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资讯 > 文章内容页

【荷塘】金城聚会感怀(散文)

来源:鹤岗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文化资讯

又一个国庆长假来临了,思绪不由自主地又回到二00九年金秋十月。那年,恰逢国庆中秋两个节日重叠,我们庆阳林校八五级师生,齐聚金城兰州,欢庆毕业二十周年,兑现我们二十年前分手时的约定。眨眼又是四年过去了,回想那令人难以忘怀的聚会场景,时至今日,心中依然激情难抑,总想用自己浅拙的笔,还原那场心与心碰撞的时刻,以期我们皓首相扶之时,还能清楚地回味当时的激情与温馨。

记得刚刚收到同学邀约聚会的短信,当时我难以抑制自己由衷的激动,不假思索立马予以回复:准时赴约。想想历经二十年的蹉跎岁月,时间的洪流没能冲淡根植于我们心中的牵挂,冲着这份相隔二十年的约定,我肯定得积极赴约。妻子却劝我说:“我看你还是不去的好。你看你们那些同学当官的当官,有钱的有钱,你的境况能和人家比嘛。你要去了,心里一定会感到失落,到时可不要怪我没提醒你。”她的这番话说得我心里也确实有点忐忑,我知道,妻子知道我这个人看重情感,更看重面子,她劝我不要赴约实际上也是为我好。故此,在去与不去的问题上,我的思想上难免又折腾了好几天,然而,最终得出一个结论:和几十年的友情相比,区区的面子又算得了什么呢?

是啊,人生一世,境遇各不相同,努力程度互有差异,彼此间在人生的高度上不可能一等一,难免会有落差。想想毕业二十几年,我的同学绝大部分或从政,或经商,事业上风生水起、意气飞扬,而我阴差阳错成为教师,在这个相对闭塞的工作环境里,勤勤恳恳工作了二十年,事业上却始终差强人意,彼此的境况还真是没法可比。可是静下心来想想,现如今我们都已人到中年,事业相对稳定,家庭幸福和谐,孩子还算稍有出息,这也算是实实在在的幸福,大可不必计较那些浮夸虚荣的东西。人生能有几个二十年,这次聚会后,以后是不是还有机会参加下一个二十年聚会也未可知。况且同学聚会,重在畅叙我们二十年剪不断的同学情谊,不比谁官大,也不比谁有钱,保持一颗平常心岂不更加坦然?最终,我说服了妻子,她也觉得我说的比较在理,似乎不去还反而更会显得我没面子,转而积极支持我按时赴约。

十月一号,我先期赶到平凉,中午时分,和老同学万平、韵亮的爱人,搭上了旭成的车,一路直奔兰州。历经五、六个小时的长途跋涉,下午七点多,终于顺利到达兰州。此时,兰州城早已是华灯初上、莫辨南北。虽则我们都曾到过兰州,但是在夜晚的大都市里行车,尤其是要顺利找到我们下榻的宾馆,还真是有点困难。好在旭成的车上有“GPS”导航系统,按照行车提示,车子在霓虹闪烁、车流如织的街道上左拐右转,折腾了好大的功夫,直到晚上八点左右,我们才找到了那家宾馆。

停好车,我们刚刚跨进宾馆的大堂,就见好几个熟悉的面孔热情地迎了过来。仔细一看,哇,走在最前面的,是当年那个机灵活泼的小老弟建顺,一晃二十年过去了,他依然是那张颇具喜剧特色的娃娃脸,一点儿不显老态。一见面,他就小跑着过来,拉住我们的手,操着一口夹生的普通话,亲热地叫着我们的名字,熟稔的程度,似乎我们从来就没有分开过;还有我们当年的班长秦怀,依旧是那么稳健、矜持,不紧不慢地迈着大步走过来,满脸含笑地和我们一一握手寒暄;那瓮声瓮气,身上似乎还飘散着那么点酒味的培齐,老远就叫着我的绰号打招呼。经过交谈,我才知道他现在在有名的滨河酒业集团公司工作,怪不得带着满身酒气;一贯说话风趣幽默,皮肤黝黑,却戴上了眼镜的世才,也春风满面地快步迎了过来……老同学相见,音容依旧,却无一例外的稍有发福,说话时也带上了当地方言的浓重口音。大家你拉着我的手,我搂着你的肩,久未谋面的激情扑面而来,此情此景,不禁使人感慨万千。他们赶紧把我们领到吧台前,按预先订好的房间,安排我们拿到门牌及钥匙,然后派专人带我们乘电梯入住各自的房间。上楼的过程中,时不时还能遇见先于我们到达的同学,免不了又是一番亲热地寒暄,相谈甚欢,浓情依旧,自不待一一细言。

安顿好住宿,稍作洗漱之后,我们新到的同学就聚集在宾馆的餐饮大厅,共享我们二十年聚会的第一顿晚餐。刚刚坐定,一看到韵亮的身影,天性顽皮的旭成就高声调笑他说:“哎,韵亮,你连个媳妇都领不住,一路上咋都是老田头领着,你弄啥去来?哈哈哈……”韵亮讪笑着慢条斯理地回应道:“都成老皮了,谁领上都一样。青天大白里,怕啥嘛。”一句话惹得大家哄笑声四起,调侃声不断。一会儿,八五一班的老班长顺海,还有双明、鹏飞、进耀等老同学也陆续光临,大家或握手,或拥抱,一时间激情难抑,整个大厅里到处都充满了欢声笑语。一欬入席,大家觥筹交错,纵情豪饮,几杯酒下肚,个个满脸绯红,有人回忆起当年求学期间的趣闻轶事,逗引得当事人满脸飞红,连连摆手阻止,好事者却更是添油加醋、笑闹喧哗,把嬉闹的气氛推向了高潮;有人豪情满怀,慨叹二十年间闯荡江湖的曲折经历、成败得失,大家不由得为他们的蹉跎磨难而唏嘘,更为他们的成功超脱而鼓掌庆贺。今天,我们为情而聚,为爱振呼,不管它尘世浮华,也不论身份相差,大家只有一个心愿——让温暖我们一生的情感再次升华。

由于大家分散在全省各个县市,甚至还有远在外地安家从业的,自然路途远近不一,出行方式各异,到十月二日午后,大家凡是该来能来的,总算都到齐了。这期间,依然是原学生会的干部主动担负起组织管理的责任,对我们早到的同学进行了具体分工,我也担负起迎接后到同学和老师的任务。记得八六(1)班的兴基一见我的面,就紧紧抓住我的手问道:“效益,还练着吗?”一听他这话,我不禁一乐:“哈哈,老朋友,你还记着我们俩练武术的事情啊?练着,肯定练着啊,只是现在身体发福了,没以前那么勤快了。”我们俩在上学期间,都是练武术的同好,在这方面有共同语言。中午时分,几位老师在我们的老同学,现任庆阳林校副校长元华的陪同下,如期来到了宾馆。澹台校长虽然早已退休,但看起来还是那么精神矍铄,一派儒雅学者的风范;当年在学校的时候,王校长在我们的眼中,就是一个严中寓爱的长者,对待我们这些学生就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同学们都很尊敬他。而今,年近古稀的他千里迢迢来到兰州和我们聚会,他一见面就对我说:“效益,听说你还在乡下工作,八六级的张荣现在在你们县上主管教育,有机会找一下她,让她帮一下忙,把你往县城里调一调。有机会我给她打电话说说,没啥大问题。”二十年过去了,老师早已退居二线,竟然还这么热心地关注着当年的学生,我的心里立时激动不已,连声向老师道谢;皮肤黝黑的刘红松老师,近视眼镜不再是黑红色的框镜,而换成了树脂白片,比起当年更显得风流倜傥、儒雅俊朗。也许是年纪相差不大的缘故,和我们把手言欢,他依然是那么风趣幽默、妙语如珠。经王校长介绍,我们才知道他早已调到陇东师院工作,现在是数学系副教授。当年就是他引领我们掌握了“BASIC”语言,认识了最早的“苹果”1-2型微型电脑;还有那操着一口标准的普通话,须发斑白的王守佳老师,已经七十高龄了,身体还算硬朗。记得当年上课时,每当我们不好好听讲,王老师心里一急血压就会升高,脸和脖子都变成了红的,可他从来没有教训过我们,顶多就是一句:“你们不认真听课,我的血压就会升高,希望你们专心听讲啊!”同来的还有操着河南腔普通话,健谈活泼的定光凯老师,身材高挑、雍容靓丽的张莉老师等等。遗憾的是,我们的老班主任范巨珍老师早已作古,想起他当年对我们的关心爱护,不能不使人唏嘘难禁。

同学聚会的仪式是在宾馆的餐饮大厅里举行的,厅堂里花灯璀璨,气氛热烈,元华代表我们八五级同学发表热情洋溢的祝酒词,澹台校长代表八位老师也发表了声情并茂的演说,激起场上所有师生阵阵热烈的掌声。随着他们娓娓的讲述,当年求学之时的点点滴滴,就像电影胶片一般浮现在大家的脑海中,是那么亲切,是那么温馨。回想一九八九年的盛夏七月,我们作为庆阳林校首届毕业生,与共同生活学习四年之久的母校挥手作别,怀着满腔的豪情,各自奔赴属于自己的热土,去实现自己报效家国的夙愿。转眼间二十几年过去了,我们这些当年狂放不羁的热血青年,不知不觉都已步入华发陡增的不惑之年。回首往事,不由得使人抚胸感叹:岁月的流逝,真的是弹指一挥间。毋庸置疑,二十年来,我们每个人在各自的人生定位上,都曾经历了生活的万千磨砺,饱尝了人世间的人情冷暖,无论是顺风顺水,抑或落寞彷徨,无疑都实现了我们当年的青春誓言。而今年届不惑,面对年迈的父母,健康成长的孩子,我们完全有理由毫不夸张的高呼:我们付出了,我们也成功了。光阴荏苒,岁月流转,难掩我们对同学四年深厚情谊的缱眷。今天我们欢聚一堂,共庆人生中不离不弃的二十年,让我们大家一起举杯,共敬我们亲爱的师长,感谢他们四年的谆谆教导,用知识和做人的基本信念为我们铺就人生的航程。让我们共同举杯,同庆我们数十年不变的同学友情,祝愿我们的友谊地久天长。

一时间,大家激情高涨,高举着酒杯互相碰着、喝着、笑闹着,恨不得把二十年的心里话一股脑说完。原先黑瘦的贵林,现在都变成一个大胖子,二十年没变的是黧黑的面孔,顽皮的性格。他请到了一位漂亮的藏族姑娘,唱着清纯甜美的《祝酒歌》,给大家一一敬酒,面对美酒佳人,真是酒不醉人人自醉啊。看,男生们聚在一起吆五喝六,喝得杯杯见底、狂话连连。培齐的酒量真是惊人,桌桌都有他的身影,手里拿着酒瓶,豪饮不断,却愣是没见他显出醉态;启红看起来不胜酒力,却也频频举杯,竟喝得东倒西歪、步履蹒跚,最后和同样尽显醉态的我,相互搀扶着回到房间。女生们也是豪情万丈,端着酒杯满大厅和老师同学们碰杯,真是巾帼不让须眉啊。当年娇小瘦弱的小妹妹双凤,依然是那么端庄秀丽,只是身体不再单薄,倒显得体态丰盈,娇媚可人;秋梅依然身材苗条,靓丽迷人,那乌黑发亮的卷发,更是烘托出一个成熟女人特有的风韵;慧荣还是那么泼辣,见面就是一个热烈的拥抱,倒是我们这些大男人却显得扭扭捏捏、难掩窘态。喝酒之余,大家促膝相谈,言语间尽显满足,举止上难掩激昂,幸福都写在各自的脸上。虽然各自的奋斗历程和最终的结局不尽相同,但是彼此的事业还算稳妥顺当,家庭生活也相对和谐美满。想想我们人到中年,还能苛求什么呢?事业兴旺,家庭幸福,此生足矣。

建顺和进耀工作生活在兰州,我们这次聚会,每项活动都是他们具体安排的。十月三号晚,在他们的组织下,我们齐聚一家“KTV”歌舞厅,在七彩霓虹灯下,伴着激越悠扬的旋律,大家或纵情高歌,或尽兴狂舞,恍然又回到了激情燃烧的青春岁月。看,德成和张莉老师在舞池里翩翩起舞,红松老师手拿话筒引吭高歌,连年近古稀的王老师和澹台校长,也不由自主地跟随着我们,唱起了当年风靡一时的老歌,大家仿佛一下子年轻了几十岁。真是“聚会话别情,笙歌焕生机”啊。

不知不觉中,我们的二十年聚会已经接近尾声。十月四日,我们来到某会展中心,在大门口合影留念,然后一起进入会议室,举行我们聚会的最后一项议程——二十年聚会座谈会。首先,大家对各自的工作和家庭情况做了简单的自我介绍,深情地回顾了二十年间的人生经历,表达了对母校生活的怀念以及对老师们辛勤的付出的感激。尤其是世平和志军满怀感情的讲述,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世平是我们当年的学生会主席,多才多艺,为人谦和稳重,在校期间就显示出很强的组织和领导能力,而今在我们这九十几个同学中间,尤其是仕途上,依然是名副其实的佼佼者。可是听了他的自我介绍,言语中却透漏出二十年间曾经受了无数的坎坷,眉宇间也可以看出人生的沧桑。志军是我们八五级唯一被推荐直升大学的同学,二十年间,他顺利完成大学学业,后来又到美国留学,现在在中国科学院生物局工作,是我们这一届学生中学历最高,又风光无限的才子。在他的自我介绍中,表达的最多的是对老师们无私奉献的敬仰,同时,他还反复对在座的学友表示由衷的歉意。我们理解他的心意,也为他的真挚坦诚而折服。是的,当年的所有同学中,虽然他绝不是唯一出类拔萃的,但是对他在学习上的踏实认真、孜孜不倦的精神,我们当年可是打心眼里佩服。其实他当年如愿被推荐上大学,大家都是表达了衷心地祝福。而今他说出的心里话,更能彰显他做人的本分,我敬佩他。其实,作为时代的青年,趁着年轻,总得有点追求,并为之而努力奋斗,力求在事业上出人头地。而今,二十年的光阴在我们的奋斗中渡过,无论成功与否,我以为,只要努力了,我们的人生就是充实的。接着,澹台校长把他多年心血的结晶——《天下奇闻》、《闲云集》,分送给我们所有的同学,对老师老有所为的精神,我们由衷的敬佩。

四天的聚会就这样结束了,下午两点半,我和万平搭乘纪新刚买的小轿车,一路迤逦而行,晚上七八点钟,终于回到了泾川。

回想四天的聚会,我们把酒言欢,畅谈二十年前的美好岁月,近距离感触二十年间各自并不平凡的人生足迹,此时,又一次分手,内心无限感慨。二十年,我们的足迹踏过了人生的黄金时段;时值中年,我们迎来了只属于我们的人生盛宴;展望未来,但愿我们依然能豪情满怀,迎接我们人生的一个又一个二十年,再聚首,重续我们永不退色的情缘!

山东好的癫痫医院北京哪里治疗癫痫病好些呢北京癫痫医院排名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