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大赛 > 文章内容页

【流年】云海世界(选择征文·散文)

来源:鹤岗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文学大赛

【流年】云海世界(选择征文散文)

一位外出打工者,独自一人时,总会摩挲一枚石子,喃喃有词。工友不解,遂问因由。

你们猜?坐在副驾座的玲子扭头对后座的我们说。我睁开涩滞的眼,波波保持假寐姿态。和玲子精力一样棒的是垚垚,她兴致勃然地翻看着手机里的照片,不时爆一声惊叹……

东东侧目而笑。玲子,就数你能侃。

这石子可不简单,是中国大陆第一缕曙光照过的,黑润光滑,有灵性……果真一枚不普通的石子?难怪他的工友嬉笑,我们嬉笑亦追问。或许,表象背后隐藏着打工者的别样情结?

明早,经第一缕曙光沐浴,美女们,你们个个都将是仙女。东东沉稳地把着方向盘,不失时机地补了一句。

润石,黑土……其实,括苍山的奇妙多得去了。玲子卖着关子,一双眼急不可待地转向了窗外。

一簇红,是杜鹃花,一竿竿翠,是秀竹,一笼笼绿,是古樟……转一个弯,又是一片青葱的景色,时而朗然入目,时而隐没不见,躲进了苍茫深处。

一匹匹无涯的白锦,舒卷起伏,那是灵动善舞的云海,一座座青灰的孤岛,漂浮隐现,那是变幻多姿的山峰!

更高处,几座连绵的山峦,肩着几十根高耸云霄的庞然大物,三片叶轮慢悠悠地转呀转。这些错落有致的风车,高挺,壮丽,气派,都不失为括苍山一绝。

山道陡弯,一个接一个。雾气弥漫,可看清10米左右,越往上行,云雾缭绕,能见度一再走低,5米,2米……几道弯,又是几道弯,山势起升,云雾淡薄了,半山腰公路又亮堂了。

和着冷风,清香越窗缝而入,车厢里顿时浮动着若隐若无的香氛。

杜鹃花的香……停一下!玲子一嚷,我们也都来了兴致。朦朦胧胧中,我们捕捉到了一团热烈的杜鹃花。如火如荼的一大簇,宛若一粒粒红色玛瑙,悬在绝壁上,迎风招展。

玲子举着卡片机,咔嚓咔嚓,一阵猛拍。丰满的她还灵巧地爬上爬下,从一个石墩到另一个石墩。

雁子,快拍啊,她手舞足蹈地指点……流云,飘袅似雾,真心不错。

玲子爱花草,她的阳台就是一个百花园,姹紫嫣红,四季都是春。微信、qq晒着靓照,时时更新。我知道,名贵的兰花,她爱,杜鹃花,她亦爱,较之我这个山寨版,她才是名副其实的花痴。

喜悦的爱,纯真无邪,是花语,也是玲子的洁品。

流云美,杜鹃花美,人更美。我嘟哝了一句。

盘山公路上,不见下行的车,唯有我们这一辆车寂寞地逶迤而上。近山顶,天黑雾浓,空气也湿哒哒的。青松,古樟,藤曼,杜鹃花,都裹进了迷蒙中。

白云高处有人间!一缕柔和的光,惊醒了昏昏然的我们。

一幢民居楼房,静立在公路一侧。另一侧,有片开阔的停车场。更远处,几个花花绿绿的帐篷,亦是光亮一片。人声、歌声、风声,声声入耳。影影绰绰中,还有一杆高矗的风车。

一下车,我们就被湿雾和冷气包围了。

玲子迅即从后备箱里,掏出了事先备好的衣物,一人发了一件。

空气好!垚垚边套大衣边打着冷颤说。

哇,星星。波波惊喜地蹦出了声。

一颗,两颗,三颗……玲子和我,原地转了360度……三二一,也就三颗。

土鸡味美,房价也公道。美女们,怎么定夺?从农家乐旅店出来的东东,搓着手,殷勤地请示。

就这里。我紧了紧冲锋衣,表了态。好……举目向苍天的波波也应了声。

旋风一样,东东和玲子率先冲进了旅店。

正门是厨房。男店主,站在灶台前,挥着铁铲。

侧门进去,就是饭厅,连着二楼客房。一帮子旅客围着腾腾香气的圆桌就餐。一对中年夫妻,靠窗饮茶。南墙根,一溜橱柜里,有副食,还有琳琅的酒。

走廊干净,房间清爽,电热毯已然充着电。一身白围裙的女店主,一脸灿烂地接过了玲子递过去的住宿费。

土鸡要煨半小时。我们盘点了行李,一窝蜂涌出了旅店,驱车抵达渴盼已久的最高主峰——21世纪曙光首照地。

北首一排店铺,早已歇业。

南崖,有一敞棚,一灯,一窝,一狗。狗冲到棚口,几分抱怨地吠了两声,又懒懒地蹩进窝里。

西崖,一对偎依的人儿,平视着云海。他们身旁摆着一台高架摄像机。

我们不便惊扰,便借着微弱的光,爬上了曙光塔碑所在地。

注目碑身,再随了玲子,沿曙光碑顺时针转了三圈。

下西崖,观夜云。那相依的人影,竟是一对年纪轻轻的小恋人。

浓云锁山,哈气成雾。

能帮我调试一下单反?男孩二话不说,就指点开了。

设置没问题。Auto,自动,相当于傻瓜机,他不经意就带了点嘲弄的口吻。

单等雾海成云的仙境,体味一把腾云驾雾的美感。他瞧一眼身边的女友,接着又道,我俩冻两日了,惟愿,晨光云海,明天有缘一见。

女孩,静笑着盯住男友,却并不搭话。

机缘,凡事都讲究这个。云海风光也不例外。我们上山晚了个把小时,夕阳云海未见,愿天公开眼,大家明早都能得偿所愿。玲子深有感触地回应了一句。

须臾间,满头湿漉漉的,一抹,一把雾水。

伸手不见五指……玲子淘气地伸出手掌。能见度实在不敢恭维啊!于是我们悻悻地打道回府,团团围坐,大快朵颐。我陪东东饮小酒,抿了大半杯杨梅酒。

最美的风光是晨光云海,而最纯的享受则是露营。括苍山,夜卧帐篷,数星星……玲子一发话,我们就呼啦啦地出了发,拿灯具的,抬帐篷的,拎零食的,选定了距风车最近的平地安营扎寨。

东东是主力,我们打下手。不大功夫,一顶帐篷就站立起来了,与其他帐篷相映成趣。

为了消食,波波围着大风车来回地转悠。玲子、东东、垚垚和我躲进了帐篷,分享摄美战果。紫阳街景,垚垚最佳,云海风景,玲子取胜。

空间小,酒劲上涌的我,率先撤出帐篷,点着醉步。

一颗,两颗……波波凑过来,在哪?接着就是一串哈哈。原来,我醉眼朦胧错认灯光为星星。

平瞅风车,柱体硕大,需六七人合抱。仰视风车头,高耸入云。

呵呵呵……帐篷里,是笑语喧哗。帐篷外,是合着咿呀风车的哈哈声。大家各得其乐。

雾重夜寒,时有小雨,我们收拾帐篷,逃回了旅店。

明日即使有云海奇观,亦是中午之后了。东东说,不若一早下山,直取天台。

没了念想,我倒头即睡,而玲子,却是辗转不安。

她一忽儿拉开窗帘看天空,一忽儿又祈祷晴日,一忽儿又自叹几句,一忽儿又轻呼我一声。我囫囵着回一句,就翻转身不言语了。

与丈夫分居的玲子,在一家私企工作,虽独自带大女儿,单亲生活也是有声有色。但,单身女人的艰辛与苦痛,谁也不难想象。我们神交几年,孩子、家庭、人生、爱情,几乎无话不谈,也算心有灵犀的网友了。一到周末,只要读大学的女儿不回家,她就与闺蜜们相约出去云游,或独自去咖啡馆泡一天。玲子和我都是曾经沧海。那份疼,谁也不愿触及。她之选择我,与我之选择她,情谊链接的是真亦假来假亦真的相似性,一若对镜自照?

于是,这一晚,我以沉默呼应玲子的失眠。她是明白人,欲言又止。或许,我们都不想破坏第一次恬静的相见?她的难过,她的遗憾,我能感应到,但我无力回应。

名存实亡的婚姻,彻底了断,也是新的开始。可,我不忍说出口。良时的云海,第一缕曙光,虽无缘一见,但,未来还有的是机会。可,我亦是不张口。

其实,但又何须遗憾呢?作为地主,一整天,明明身体不适,她抢着背包,买门票,购小吃,带动气氛,筹划行程,同行几位好友,她一个也不怠慢,照拂着每一个人的安危喜乐……入微的体贴,大咧咧的笑,直杠杠的个性,随和又较真……在她身上奇特地平衡着,总令我莫名地滋生一抹浅浅的疼。

玲子,她自己的悲喜,只能到了夜深人静,一人独嚼。就像那满山的杜鹃花,示人地总是最美的绽放!即使心量再大,也会痛,那嫣红,便是疼的烙印。之于围城,玲子的伤,我懂得,我在乎,我疼惜,我却不能分担,也不知如何分担。我便是如此。

慰籍乡情的石子,滋养花草的黑土,满目生采的映山红,云山雾海的云海世界,还有我的祈愿,我一样都不带走。我知道,括苍山之行,让我更深地贴近了玲子。从此,我的心,遗落在她的城。

癫痫持续发作状态该怎么治疗治疗癫痫疗法哪些比较好呢哈尔滨哪家医院治疗癫痫更专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