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文章内容页

【柳岸•恋】套路

来源:鹤岗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现代言情
“疼啊,常大夫。疼得很!”小赵明显地显示着疼痛。脸色刷白,大汗淋漓,连说话都有了断断续续,“大夫,你快给我治治吧,我受不了了,我是不是快要死了啊!啊,痛啊!痛的要死了!”   这小赵是Z市的Y学院的一名研究生,由于学习比较刻苦,长期坐而无适量的运动。在一年前得了痔疮。其实,痔疮的到来,小赵都没放在心上。不就是一个小玩意么。每当小玩意出来,他都顺手把它又塞回去。这样几个月,相安无事。   可是后来,这玩意越来越大了,小赵有些慌了。   “这咋办?这咋办?”小赵在自言自语。   正在小赵一筹莫展时,突然听到屋内电视里广告的声音:   “东西南北中,治痔疮到华中。”   “治痔疮,哪里强?那还用说,到华中啊!”   “小痔一刀走,大痔一周侯。”   “美女,华中专治痔疮。他们技术咋样啊?”   “好,好!好得很。我的痔疮,都是在华中治好的。”   ……   小赵闻听广告,眼前一喜,惊呼道:“众里寻他千百度,他却在灯火阑珊处。”“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二   于是,小赵赶紧记下这医院的电话。并急急地拨过去。   还未等小赵问话,就有美妙的声音飘到耳畔。   “先生,您好。这里是华中痔疮专科医院。很高兴为您服务。”一个极富磁性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到小赵耳朵内,软软的、麻麻的、酥酥的。令人听着特别舒服,那声音不亚于林志玲的声音。   “你好,我……我有一病想咨询一下。”由于此病长在隐私处,小赵都不好意思说出。以致于话语都有点磕磕绊绊,“就是痔疮,你们能治好吗?”   “能,能!百分百能治好。”医院的话务员不急不慢地说,“先生,您没看看我们这儿是啥地方。这里是华中啊,我们是中国中部治疗痔疮最好的医院。我给您透个底吧!来这坐诊的大夫,都是我们从北京一流医院高薪聘请来的。在技术方面,绝对是一流水平的。所以,先生您尽管可以过来治疗,敬请放一百二十个心。”   和美的语音携带着十足的希望,小赵还有得选吗?没有。这么完美的医院,还犹豫什么。   小赵有了十足的决定。“治痔疮,哪里去?到华中啊!”美美的声音,持续在小赵耳畔萦绕,小赵脸上挂满了会意的微笑。   “美女,治疗下来得几个钱啊?”小赵依旧不放心地追问道。   “啊!您问钱啊?没多少,没多少!也就五百八十元的手术费。”依旧如林志玲的声音,“您过来吧,我派人接您。”   小赵没了犹豫;小赵嘴角露出了舒心的笑容。   按广告所述的地址,小赵来到了华中痔疮专科医院。   这是一个五层高的临街大楼,粗略估计有六十来间房屋。墨红的两个大门柱有些粗壮,不过有两头大石狮的陪伴,它们又是那样威武霸气。在两个粗大的门柱上,有两块宽宽的木排肃严地吊挂着,上书楹联:   志在四方痔疮遁形   气得天地痔疮不生   横眉:痔疮无影   整个字体“遒劲有力,潇洒飘逸”给人一痊愈的信心和力量。   小赵看了看,稍一犹豫,随即决定进去看一看。   “您好,看有什么帮到您!”一进门,只见门口两侧,一面站立一位纤细苗条、丰姿绰约,身穿一袭笔挺的、蓝蓝的护士服的美女,她们颔首且微笑着说,“您看,您有啥不舒服?您有预约吗?”依旧如林志玲样的声音。   “我有点不舒服,看到哪儿看合适?”小赵仍旧有些脸红地对门口的美女说道,“现在有点难受。”   “您好!您随我来吧。”依旧语音甜甜。   “好,谢谢!”小赵有些怯懦、有些羞涩地说,并随美女前去。   一会儿,来到一科室,只见门口挂了个长牌,上书:“痔疮一科”   “你好,常大夫,来个病人。”美女护士用着魔性的声音呼唤着,“您好,来这看吧,这常大夫是痔疮名医,他还给一位副市长治过嘞。”   “谢谢美女!”小赵忙不迭地与护士说,并又赶快与大夫打招呼,“常大夫好,我可以进去吗?”   “可以,过来吧!”大夫和蔼地说。   “好,好!”小赵忙不迭地进到里面。   这是一个十多平方的房子,一个桌一张床。在桌与床之间有一蓝色的屏风,把它们分割开来。屏风遮挡了很多的精彩和无奈。   “你好,大夫,我这病好治吗?!”小赵有些忐忑地说。   “没事,不管啥痔疮,到咱这都不是事。”常大夫微笑着说,从他的笑容里,可以读出信心来。“过来,我给你查查。”   小赵看看左右没人,就赶紧关门,随大夫过到屏风内侧。   “躺床上,我来给你查查。”常大夫语气和缓地说,“侧身,面朝里。”   小赵言听计从,一切按常大夫的指令执行。   “你这问题不大,先不手术,先来个熏蒸和坐浴吧,再吃点药,就会好了。”常大夫说道,“先开一个月的吧。”   “好,好!”小赵忙不迭地点头,如鸡叨米样回答说。   于是,常大夫泼墨惬意间,一张张处方出炉。   “你去吧,交钱取药去吧!”   “好,好!”小赵抓住处方就向药房奔去。   结果,一划价,一万九千八。小赵倒吸一口凉气,但忍着、信着、愁着,交了费用。   “有名的医院,收费贵点,是可以有的。”小赵自我安慰道。   最后,常大夫安排。要按说明吃药、坐浴、熏蒸,要定期复查。   小赵如领圣旨一样,一切按常大夫的医嘱行事。这样有半年左右,身体如正常一样。   可是,某一天,小赵突然又腹痛难忍,而且下体处,疼痛尤甚,并不停地出血。   “喂,常大夫吗?”小赵痛苦地给常大夫打电话说道。“我的病没好啊!而且现在又疼的更厉害了。”   “别急,过来,我看看。”常大夫不急不慢地说,“我看看是不是痔疮嵌顿了。”   “好,我这就过去。”小赵着急慌乱地说。   于是有了文章的开头的画面。      三   “现在手术吧!我受不了了。”小赵一直在喊。   “行,这就做。”常大夫说道,“你是选二千八的套餐呢?或是选九千八的套餐。”   小赵有点迷糊,但经济账还会算的。   “我选二千八的套餐。”小赵顺口说出。   “好。”常大夫说,“来吧,跟我到手术室。”   “张莉你按我写的手术告知书,去准备麻醉。”   “赵敏,你去按我的手术告知书,去准备手术器械。”   “小赵,你过来,在手术告知书上签个字吧。”   ……   一番部署,几经回合。小赵躺到了手术台上。   “给你用好的麻醉药吧,这样费用就会增加一千元左右,不过,这样在手术时就疼痛少很多。”   “给你用可吸收的羊肠线,这样术后就不用拆线,可以减少很多感染的可能性。不过,这样会增加五百元的费用。”   “在手术中,给你用最好的电凝刀吧,这样在手术中会出血少,而且在术后恢复也快。不过,这样费用会增加一千五百元左右。”   ……   小赵躺在手术台上,听着常大夫的介绍,望着天花板,想着手术中的疼痛、出血、预后等等,心中有着异常的滋味,但想想今后,为了痛苦的最小、最少、最好。也只有答应的份,好想快快结束这份痛苦。随着小赵的一个个同意的签字,慢慢地麻醉起了作用。   小赵意识有点模糊;渐渐好似进入梦境一样。哇,天堂真美,仙雾缭绕着,醉了小赵。   “喂,醒醒,手术好了。”一个缥缈的声音,渐渐让小赵又回到了现实。他已回到了病房。   “手术很成功,在这换药几次就可走了。”常大夫说,“这随后几天要做药浴、中药熏蒸、红光、按摩、电磁波等治疗。你要一项项来。这就痊愈快,减少复发次数。”   “中,中。”小赵没了痛苦,多了忧虑,又不敢吭,小声说道,“我啥时候可以出院啊。”   “想啥呢?刚做完手术就要出院,哪有这样的病人呢。”一护士小声嘀咕说。   小赵清楚他说话的目的。随着一项项的康复治疗,小赵最后确实金钱上受不了了。   “常大夫,我这后续的治疗不做了,我的钱快没了。”小赵有些无奈地对常大夫说。   “可以啊,不过还没到痊愈出院时间。这对你的病情不好,万一感染了,将会是前功尽弃。另外,没钱可以用信用卡,可以用花呗啊。”   “真厉害,我佩服你们。”小赵眼里含着泪花说道,“好,好!我交,我交!我用花呗交!”   小赵,眼边的泪花不停地流淌着,望着天花板,又望望室外的蓝天。   室外,只见一只燕子正在外面自由的飞翔。      四   正在小赵很有感慨和困惑时,突然医院的大夫和护士们忙乱了起来。   “赵亮,外面咋回事啊?”正在给小赵治疗的常大夫慌慌张张地问道,再也没了刚才的斯文和霸气;只多了慌乱和不安。   “快点吧,先把病人放走;即使放不走,也要让他们把病号服脱下来。”赵亮焦急的说,“是咱市卫健委、市监督局、市公安局和市环保局等多家部门联合来检查了。院长和副院长都被控制了。”   常大夫再也没心治疗了。原先的巧舌如簧,现在变得不知所措了。   “小赵,你先下来吧,把医院的病号服先脱下来。等他们走了后,再给你治疗。”   “茫然、呆滞、无语。”小赵心内不知啥滋味地脱下病号服,“这是什么情况?”   后来,医院退回了小赵很大一笔医疗费,他也不再为医疗费的筹措发愁了。   原来鉴于多名患者的举报,市卫健委一步步对华中痔疮专科医院进行暗访,掌握了大量证据后对他们进行一次联合查处。   经检查发现,原来整个医院大夫,都是空披袈裟的假和尚,是地地道道的“李鬼”医院。   看到此,小赵颇有感慨。   “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   套路千层步为营,   巧舌如簧机关重。   悟空筋斗万里外,   仍在如来掌心中。   武汉的能治好癫痫的好医院在哪现在癫痫可以直接做手术吗陕西哪家癫痫医院比较好手脚抽搐是癫痫发作时的症状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