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资讯 > 文章内容页

【留香】父亲情结(散文)

来源:鹤岗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文化资讯

许是从小喝着故乡的山泉长大的缘故,几十年过去了,每次回家过节或是家人团聚,看见餐桌上摆着各色的家乡菜,心里便是暖暖的。仿佛回到了小时候,而这些最普通的家常菜也在不知不觉中成了我的最爱。

最爱吃父母包的酸菜饺子,最爱吃父亲亲手烙的韭菜盒子,因为那里有很浓很深的故乡情结,那里有父母亲对我们无言的爱。

今晚,全家人聚在一起吃着韭菜盒子,是父亲亲手烙的。于我,这感觉就像过年一样温暖!吃过饭,我收拾着碗筷,父亲却起身要出门。

“爸,您要出去啊?”

“大亮的天,我到地里再去浇些水。”

“今天是父亲节,您的病刚好点,您就歇一天吧!”

“啥节不节的,我一辈子没过过这玩意,也照样活了这些年!”

“妈,你看我爸!”

“老倔头子,女儿回来了你就歇歇吧!……”

还没等母亲说完,父亲早已推门走出去了。

望着父亲削瘦不再挺直的背影,我的心里象打翻了五味瓶一样透着几分酸楚,眼睛不由自主地湿润了,许许多多关于父亲的画面,一时之间就像幻灯片一样在眼前重叠着……

父亲这辈子从没有大富大贵过,退休前是一名普普通通的锅炉工人。小时候,我们住在东北老家,父亲在农场的电影院里烧锅炉。记忆中父亲总是会忙到很晚才回家,第二天起的却很早。父亲很勤劳,他和母亲虽然都是工人,但是家里却养了很多鸡和鸭,还种了一小块地。我和姐经常跟着爸妈去地里起土豆。那些小小的“土豆里”和一排排的豆角架子曾是我儿时最难忘的记忆。

遥远的记忆带来真切的回忆,心追随着时光的指针又飞回了童年。小时候家里有一杆猎枪,一直挂在门后的墙上。父亲拿它当宝贝一样,从不允许我们去碰它。淘气的我经常会踮起小脚伸直胳膊去够,可总是很失望。每次大雪过后,父亲就会背着猎枪进山去打猎。如果运气好便会满载而归,囊中有野鸡、野鸭、野兔子等猎物,除了送给亲戚邻里的,晚上我们全家还会美美的吃上一顿野味大餐。所以在我小小的意识里,一直认为父亲是一个非常勇敢的神枪猎手!

早年家里还养着许多貉子,每天父亲总是早早起来给它们喂食,精心的饲养它们。特别是到了貉子交配和下崽时,父亲更是成宿的不敢合眼,生怕母貉子会把刚出生的小貉子吃掉。那个时候的我对它们充满了好奇,追着父亲问着为什么貉妈妈会忍心吃掉自己的孩子呢?父亲每次都不厌其烦地解释给我听,貉妈妈只有在受了惊吓的时候才会这样的。我似懂非懂地点着头,开始越来越喜欢那些嘴巴尖尖的长得像狐狸的小东西了。这种偏爱一直到现在依然存在,每次遇见用貉皮做的衣服或是饰品,我都会兴奋不已,轻轻的触摸着柔软的皮毛,仿佛是在近距离地和我的童年对话,仿佛又回到了父亲忙碌着的那个清晨……

搬到山东不久,父亲便办了停薪留职,自己做起了水暖安装。父亲的手艺很好,人又老实厚道,吃苦耐劳,几十年的工作经验给父亲提供了更多的机会,没过多久,他在当地行业中便有了小小的名气,父亲也渐渐的忙碌起来。

随着时间的流逝,年轮在父亲的脸上刻下了风霜的印记。父亲不再年轻,笔直的腰不再挺拔,憨笑时,皱纹会爬上父亲的额头,黝黑强健的皮肤也渐渐的松弛下来。因为家里没有男孩子,父亲曾一再感叹他的手艺要失传了,这也成了他此生的一大遗憾。

由于长期过度用手工作,父亲的手得了骨质增生,十个手指无法伸直,一双手永远是弯曲的。然而,正是这双弯曲的大手却为我撑起了头上的一片蓝天!几十年来,父亲风里来雨里去,也正是用这双弯曲的手给了我一个温暖而幸福的家。

退休以后,忙碌了一辈子的父亲仍然闲不下来,最近一年又在海边种起地来。父亲和母亲非常热衷于他们的那块田地,就像从小呵护我们一样细心的呵护着。他们从老家引进了东北的各类种子做实验,在他们辛勤汗水的浇灌下,终于丰收了可喜的果实。

今年山东干旱,雨水不多,父亲经常会到不远的地方抬水浇地。不想让父亲这么辛苦,我们轮流劝说,可是父亲偏说这是他的乐趣,让我们不要阻拦也不让人和他一起,面对老小孩一样的父亲,大家也只好由他继续这么“任性”下去。

时间过得好快,天色已渐晚,楼道里的脚步声将我从走远的思绪中拉了回来。风尘仆仆从外回来的父亲,脸上露着舒心的笑容,灯光下,恍惚间我仿佛看见父亲头上的白发又新添了几根!

我默默的为父亲打来热水,嗔怪着:“爸,您这是何苦呢?快烫烫脚歇着吧!”

后记:父亲节,我怀着感恩的心记下了父亲曾经的往事和我对父亲不变的情结,许下我对父亲深深的祝福,祝愿父亲顺心宽心,如意安康,祝福父亲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婴幼儿患上癫痫病怎么治疗癫痫发作时面色发白癫痫病治疗方法有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