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资讯 > 文章内容页

【边锋】温灯入眠(散文)

来源:鹤岗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文化资讯

深夜已经来临,窗前昏暗的灯光未灭,因为伴着雷的雨天,在浓浓的黑暗里我会睡不着。

母亲坐在灯前,补着我明天上学要穿的鞋。昏暗的光线仿佛只是母亲身上镀的一层金黄,照亮了屋里的一片天地。雨夜微凉,我倚着枕头,偶尔睁眼,在看到母亲的时候,灯光变得温暖起来,我借着这点温度,再一次入眠。

其实我很想和母亲说,明天的路不好走,脚下已泥泞不堪,鞋子好坏又有什么关系?然而我没有说出口,不管路是如何难行,母亲都会希望给我一双好些的鞋子去走,即使这样并无用处,即使这样一来鞋子坏得更快。作为一个母亲的固执,她想温灯伴我入眠,就算不补鞋子,她也会找其他像这样无用的事情来做。

渐渐地,灯光下的旧鞋子换了一双新的,一排排整齐的针脚变成了一片片精巧的花瓣。灯光依旧昏暗,母亲说,太亮的环境不利于入眠。粉色的线,在母亲的手中偏偏就是金黄,随着绣花针轻灵地舞动着,勾勒着花瓣的一丝一划,随着花色的饱满,再添上两片小小的绿叶,母亲的针线唤醒了一幅和谐的春归花叶图。明明雷雨天,明明花已败落,但是母亲却真的让春天开在了鞋尖,不论前路崎岖,一直陪伴着我的脚步。

不记得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已经不需要再踏着泥水去上学,鞋子不再需要母亲亲手做,不需要她来补,雷雨的夜也不会再失眠,而母亲却依旧坐在灯光下,温着那一盏灯。只是她手中的鞋样换成了枕套,绣的图案也不再是一株简单的小草或一朵精致的小花,而是更加复杂的百花盛开,四季不败,是精美的天地山川,人间一景,或者是别致的小榭楼台,阖家欢乐,亦或者寓意了快乐无忧,一生幸福的温馨图案。那时候,是否母亲已经感到不能伴我们走得长久,只能望着我们的背影,远行,不在……

后来,我变成了不经常回家的孩子,盛夏的雷雨天也变得很短暂。在那些暑假里温热潮湿的夜晚,我不再躺在床上观望,而是拉了把小木椅,和母亲一起坐在窗边,看着她手中的针线翻飞,偶尔聊聊天,偶尔捧着书本,与她同温一盏灯。暑假快要结束一天夜晚,也是雷雨交加。母亲生病,第一次有了这样的角色调换——床上的人变成了她,而我坐在窗边的那盏灯前写着假期剩下的的作业。窗外黑暗的世界突然被闪电划破,传来隆隆的雷声,翻滚如千军万马,狂风横扫大地,通过窗子的缝隙传来丝丝的冷意。雨点凝成雨柱,向着大地倾注而下,撕扯着春天留给大地的绿意,在突破着季节交替间万物的最后防线。那些红的黄的花朵应该在雨中零落了,那些青的绿的叶子也将百孔千疮,我这样想着,第一次觉得雷雨天的夜晚是这样的噪杂而疯狂,以前为什么会觉得温暖呢?从前独坐窗边的母亲,又是怎样的心境?这浅浅的灯光,在混乱的夜里,一点都不算亮,还那么地伤神,对眼睛的伤害更大,唯一算得上好处的,仅仅是它不会过分刺激到人的睡眠。

我将目光放在了昏暗的灯上,冷冷的,没有温度,只是床上母亲的睡颜,出奇的宁静美好。一夜好眠之后,我仿佛感受到了雨水洗刷后大地已焕然一新,那些被撕扯后的叶子更加的饱满精实,更加绿意旺盛,这应该也算是一种新生吧。上学的日子,我下意识地低头看看穿着的鞋子,带着一丝微笑,继续前行,义无反顾。

陪伴家人的日子越来越少了,夏天的雷声也变成了一种难得的期待,我忍不住想,从前那些可怕的雷雨天究竟是不是记忆的杜撰,那样遥远,又那样的不真实。母亲坐在窗边伴着灯光的画面在记忆的深处变得越来越模糊,也愈发的温暖起来,一遍一遍地顺着记忆温习,我才发现,那些画面之所以越来越模糊,是因为它是无声的,没有那些童话里应该产生的摇篮曲,也没有哄着孩子入眠的睡前故事,它是那样的简单,简单到让人们差点不在意。无声的东西更容易让人遗忘,但那一团微微的光亮,像是从未间断的热源,一直在喷发着,原来这种热度叫做温暖,这样的温暖,叫做母爱。

把自己的生命当成一段很长的路,来的那里曾是一片荒芜的地方,但是那一片荒芜之地却亮着一团光,早有些种子在那里埋葬,生根,只要一丝清风雨露,便会春暖花开。即使时光再不会回到儿时的雨夜,再也不会有泥泞的路,再也不会有黑暗里难以入眠的我,但是那一团光,始终在生命来时的路上,默默注视着我们要走的前方。

今年的母亲节,我看不到记忆中亲切的笑颜,但是我执着的母亲,你又会在哪里温着那一盏灯,为着谁的安眠。

我好像从来都没有说过,妈妈,我很爱你。

南昌哪家医院能治癫痫病辽宁癫痫病医院要做的检查项目都有哪些呢沈阳哪里有治疗癫痫病的好医院呢癫痫病的最佳治疗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