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歌词 > 文章内容页

【酒家】七年之痛(散文)

来源:鹤岗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原创歌词

有你的日子,就算乌云密布、阴霾漫天,我的心里也会天清气朗、清澈明亮;没你的日子,纵使晴空万里、阳光灿烂,我的心里依然暗无天日、死水一潭。

因为缘分,生活中我们会遇到一些人和物,因为你习惯了它的存在,所以便不觉得它有多珍贵,甚至不经意间忽视了它;而当你失去它时,才会突然感觉,曾经的拥有是多么难得,可要想重新再来,犹如覆水难收,痴人说梦。时光也罢,人物也罢,感情也罢,都是一理;古人也罢,今人也罢,伟人也罢,常人也罢,概无例外。

人常说,失去的都是美好的。这一点我深有体会,深信不疑。

白驹过隙,时光流逝。不知不觉,你离开我们已经七年!

这七年,在浩瀚无穷的茫茫宇宙中,也许只是一个短暂的瞬间;这七年,在浩如烟海的历史长河中,也许只是波涛滚滚溅出的浪花一朵;这七年,在漫长的人生中,也许只是人生年轮上的一段不起眼的轨迹。然而这七年,让我由一个初中生变成了一个大学生。七年前那个让我们天人相隔的情景,始终在我脑海里无法抹去,如同昨天。虽然它已过去了八十四个月,两千五百多个日日夜夜。

自从你“自私”地躺在地下那个属于你的密封空间里安睡,就全然不理天上的斗转星移,也无暇顾及世上的生活变迁。你就那么任性,那么绝情,全然不顾上面人对你的千呼万唤,毫不念及亲人们没齿难忘的思念之情,睡得是那么深沉,那么安宁……

墓地的野菊花盛开了七次,又枯黄了七次。七年了,你能想象出这世上的变化吗?我想,你要是能再见到我,肯定不敢相信当年你喜欢逗弄的小屁孩,如今个头已长得和你当年一样高,甚至还比你猛一些呢。你会想我们吗?不管你会不会想我们,我要对你说:哥哥,我想你。

哥哥,我们相差二十一岁,你的女儿、我的侄女和我同岁。可由于辈分关系,我只能叫你为哥哥。虽然你并非是我亲哥哥,虽然你还比我大那么多,虽然我们往日见面次数也不是很频繁,但我发现与你是没有代沟的,见面我们玩得很开心,聊得很投机。小时候如此,长大后亦如此。

哥哥,在我眼里,你就像个大孩子。虽然我记事起,你就已经成人夫、成人父,但你却童心未泯,还是那么贪玩,至少我是这样认为。每次见到我,就变着法儿开玩笑逗弄我,直到把我逗哭了,你又买好吃的、好玩的哄我开心。那时我对你是又恨又爱。

我慢慢长大,你依然喜欢和我开玩笑。你经常会给我讲些神鬼故事,害得我一段时间晚上睡觉都不敢关灯。你常常喜欢哪壶不开提哪壶,一见面老是问我在学校考了多少分、排了多少名。有时我坐你的车回老家,你常常喜欢在我下车“方便”时,偷偷地把车开走,害得我没有尽兴便赶紧提上裤子追车……

在当今社会竞争空前的压力下,在生活负担不断加重的现实里,正因为是你对我的喜爱,才会焕发你心底久违了的童真,才会那样不厌其烦地逗弄我。我知道,这是你对我爱的表达方式,极具个性,独一无二。

你的关爱像春风一般,让我心田之苗顿时欢乐地生发、疯长;你的幽默似夏雨一样,让我心池之水顿时奏起欢快的乐章;你的谈笑若秋月皎皎,让我心中之地顿时营造出美丽的梦幻;你的亲切如冬日暖阳,使我心灵之屋顿时散发着温馨的气息。你走了,春风夏雨秋月冬日依旧在,只有我知道,我的心中少了些什么……

哥哥,你知道吗?2007年6月29日,是一个让我永远难忘的日子。

那天,我初一升级考完回到家,便对妈妈炫耀地说这次数学考得如何轻松,定会得高分无疑。但我发现妈妈居然没有以往欢欣的神情,反而心不在焉,一脸忧伤。我的心立即从欢乐的山巅坠入担心的谷底。家里发生什么事了?对我急切的疑问,她只是说自己有些累,叫我赶紧吃饭。吃过饭我躺在床上,愣是左翻右转地睡不着,心里总有难以名状的不祥之感。我终于忍不住了,就起身跑出去追问妈妈。

妈妈躺在沙发上,眼睛红红的。看来有午睡习惯的她今天一直没睡,而且应该是刚刚哭过。其实她不说,我已经预感到了一定是老家发生了白事(老家通常将丧事称作白事)。是谁呢?我想到了二爷爷,想到了二奶奶,想到了大爸大妈,想到了姥姥,甚至想到了姑姑姑父……可我就是没想到你,也不可能想到你。

妈妈禁不住我的追问,这才含泪告诉我,说你6月28日晚上,由于酒后驾车发生车祸,虽然医院尽心抢救,但最终无力回天。叶落归根,现在遗体已经送回了老家。

这怎么可能呢?!你正值英年,身强体壮,英俊潇洒,风流倜傥,阎王爷怎会在生死簿上点到你呢?再说,一个多月前的五一节假日,你还带着我和姑父姑母一起去关帝庙旅游,还在我家吃了一顿饭。你一路老练的驾车,风趣的言谈,还忙里偷闲地逗我……这些我都还历历在目,犹如昨天,怎么会是你出了事呢?不可能,绝不可能!我不信,决不信!

虽然我常听人们说,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也曾多次背过苏东坡的“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此事古难全”之句。但车祸猝然发生在你身上,灾难突然降临在我们家中,我们确实都难以接受,难以面对……

哥哥,当我回到老家,你家门口挂起的白纸幡随风飘摇,它极力散布着苍白寡淡的气氛。虽然有亲朋好友出出进进,但一个个都神色黯淡、两眼发红,全无以往我们每次回家那种温暖的感觉。我以从来没有过的沉痛心情、沉重脚步走到你的灵堂前,望着灵桌上你的遗像,你的面容是那样英俊,我是那么的熟悉,怎么你就突然要从这世上离去呢?突然,我发现你的眼中含有几分忧伤、几分愧疚!这遗像是从哪儿来的?后来你的妻子、我的嫂子告诉我,是用你驾驶证上的照片放大的。难道你照相的时候就有了某种预感,要不怎么会有这种让人伤感、让人怜念的“苦相”?望着你的遗像,盯着你那忧伤的眼神,两股又热又咸的液体在我的脸颊流淌,犹如决堤的洪水,汹涌澎湃、无休无止……

哥哥,你知道吗?以往我视灵堂如雷池,从不敢靠前,总是敬而远之。但当时我却没有丝毫的害怕,竟然长久地盯着你的遗像出神。为什么,为什么你竟舍下我,舍下妻子儿女,舍下亲生父母,舍下亲朋好友,舍下这个平凡平淡、甚至夹杂着苦累但却充满勃勃生机的世界呢?我怎么就搞不懂你了呢?

我是一个不善于外露感情的男孩,我做不到在你遗像面前像亲朋那样痛哭流涕,也不会像电视里诸葛亮吊孝那样敲打着棺材做痛不欲生状,我只会在灵堂角落里黯然神伤,让心中裂心撕肺的痛,通过泊泊流淌的泪水,无边无际地发泄出来……“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我不知道这句话是谁说的,只知道它说得是那么一针见血。

嫂子的哭声又起。她哭得歇底斯里,她哭得一塌糊涂,她哭得天昏地暗。鲁迅先生说过,“悲痛,就是把人生中最有价值的东西毁灭给人们看。”是啊!我失去的是你这个曾给过我生活快乐的哥哥。可嫂子呢?她失去的是她爱情的“一片天”,家庭的“顶梁柱”,生活的“掌舵人”,生命的“那一半”。

哥哥,你永远不会知道,在你出事的那天晚上,嫂子不见你回家,几乎打爆了你的手机,然而每一次都是无人接听。因为知道你为工程缠身,经常不得不应付一些应酬,也有几次喝多了就在酒店过夜的前例。所以,她也就没有多想。可她却万万没料到,她的这一次没在意却是她永远的后悔!事发后,她还为自己的没在意而深深愧疚和自责……此刻,嫂子的号哭刺激着我的神经,我既为你伤心,又替她担心。你留下两个老人、两个儿女走了,她柔弱的肩膀能担起家庭那副重担吗?今后,她的苦与忧、泪与伤、痛与哀更向谁人倾诉?

哥哥,你知道吗?和我同岁的侄女,比我小几岁的侄子,他们穿着白色孝服,跪在你棺材旁的干草上为你守灵,脸上布满泪痕,眼里流露出痛苦和忧伤,特别是十岁的侄子望着痛不欲生的嫂子,他满脸都是迷茫和恐慌。这个情景,就是铁石心肠的人见了也会心中不忍、暗自垂泪。是啊!命运对他俩的确有点太残忍了,他们正是在父母面前撒娇、嬉闹的年龄,正是享受着父母疼爱、宠爱的时候,你却悄无声息地去了,而且永不回头。少年丧父,实是恓惶啊。

哥哥,你能想像到吗?我的二爸二妈,也就是你的生身父母,得到你出事消息的那一瞬间,不啻于是晴天霹雳、天崩地裂。二妈身体不好,哪能接受这突如其来的打击,回到老家便病在炕上,一边吊瓶输液,一边掉泪伤心。二爸虽然伤痛万分,但白天还要忙着张罗你的丧事,迎接前来吊唁的亲朋好友。只有晚上,嫂子和侄子侄女以及我们都睡了,他还一个人还坐在灵堂,盯着你的遗像,一根又一根烟地抽烟,一遍又一遍地垂泪……此时,无论有多么动感情的安慰,多么“掏心窝子”的劝慰,对他来说,都显得是那么苍白无力……

哥哥,你知道吗?当姑父姑姑得知你出事的噩耗时,他俩顿时泣不成声。是呀!你五一还热情地带姑父去医院检查身体,又热心地陪他俩旅游。他们日后在亲戚面前经常提起你的好,你的孝顺,可你怎么突然就撒手人寰、告别人间呢?这让他们怎么能接受得了呢?

……

哥哥,由于你太年轻,村里人决定将你的灵柩停放三天。第三天,就是为你送葬的日子。

送葬的仪式不像逝去的老年人那么隆重,因为他们是寿终正寝,称为“喜丧”。而你的送葬仪式很简略,孝子队伍很稀疏,更加给人萧条、零落之感。

哥哥,再送你上天堂的路上,与你牵手十多年的嫂子不管不顾地冲了出来,她哭号着要送你最后一程;侄女侄子已然明白他们从此永远失去了爸爸,便发自心底、尖声细气、奶声奶气地哭了起来,引得送葬的亲戚和路边的乡亲唏嘘不已。我跟在送葬队伍的后面,心真的很痛、很痛,好像我的心窝被剜了一块肉!

生前生龙活虎、此刻无声无息的你躺在木棺里,被人们安葬在地下五米深的墓室,然后用黄土一层一层地往上填埋,直到与地面填平,接着又垒成一座坟头时,我终于接受了这残酷的现实,从此我们便阴阳相隔,要想相见,除非梦里。我的内心翻江倒海,再次化作热流,从眼眶中喷涌而出、川流不息……

春去春又来,可你却一去不复返。随着时间的推移,家族的亲戚们渐渐地走出了因你去世而悲伤的阴影,继续着日复一日的生活。

哥哥,可你知道吗?却有一个人始终接受不了现实。他就是你的父亲,我的二爸。

二爸在给你办完丧事回到城里后,任我们怎样劝慰,他心里就是无法揭过那痛苦的一页,终日愁眉不展、唉声叹气、以泪洗面。他常常梦见你,梦境中他一直提醒你开车慢点、慢点,教育你不要再喝酒、不敢再恍惚了。还常常梦见你来看他,他拉着你的手不让你走。可梦醒时分,又是一场生死离别的伤痛袭击他的心灵,折磨着他的精神。古人常说,晚年丧子,乃是人间最大的不幸。都说养儿防老,哥哥你走了,叫二爸二妈他们依靠谁呢?

哥哥,你没有想到,我们也是过后才知道,你第一天晚上出事,第二天就是二爸的生日。别人过生日是兴高采烈、喜气洋洋,而他却在生日这一天失去了儿子。白发人送黑发人,这给他是多大的打击啊!这一切,是天灾还是你的不负责?

哥哥,你酒后驾车时,想过对家庭的责任吗?你知道你一时的大意,给家庭造成多大的伤害吗?

我听爸爸说过,二爸当年乘着改革开放的东风,来到城里白手起家搞工程,经过多年的辛苦经营,你们家的日子是芝麻开花——节节高。虽然你接手工程有几年不太顺利,但一家人却平平安安,倒也幸福美满。好不容易盼到你的工程逐步顺利之时,你却疏忽大意,以至出事。你这个“顶梁柱”不在了,你想家庭的大厦能够安稳无虞吗?

如今,国家已加大了对酒驾醉驾的查处力度。对这个政策,我们举双手赞同。这的确是用血和泪的代价凝成的。驾车不饮酒,饮酒不驾车,渐渐已形成人们的共识和习惯。

哥哥,你知道吗?自从你去世后,二爸一直摆脱不了失去你的悲痛,而且还要为这个家的生活操劳操心。他看上去一下子老了许多!他的眼睛不好使了,耳朵也不灵敏了,行动迟缓了。前年他胸口还长了一个肿瘤,在医院做了一次大手术呢。六十来岁的他居然比七十多岁的人看上还要老。就是这样,他还硬撑着干一些工作,以挣点生活费。实在没有活干时,他就会上街捡一些废品变卖,聊以度日。哥哥你泉下有知,不知你会怎么想?

哥哥,我也曾听过二爸和爸爸的谈话,说你前几年爱交朋友,好讲义气,花钱大手大脚。也许是社会大环境不好,也许是个人运气不顺,也许是你操心不够,反正工程不景气。在去世前的一两年,你知道努力了,懂得顾家了,工程也刚有起色,可你却不珍惜自己的生命,放弃了展现在你面前将能大展宏图的机会,马虎从事,客死异乡。为你送葬时,村里一位老教师撰写的一幅挽联,让我刻骨铭心,至今难忘:来无影去无踪魂飞异乡难瞑目;上有老下有小灵归故里怎丢心。横批:终身遗憾!

哥哥,是不是我责怪你有点太过了?还请你原谅!作为小兄弟,按说我是不该这么责怪你、抱怨你的。但是,正因为我喜欢你,不想失去你,才对你敞开心扉,一吐而快。我想,你会理解的。接下来,我给你说一些让你感到欣慰的话题。

你的两个儿女都很优秀,并没有因为失去你影响学习。你女儿,我的侄女,2008年中考考了全区第一,三年后高考又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北京石油大学,目前正准备攻读研究生。而你儿子,我侄子,现在已上高中,成绩也非常优异。这些是他们的努力,也是二爸二妈和嫂子对他们的尽心照顾,或许也是你在冥冥之中护佑他俩吧。

你的妻子,我的嫂子,她在你去世后,一直任劳任怨地照顾两个孩子,而且还做着家具生意,听说生意还不错呢。你不在的这些年,现实的压力、生活的担子一直压在她一人身上。她无怨无悔,尽力维持着这个家。她是伟大的!毕竟她还年轻,假如她以后能找到一个合适的伴侣,我相信你也会体谅她的!因为人们爱一个人,都会希望他所爱的人更幸福。

哥哥,你放心吧!我已慢慢长大,上面对你说的责备的话,也是我今后对自己的警示和要求,我会努力走好自己的人生之路。同时,我也会经常看一看二爸和二妈,关照他们的生活,替你尽一份孝心。

哥哥,你能看到我的文字吗?你能听到我的心声吗?

我相信你会的,一定会的。

我刚写完,连续闷热了好多天的小城突然下起了滂沱大雨,宛如七年前刚安葬完你之后的那场雨一样,都下得那么酣畅淋漓,那么沁人心脾。难道是我们的兄弟深情感动了苍天,使它再次为你落泪了吗?

不经历风雨,如何能见彩虹?我相信,明天一定会是大地暑气消退,玉宇万里澄清。我还相信,明天雨后天晴,天边一定会出现一道美丽的彩虹……

武汉哪家癫痫病专科医院为什么儿童患癫痫原发性癫痫病有哪些诱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