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微散文 > 文章内容页

【江南】野菜情深(外一章)

来源:鹤岗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微散文

最近血压一直居高不下,医生说吃些野菜可缓解病情。城里是没有这东西的。只能向老家的姐姐电话告知,三天后收到了姐姐快递来的一纸箱野菜。看着还很新鲜的这野菜,不由想起童年的我,曾与这些野菜结下的不解之缘。

小时候,当春天来到陇东广袤大原的时候,挖野菜是我比上学都重要的事情。那时正赶上七十年代初起,一篮子野菜可以顶家里的半日粮,每日的苜蓿团子、野菜粥是熬过饥荒时节的主食。我采野菜时偏爱麦辣辣、苦苦菜,因为这两种菜做成的菜疙瘩吃起来不涩还很香。

三月的庆阳农村,路边、窑前屋后、田野里的土埂上、麦垅里,遍地都稀稀落落地生长着各种野菜。采野菜的最好时节是四月中旬之后,这时的麦辣辣、苦苦菜叶子绿绿的在地面匍匐着,有的已经生出花苞,有的与麦苗挣着长个儿,专心采上半日,便可满载而归。

我是在苦苦菜开花的时候离开故乡的。那时年龄尚小,到了大城市,野菜的影子便逐渐淡漠了,在文学作品里又经常和它们重逢。每从报刊杂志上读到涉及野菜的文章,情感都会被一次次激活,那些救过我命的苦苦菜、麦辣辣、苜蓿菜等就越发鲜活地生长在脑海里。苦苦菜、麦辣辣等给了我许多生活的情趣,留下了许多故乡的情思,它伴随着我度过了少年时十五个忘不了的春秋。

去年春节,妻子从菜市场买回一些“野菜”,用它包了一些饺子。儿子只吃了几个,闻着没有以前在老家采回来的那股淳朴的“野”味的菜饺子,我却还是将它们一扫而光,在野菜的梦中度过了大年夜。初一清晨,我口中仿佛还弥留着野菜的清香。我没有忘记野菜,也没有忘记饥饿的时光,那是我永远也不会忘记的童年。

现在,在城里能吃到野菜竟成了一种奢望。想要吃上一顿还要上酒店,并且吃的过程几乎是在争抢中度过。因为,大家都知道野菜里含胡萝卜素、维生素C、钾、钙、镁、磷、钠、铁、等元素。尤其是苦苦菜具有清凉解毒、明目和胃、破瘀活血、消炎利尿、排脓去淤消肿、降压等功效。苦苦菜非但不苦,而且略带一点儿甜味,清纯可口。

我曾从公园里检回一些野菜种子,撒到阳台上花盆里,盼望野菜能破土发芽,也好见到野菜的丰姿和那股向往已久的淳朴的“野”味道,但事与愿违,生长在山野中的绿色生命,在城市的喧嚣与污染的环境中,依旧保持着它那自身的清纯与淳厚,硬是不愿意长出来,我觉得它是不想离开广阔的田野和它深爱着的大地的......

(听雨)

六月上旬,一场不期而遇的透雨光临兰州,没有狂风,也没有雷声相伴,就这么飘飘洒洒地在夏日晚上来了,雨是悄悄地来的,没有一点声音,先是一点、两点、点点朵朵,然后就像织了一张柔柔密密的网,将天地山川轻轻地一拢,一罩,整个城市,便迷迷蒙蒙地躺在了雨的怀抱里。

于是,山没有了山的形象,天没有天的形象,楼房没有楼房的轮廓和影子。一切就这样在雨里静默着,静静地享受着雨的温柔,同时也承受着来自雨的洗礼。正如女作家张晓风所说:“雨是母性的。”一场夏雨,消融了喧闹的市声,将一切包裹在自己宽大柔软的襁褓里。

因为夏雨的到来,天气便少了由燥热带来的烦躁,呈现出了一个谧静安详的夜晚。

不知是什么时候,迷迷糊糊地睡着了。又不知在何时,迷迷糊糊中被一种什么声音惊醒。初听还以为是滔滔的江水,哗哗哗的,宏厚而宽广,仿佛蕴蓄着天地间的氤氲之气,蕴蓄着大自然所有的声气、形质和喜怒哀乐,浮着它们缓缓流动。但时间不长,声音变得低沉柔软起来,像是静静流淌的溪水,裹挟着花的香、树的绿,还有空气的清新,流淌在无垠的原野上。

我静静地聆听着这上天的恩赐,聆听着这美妙的天籁之音。想了很久,我明白了这是雨声,是雨声在由激越转入低吟。像是诗人在夜间吟咏自己的心迹,在创作最动情的诗章!

是的,将最博大的胸怀和最静谧的气氛,最久远的传唱和最深沉的情感结合起来,怎能不是诗呢?难道世界上还有比这更美妙的诗吗?

不知不觉,想起“久旱逢甘雨”的喜悦,还有“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的美妙憧憬。绵绵的雨,总是勾起诗人无限的忧思。静静的雨夜,更像一位善解人意的伴侣,总是温柔地听你倾诉。

整个夜晚很静,除了淅淅沥沥的雨声,就是夜的心跳了,还有急行在雨夜的汽车声。那是时间在静悄悄地流逝。

也许,最真挚的情感,都适合在夜间倾诉吧?听,那恋人的心绪,每每如乳燕的呢喃,在初夜的清风中低低私语。

也许,最深沉的情感,都适合用低音来抒发吧?听,那生命的咏叹,每每如涓涓的溪流,在幽寂的山涧里静静流淌。

也许,最敏感的神经,都适合在夜间捕捉微妙、细小而深切的感触吧!可为什么总有诗人在夜雨中辗转难眠呢?

于是,我听得见雨的声音了。雨点雨珠落到地上,滴滴答答地,像恋人的心一样柔软,从厚厚的叶片上轻轻地滑落,着陆在潮湿的心里;淅淅沥沥的雨,像亲人的泪水一样晶莹,总是轻轻地,轻轻地,从潮湿的心田里,轻轻地滑落,消逝在这无声但闷热的季节里。

雨,仍旧淅淅沥沥地下着,在雨流里,我听到了时间的声音。时间也如雨点一样轻轻地跌落到地上,静静地,像诗人的心一样善感,随着落叶迷失在无声无息的雨夜里,时间就这样悄悄过去了。时间也像诗人的情一样多愁,缓缓地,带着忧郁、沧桑和热情,沉醉在广漠无边的雨夜里。

女性癫痫病患者要小心什么?昆明哪些医院治癫痫沈阳癫痫病医院哪家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