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歌词 > 文章内容页

【浅吟】流浪

来源:鹤岗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原创歌词
因为,我是一只狗,一只流浪狗。   (一)   夜里,躺在街边的角落,总会在恶梦中醒来。那个场景,成了我记忆里甩不掉的阴霾。那天的夜很黑,外面刮着风,静静地躺在床角下的窝里,身下是主人铺的厚厚的棉絮,软软的,也暖暖的,屋子里除了有一丝浅浅的呼吸,只有风吹窗棂的声音。我的主人是这家的女主人,此时,已进入了梦乡。   也许是晚上吃了太多鸡腿的缘故,口很渴。我走到厨房去找水喝,刚走到客厅,门外闯进了一群人,客厅里顿时灯火通明。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惊呆了,以至张大了嘴,却发不出一点声音。   稳住发软的腿,看见带头的是女主人的男朋友,心稍稍放下,只是,后面一群戴着帽子,穿着一样衣服的男人又是干什么的,为什么女主人的男朋友手上会戴着链子。   没人发现蹲在沙发角边的我,一群人径直走向了卧室。我堵住了耳朵,因为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我能预料得到,果不然,卧室里传出女主人尖锐的叫声,盖过了屋里所有的嘈杂。这并不因为,今晚房里进来这么多的人,有时候,家里来的人比这还要多,而是,女主人习惯夜里裸睡。   我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也不敢过去看,谁让我是女的,天生的胆小。   人终于走了,女主人也被带走了。我追出房门,追到院子,眼看着女主人和她男朋友被推进头上闪着灯的车里,一路闪鸣着,远去。   我走回屋子,不知道该怎么办,外面的风越刮越大,掀动着窗栏上的塑料瓦哗哗作响。担心房子会不会在风中倒塌,好想躲在自已的小窝里,那里也许是最安全的。当我看见这个最安全的地方,已被撕扯的面目全非,散落的棉絮里,还有一抹淡淡清香,我明白了,卧室里发生了什么。   就这样,在空屋里等了三天三夜,吃完了家里所有的剩菜剩饭,我,终于成了一只流浪狗。   曾经,对流浪狗是那么的不屑,走过他们面前时,也总是高傲的扬着头,连视线都避免与之有任何交集。似乎就这么一瞧,便会污染了我高贵的血统。   上天就是这么会捉弄人。我走在街边,虽然不时会有人回眸惊叹:真漂亮。但是,我能清楚的看到他们眼里的疏离。是的,没有主人的牵引,我就是一只流浪狗,此时,再多的赞美也冲不淡心中的失落。   第一天的流浪生活是在饥饿中度过的。曾看见过流浪狗在垃圾箱里翻捡东西吃,这对于我来说,是个极困难的过程。别说吃垃圾,就是在垃圾箱前走过,心里都会犯恶心。   第二天,我想到公园里碰碰运气。那里是狗儿们聚集的地方,以前,和女主人在那里玩耍时,大家都会带些吃的,熟识的女人们,熟识的狗们,玩的开心,聊的开心。   满心欢喜的在黄昏时候跑到常去的公园,远远地便瞧见伙伴们在追逐打闹着。大宝,大宝一定在。大宝是一条毛色金黄的金毛狗,最喜欢和他在一起玩。   大宝果然在里面,兴奋的冲过去,和他抱作一团。   “这是谁家的狗。”有人发现狗群里多了一只娇小的身影,只是白色的毛发已变得一缕一缕的,沾着碎草沫,粘着黄色脏污。   这一副形像,明显是流浪狗的标签。“流浪狗,赶走她。”人群里有个女人高声的叫。   还在和大宝缠绵的我,被一根木棍分隔开来,大宝的女主人一手清理着大宝身上被我蹭上的草沫,一手举着木棍吓唬着,让我远离这里。   大宝站在那里,哀怨的看着我。我知道,他不能违背女主人的心意。我只好离开,这个群体,以后我再也不能靠近。   因为饥饿,我开始怀念饭来张口的日子。   (二)   那一天,已经有些站立不稳的我,站在垃圾箱前,闻着扑鼻而来的酸臭的气味。已经没有什么能阻挡我走进它,因为饥饿早已摧毁了我的意志,我要吃饭,我要活。   躺在暖暖的阳光下,身下是软软的青草,微闭着眼晴,舔着嘴边还残留的淡淡香味。曾经,认为这是一道难以逾越的屏障,没想到,是这样的容易。你的脚踏进那片脏乱,你便不在乎那所谓的自尊。其实,到现在,对于自尊的概念都很模糊。在富贵中生存,有吃有喝就算有自尊了吗?也许,这个话题本就不是狗儿们所要思考的范畴。   从此,我日日游离在大街上,垃圾箱旁。人们已经习惯这些流浪狗的存在,而我也渐渐习惯人们眼里的各种表情,喜爱,嫌恶。   流浪的日子很辛苦,却很自由,没有人吆喝要你怎样,你可以睡到三竿,也可以游荡到深夜。   在我寄居的地方,过一处草地就是一条热闹的街。每到华灯初上,我便坐到街口,看着人来人往。此时的我已经不需要为肚子而烦恼了,多日的流浪,哪里有吃的,早已记在脑子里,只需到时去候着,每次都会饱餐一顿。所以,浅夜里,睡不着觉的时候,便有些闲时,心里也会生出些闲情。   而坐在街角看景,便是我排遣闲情之一。最喜欢看年轻人走来走去,拉着手的,搂着腰的,如果可爱的女孩子手里有个面包汉堡之类的,看见优雅的我萌萌地看着他们,总会有人丢一些在我面前。而我,故做矜持,闻一闻,等他们走远后,便狼吞虎咽的开始享受。最讨厌喝得醉熏熏的酒鬼,不提他们也罢,上一次吐在我身上的污秽,直到现在,闻闻,还让人恶心。岁月在身上蒙上的尘埃,那是每个人都无法抗拒的,但是,被这样吐就一身污秽,却是心中难以承受。   现在想想,是当时自已躲的不及时吗?也许,这就是命,因为流浪,才会与这样的人有交集。还有,那个睡在隔壁的乞丐,如果不是流浪,我怎么会和他成为邻居?   正在自叹命运难料的时候,被一阵打骂、哭喊的声音惊扰。抬头四寻,原来是对面一家洗浴中心门口,正在上演三人大战。一个年岁大一些的女人揪住一个年轻女子的头,拳打脚踢,一个男人在一旁,拉了这个扯了这个,最后还要挨两个女人发过来的拳头。唉,这种事,在这里多了去了,无非就是二奶或小三事件。没意思,人类都是自作自受。   不过那个洗浴门口是我的禁忌,有一次从门口经过,什么也没干,就招来保安的一阵脚踢。很多时候,我都想报复,却想不出能得以脱身的办法,惟一能做的,就是在夜深时,保安们都进去睡觉了,在他们门口撒了一泡尿,但也仅一次而已,还是要善良些好。   伸个懒腰,站起来抖了抖身上的土,尽管抖不掉身上污垢,如果能洗个澡该多好。狗在温饱后也会滋生更多的欲望。我知道,这样的欲望,离我太远了。   百无聊赖的往回走,不想却碰上了我日思夜想的大宝。大宝被牵在女主人手里,刚刚从一家宠物店里出来,浑身上下干净得没有一点瑕疵,连腿毛都柔顺的一根一根随风飘着。噢,大宝是来这里洗澡做美发的,这个店,以前的女主人也经常带她光顾。   想冲上前去,一个声音却让我止住了脚步:你是一只流浪狗。   眼看着大宝跳上女主人的宝马车,高傲地坐在副驾驶上,扬长而去。刚刚还惬意无比的心情一下子跌落到了谷底。   光顾着郁闷,走在回去的小路上被人拌了一脚。本来我就不是爱惹事的狗,踩就踩了,疼两天也就好了。   “狗狗,你没事吧。”一个小男孩停下来,蹲在我面前。“狗狗,你也没有家吗?像多多一样。”   男孩子脏脏的小手轻轻抚摸着我的头,一脸的关切。已经多久没有人这样看着我,曾经认为这样的目光不会在我身上停留。因为我是流浪狗,没人会关心我的存在。   很舒服的感觉从头顶漫延到全身,酥酥的,好想靠在他的身上就这样睡去。   (四)   是的,流浪不是我选择,我亦无力选择重回温暖舒适的家。那个家,在我的记忆里,已经淡薄的没了痕迹。然而,我还是想有个家,哪怕这个家一贫如洗,但他能为你遮风挡雨,能有人这样温柔地抚摸着你。   我有了新的主人,一个叫多多的小男孩。   我从寄居的垃圾箱边,搬到了一个简陋的泥房子里。只是,从那天晚上走到这座泥房子,我和多多足足走了一天。   多多没有父母,却还有亲人,只是他的亲人没有人关心他。多多一个人住在泥房子里。   泥房子很简陋,家徒四壁,只有靠窗的地方有一张小小的木床,床上放着一摞破旧的书。   这个家真的是一贫如洗,但我还是很高兴自已终于有了家。这对于流浪的我来说,是上天的照顾。   从此,我的日子过的很单纯,每日跟在多多的身后,他去地里干活,我便也跟了去,他去山上打草,我便跑在前面开路,他在床上看书,我便卧在床下呼呼大睡。只是,这一日三餐是再不能保证了,最好的一次,多多给了我一块很大的玉米面饼子,我吃了一半,将另一半藏在了墙角的土里。这块饼子,是我三天的伙食。   按说,每天翻垃圾也总是吃到鸡头鱼骨的我,会受不得这样的艰苦。不过,有句老话:狗不嫌家贫。是多多捡回了我,给了我一个家,我怎么能嫌弃这个家呢,尤其是非常感激多多。第一天到家,就抱着我去河边洗了澡,还我一身洁白似雪的毛发。多多看我一身飘扬的毛发,惊呆了。嘻嘻,没想到原来我是这样一只漂亮的狗狗吧,再偷偷告诉你,我可是名犬哟,有身份,有户口,而且还是英伦血统呢。   平日里,村里的狗儿都聚到一起,我却不想与他们变得熟捻,我知道,有些狗儿只是雄性荷尔蒙在作怪,喜欢跟在我的屁股后面。一群乡野土狗,就算我落魄到这个地步,也不会失了作为名犬的节操。多多有时也在一旁帮我驱赶那些靠近我的土狗。哎,不会再有大宝那样的狗能够吸引我了。   和多多在一起,是很有趣的一幕,一个穿着破烂的小男孩,后面跟着一只毛似白雪的狗狗,晨雾里,夕阳下,形影不离。   这么简单快乐的日子,在一个阴雨的季节,被人打乱了。   那天的大雨下得好大,我本来就是个胆小的狗,站在木床上,看多多一个盆子一个盆子放在地上,接从房顶落下来的雨水。好担心,这个泥房子会不会被雨冲塌。就像那天大风的夜晚,怕风吹倒房子一样。   下雨天,不知是什么时辰,只觉得外面越来越阴沉。多多忙着往外泼雨水,没时间做饭,下着雨,我也没办法去外面找藏着的窝头吃。   就在这时,一高一矮两个人打着伞进了我们的泥屋子,多多管两个人叫叔叔。   两个人站在房中间没漏雨的地方,递给多多薄薄一叠钱,说是他爸妈的抚恤金。多多接过钱,放在柜子里,继续收拾地上的雨水。其中高个男人看见床上的我,眼里顿时冒出了金光。捅捅身边的人,矮个男人扭头也看见我的存在,表情不亚于刚才那个人的表情。   这是一个不好的信号。果不然,矮个男人走进我,想抚一下我的头,我跳到一边,警觉得看着这个人。   “多多,这狗哪来的?”   “捡来的。”多多连头都没有抬,继续收拾水。   “给你一千元钱,卖给我吧。我家的你妹妹可喜欢狗了,总想给她买一只,碰不上合适的。”   “不行。”说完这两个字,多多再也不多说话。任凭两个人说的口吐白沫,最后连价钱都涨到了五千。   我悠然的倒卧在床上,看着两人的表演。真好笑。我知道,多多断然是不会把我卖了的。   两个人没办法,说服不了多多,只好先行离开了。   雨依然下着,已经小了很多,却没有停的意思。外面开始黑了下来,想来要入夜了吧。多多拿着仅有的一块窝头,放到我的嘴边,我扭过头,没有吃。多多看我没有吃,自顾放入嘴里吃了起来,这半天一直在端水泼水,还真是费能量。   算是吃过饭了,多多没有精力再看书,一人一狗躺在床上,黑着就进入了梦乡。   狗的耳朵真的是很灵敏,虽然外面的雨声还是很大,但还是一丝细细的声音在门口响起。我支楞着耳朵,听门栓正一点一点被人在外面拨开,一个黑影闪进屋里。   哼,当我还是从前的胆小鬼呀。我没有出声音,只是静静地看着黑影移动到床边。我看准,一个飞身扑过去,将黑影扑倒在地。   黑影嘴里叫着,连滚带爬地跑出屋外。惊醒的多多从枕头下摸出一根蜡烛,点亮。屋门大开着,多多忙下地走到柜子旁,往里摸了摸,还好,钱还在,这可是爸妈用命换来的。   多多坐在床上,看着也望着他的我,心里猛然想起白天两位叔叔来,要买狗的事,莫非今天的贼不是冲着钱来的,是冲着狗狗来的。   “狗狗,看来咱们要搬家了,这回可真要没家了。”多多抱着我的头,抚摸着我的毛发。   天亮时候,多多收拾着简单的行李,其实,也没什么好收拾的。多多锁上了门,其实,这把锁也是摆设。   (五)   流浪,不是我要的选择,却不得不再次去流浪。只是,这一次,自已不再孤独。刮风的时候,有多多温暖的怀抱,下雨的时候,有多多为我撑起的衣角。   流浪的日子,我忘记了很多,连大宝都渐渐淡出了记忆。然而,我还是很喜欢黄昏的时光,一人一狗,走在夕阳里,那种拉长影子时而分开,时而叠加的感觉,让我深深陶醉。   天边的晚霞很美,多多说书里的故事更美。夕阳下,我靠在他的身边,静静地听他读书,虽然我听不懂书里的故事,却能看得懂多多脸上的喜爱之情。   武汉治疗癫痫病贵吗癫痫病怎么预防天津治癫痫作用好的医院怎样选?癫痫病应该怎样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