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大赛 > 文章列表页
  • 日期:2019-12-23【流年】葬礼(散文)

    老人躺在门板上,头朝南,脚向北,一床簇新的寿被完整地蒙住他的遗体。这个八旬老人已经被死亡抽空了,崎岖不平的身躯彻底坍了下去,像一床无法归整的旧棉絮。时值酷夏,树梢没有一丝风,...[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流年】云海世界(选择征文·散文)

    【流年】云海世界(选择征文散文)一位外出打工者,独自一人时,总会摩挲一枚石子,喃喃有词。工友不解,遂问因由。你们猜?坐在副驾座的玲子扭头对后座的我们说。我睁开涩滞的眼,波波保持...[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流年】盲人夫妇的歌声(散文外一篇)

    某日清晨,想到老伴儿让带西红柿和小油菜回来,于是我慢悠悠地走进了菜市场。忽然,音乐响起来了,随着音乐传来了悠扬的男中音,是我最喜欢听的歌曲《酒干倘卖无》。这是什么人在歌唱?顺...[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丹枫】盘山“得胜碑”访古(散文)_1

    2018年4月28日,我们到传说中唐王征东的古得胜碑一带,实地考察。盘锦四月,阳光明媚,微风习习,春意盎然。得胜村距离我们柳家乡四十华里,北国春天的景色十分迷人。路边垂榆迭翠,托绿洳伞...[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丁香】老舅(散文)

    老舅大我八岁,个头却不高。我八岁的时候老舅十六,也就长了十三四岁孩子的个头,但却聪明得很,是我儿时最亲近和崇拜的人。小时候最开心的事儿就是去姥姥家。姥姥家在离县城不远的一个小...[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荷塘“PK大奖赛”】春蚕·父亲(散文)

    公鸡叫了,声音有点闷,喉咙里好像噎了豆腐渣似的,耳边的沙沙声和嗡嗡声交织在一起,却盖不住父亲那低沉沙哑而又急促的咳嗽声。箱子上的煤油灯火摇曳不定,拼了命地向黝黑的屋笆吐着烟,...[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冰心】秋寥(散文)

    一淅淅漓漓的秋雨整夜没断,梦断梦回的浮思幽想一直漫漶在思绪里,直到微光映帘,才倦眼惺忪,秋意迷离。清晨开窗,看眼前的雨水淅沥,忽一激灵,又到了写秋的日子了。现代人写秋最愿意引...[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荷塘】盛开在夹缝中的花(散文)

    “富矿不长草。”可在草木不生的矿山小丘上、狭窄的夹缝中倔强的盛开着一簇灌木花。我叫不上它的名字,有人唤作野花,我认为不妥。因为在人们的意识里,野花一般开在路旁,而它却孤傲地绽...[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荷塘“pk大奖赛”】忆母亲(散文)_1

    今天是母亲节,我又想起了母亲,她老人家是九三年的春末去世的,转眼二十五年了。记得那天哥哥在电话中跟我说:“荣阿,姆妈‘那个了’,你赶紧回家。”他平时极少给我打电话,说话的声音很...[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1-4【天涯“又宁三草杯”征文】初春茵陈满眼绿

    无破坏:无 阅读:6521发表时间:2016-08-03 06:31:02 阳春三月,天高云阔,和风送暖,万物复苏,一切都变得生机勃勃起来。你看,路...[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