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文章内容页

雨人烛火外二

来源:鹤岗文学网 日期:2019-9-17 分类:现代言情
烛火流萤
   风不能灭你 水不能灭你
   你对于黑暗的了解
   绝是燃烧了胸膛的尊严
   枯瘦的手指
   就算燃尽骨髓里的油脂
   半江渔火
   在烟霞的尽头
   红光漫天
   会让木炭的萎靡
   愧当那不散的灰烬
  
   蓝色、红色、以及那飞尘
   未死的素娥
   你何时流下了寂寞的眼泪
   依偎的傍晚
 长春去哪里治疗癫痫呢?  还要窃取你卑微的光芒
  
   虽不是引领的航灯
   也不是华彩的流火
   饮食着大地的焦渴
   只是
   着一身素白的锦衣
   站在你累牍的案头
   定能把每一个站起来的辞藻
   投影成墙壁的武士
   披挂铠甲
   就是推窗而出的呐喊
   那也会是
   保有了我羸弱的温度
   乃至
   是在每一次跳动里
   启程
  
   定会与你的文字交换
   在同一个毁灭的黑暗
   永恒我那不灭的
   真理!
  
   ★木雕
  
   我就像木雕曲卷落下来的木花
   卷取你脸上未完成的表情
   那一刀刀的刨开
   一尊木然的脸庞
   我想
   那一道道的深刻
   只为雕出一双忧郁的眼
   碎碎落下的
   是木花前世不弃的深情
   就在你浑圆的颚下
   听不到仿若的哀伤
  
   当刻刀深入到最初的年轮的时候
   你以蹒跚走完那一圈稚嫩的时候
   那浅浅的翠绿
   微睁着如婴儿般啼哭
   渴望待哺怜爱的眼睛
   就像你渴望那清凉的雨丝
   丝丝缠绵去你那秋黄春绿
   于是
   就站成了微风中的沉默
   只有那阅读翠绿的微笑
   和树干上开裂着一只只
   是多年前期许的
   眼睛
  
   让刻刀再深入一些吧
   我经过了最残酷的北寒
   是以孤独的身躯耗尽心力
   我把温柔洒给绿草
   洒给育我的黄土地
   我曾一次次放下凋零
   又一次次的拾起浓绿
   把舒云间的心事
   推极致远山
   刻满
   跳跃的星辰与落日
  
   在每一次细节的微痕下
   把自己的心灵逐渐敞开
   那不是死寂的木雕
   她是鲜活着的执念
   踩着沉重的刀痕
   足以让雕者的手指年轻
   我却不知道自己是谁
   也许碎碎的木花
   只要还能轻轻落地
   我就是不朽的名字
  
   雕我以唇角的甘露
   雕我以泪腺的咸涩
   雕我以耳鼓的传诵
   雕我以呼吸的尘埃
   雕我以吐绿的阳光
  
   慢慢而降的冬天
   我看到了花蕊
   看到了黑暗卸在脚下的
   匍匐
   我的芳唇微笑成一朵朵
   绽开的莲花
   我的舌尖是紫檀的香蕊
   飞临高高的塔尖
   一心合掌
   我就是你待坐的
   莲台
  
   ★爱慕
  
   爱慕
   土丘上撑着的一掌绿色
   她的水分是从沙漠中运来
   骆驼的影子
   蹄痕
   孤单
   愿是那土丘脚下的黄沙
   顽强了生命的滋养
  
   新乡癫痫病哪家好 爱慕
   无限形态中的一曲悲歌
   一支黑色幸福的原音符
   那样专注深沉于子夜的臂弯
   静谧
   安详
   大地的回声抚慰着光和热
   如大爱时的絮语
  
   爱慕
   凹陷于浅土坑里的积水
   晨的薄纱隐映拘谨的情绪
   恬静自满时浅表的纯粹
   短暂
   淡然
   在你一次不经意的过路
   投下清凉的身影
   微笑中碎裂
  
   爱慕
   如浮癫痫病可以治疗好吗雕路边的一块顽石
   我能找到他的眼睛和声音
   并没有惬意的心境
   沉默
   固执
   从没有遗漏所有日子的衰老
   撕开几道微笑的裂痕
   里面藏进许武汉癫痫医院在哪里多沉甸甸的故事
   从此心绪在路边失重
  
   爱慕
   任意伸展的贫瘠或高贵的道路
   即便没有幽古绿色的装饰
   曾像忠诚守望的猎犬一样
   记忆着
   一个老人孤单的身影
   絮叨
   缓慢
   他把黯然伤神的夕阳
   驮在弯曲的脊背上
   如那爱怜空旷的清风
   推去晚照
   推向
   土丘上撑着的
   一掌绿色
  
上一篇:乡愁外三首
下一篇:你还记得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