地,三排往左侧向400方向进攻。在越军炮火的轰炸下,排长王贤云又倒下了。在越军强大的火力抵抗中我们进攻受阻,周围山上越军都在树林和地堡里,随时有反扑的可能,天已快黑了,通过几天几夜的侦察和穿插及战斗,在极度疲劳和伤亡的情况下,师首长命令我连在421高地防守待命。这天,战友潘世龙在战壕里要求火线入党,极大地鼓舞了士气!

18日,379团与381团指战员在坦克和炮火的掩护下,向400高地发起进攻,通过一天的激战,越军驻扎在高地的营指挥所被歼灭,周围小高地均被拿下,支马战役大获全胜。

下午师里命令我们到后方暂休,刚返回半路又接到命令,379团打下的山上进了越南特工队,要求侦察兵搜山,战友们迅速赶到指定地,抢占要道,用机枪向树林射击,师部调来喷火兵,用喷火器向山洞里射火燃烧将越军消灭。当我和战友在山路设哨时,因疲劳至极一粘在地上就睡着了,待惊醒过来吓得满头大汗,自责哨兵怎么能睡觉呢?晚上轮岗,才在越南村庄房内靠墙睡了一会。

19日赶到400高地清扫战场,师指挥所要搬此地。战友们在搜索和打扫战场时,从树林到地堡到处看见越军腐败的尸体,我们只能把这些尸体拖到田里挖坑埋掉,晚上就在越军丢弃的地洞里和山上扎营,首次享受越军的猫耳洞生活,在此警卫师指挥部。尔后王庭兴排长带我班去长条山侦察,战友在通过密林时发现里面有残留越军地下有地雷,我们端着枪时刻警惕,警防越军发觉,侦察地形后,发现一股越军,因我们人少不能捕获俘虏,晚上返回遇上了382团的潜伏哨,误认为我们是越军,把我们压在山下两小时。到我班去侦察时,通过一个树林,我跳下一个高坎,回头一看吃了一惊,原来是379团2名战士在坎上因伤重牺牲了。

后来在警卫牟玉杰将军到步兵前线观战任务时,越军向我们开炮,将军叫我们沉着,走新路返回。我在走前面不小心掉下两米多深的洞里,枪管被土堵了,手摔去了皮,我们返回到公路旁安全送将军上了吉普车,完成了警卫任务。刚送走将军,敌人又打来炮弹,我们迅速卧倒,两发炮弹落在离我两米远的地方,钻进地下一米多深的烂泥田里爆炸,我耳朵都震聋了,什么声音都听不见了,弹皮被泥土挡住少了杀伤力,幸好旁边有一田埂,我顺势卧倒在田埂旁,身上盖了一身厚厚的泥巴,才免于一死。

三、禄平战役

禄平城是越南的一个县城,位于谅山左翼,四号公路由谅山通往河内,周围崇山峻岭,有越军重兵把守,内有许多军事设施和地堡。面对这种环境,我们铁军拿出了攻城不怕坚的英雄气概!

1979年2月27日,我军开始攻打禄平县城,大炮满天飞,半边天都是红的,战场非常残酷。3月1日,我排负责警卫师部指挥所紧急前移,我们几个在后慢了点,师长张万年就火了,为了抢时间,命令车快走。王福海参谋长只好叫我们快速到400高地找3号首长,我们找到3号曹副师长,与他一起到禄平,然后进行地面搜索,防止附近藏有越军,并押带俘虏,搜到了印有中越两国文字的“消灭127师,活捉张万年”的越军宣传单。在搜索地道时,我们都是用无声冲锋枪在前开路,接着进洞,因怕洞里还藏有越军,心情都高度警惕,战友都是冒着生命危险在仔细地搜残敌,在地洞里我们搜到越南银行纸币和一码码麻袋上写有中文的中国大米,还有越军丢弃的大量武器。在押送一个战俘时,他不老实,我和两位战友用上了膛的枪口指着他,用越语大声喊道:“诺普松空也!(缴枪不杀)宗堆宽宏堵兵!(我们宽待俘虏)”,一路顺利地将越军俘虏押到上级指定地点交给后方人员。

四、奇穷河战役

奇穷河是禄平县的一条河道,通谅山市,水流湍急,越军凭借河流的天然屏障退迷迈山把守,迷迈山是靠谅山市的高地,翻过山是一马平川的平原,直通河内,我们拿下迷迈山就能夹攻凉山直逼河内。

1979年3月3日,我军开始攻打奇穷河,380团在奇穷河与越军激战,我们在完成禄平县城的搜索和押送俘虏的任务后,刚到指挥所吃中饭,师首长命令陈锦超参谋坐摩托车带两个兵到380团押几名俘虏回师指挥所审问,当时二班的摩托车发不动,叫我与袁伟煌的摩托车,袁伟煌为正司机,另外还要一个人,我刚送饭上山,林建荣下来有事就叫他去,三人顺四号公路直到谅山郊区黄林村敌占区,摩托车触上反坦克地雷出事了,当时失去联系。4日天还没亮,越特工队袭击师指挥所,电台车中弹,译电员牺牲,我们做好战斗准备,由余伯达参谋带二班搜山,但因天黑,被越特工逃跑了。

4日,我班到奇穷河班茂地区进行清剿,中午搜到迷迈山脚下,越军都逃跑了,但他们刚做的饭还是热的,380团正与敌人激战,机枪声和炮声的轰鸣声一阵阵传来,炮弹有时还落在我们不远处爆炸,地面到处是尸体和鲜血。下午,因为大部队快要撤退,我班又接到新的战斗任务,要迅速赶到指挥所,师首长命令侦察连连长带领三班和四班,要不惜一切代价,在敌占区内,把陈锦超参谋等三人救回来,战友们趁着天还没黑快速前进,刚到黄林,381团首长派一步兵班长在前面带路,不幸被越军子弹把脚打伤了,因天黑又在敌占区,只有撤回到河边的一个加工厂轮岗休息。

5日,天刚亮,我们趁着大雨大雾,在越军的枪炮声中绕过公路上用牛粪盖着的反坦克地雷冲到出事的地点,找到了陈锦超参谋、林建荣、袁伟煌等三人,但是惨景难堪,摩托被炸烂,陈锦超参谋被炸飞近百米,已身首分离,林建荣、袁伟煌的双腿全炸烂,人体飞到高坎上。我和苏明元抬着林建荣的遗体,其他战友抬着陈参谋和袁伟煌遗体回师指挥所。在抬三位战友遗体的时候,我们每人背着几十斤辎重加遗体重量,只能慢行。幸好天下雨又有大雾,对岸敌人看不见我们,只好无的放矢地乱打枪,让我们顺利将三位牺牲的战友抬了回来。这时,师指挥所里的收音机正在播着“中央宣布撤退”和越南用中文播发已“活捉张万年”的消息,张万年师长在山上指挥所里听了不由地仰天大笑。

五、撤退

中国人民解放军已达打击越军的预期目的,中央政府宣布撤军,这时候越军疯狂反扑,我师官兵互相掩护顺利撤退。

这一战我军对越军的打击已达目的,中国政府宣布3月5日开始撤军。铁军127师已完成上级交给的战斗任务,3月6日,我们从迷迈山开始回撤,越军得知攻打禄平方向的部队首长,就是当年在越南搞军事顾问的张万年,便对127师重点反攻,疯狂反扑,扬言要活捉张万年。师长张万年命令各团互相掩护撤退,炮团的大炮向越军猛烈轰炸,381团战斗英雄郝修常为阻击敌人反扑,带领全班与敌人激战五小时,壮烈牺牲。越军特工把重点放在袭击师指挥所,我们为了确保指挥所安全,侦察连的战友们不分昼夜严加警戒,晚上潜伏对周边严密监视,并随指挥所往后撤退。

10日,我们完成战场警卫任务,撤回到南宁某罐头厂内暂休,12号到邕宁县那马公社修整,我找到信纸写了封家书:“妈妈,我回国了,部队回到邕宁受到了中央和祖国人民的慰问,时任国家副主席的王震老将军率中央代表团慰问我们铁军将士,我们负责警卫工作,亲眼目睹了当年南泥湾359旅旅长、开国上将王震老将军的威武风采。”

尾篇

这一仗,我连共牺牲8人、伤20人。从1979年元月4日至3月10日,我们在炮火硝烟中与越军生死搏斗了66天。

生死锻造军魂,磨难锤炼意志。我们侦察连官兵团结一致发扬铁军“英勇作战、不怕牺牲、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精神,克服了一切困难圆满完成了上级交给的我们的“大打穿插、搜索、战场侦察、警卫”等光荣任务,最终凯旋而归!

武汉市做癫痫病医院黑龙江癫痫病医院哪家更权威北京的癫痫专科医院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