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优美句子 > 文章内容页

【流年】西安印象(散文)

来源:鹤岗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优美句子

西安,我到底去了几趟?从来没有细数过,反正因为工作、或执行任务的原因,我去过很多次。每次都是来去匆匆,留下的印象,也大多是浮光掠影。直到前年,年近耳顺,才有了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旅行。

虽然每次旅行,在西安停留的日子都不多,却因为不同的季节、不同的心境、不同的景物,给我留下的印象都不同。那斑驳嶙峋的古城垛,挺立敦厚的大雁塔,青苔染阶的含元殿,柳丝斜飞的灞河桥,军阵雄壮的兵马俑,只剩下断壁残垣的大明宫,还有隐在闹市里的碑林、暴露在荒野里的秦始皇陵……他们都曾荡起我心中的历史烟尘,引发思古之幽情。

“西北望长安,可怜无数山。”第一次去西安,那时,我还是一名军人,一个只有19岁的小兵。我吟唱着这样的诗句,跟随首长从西安一路走到咸阳,在乾陵骑了骆驼,和那些石马合影,望着武则天的无字碑,一脸懵懂。站在高岗上四望,群峰如潮,波翻浪涌,绵延无穷。当年,我怎么也不明白,那个自号稼轩的南宋诗人,为什么要远在江西万安的清江口,向着千里外的大唐故都,发出这样悲愤的感叹?那一声深山鹧鸪,鸣唱了千年。直到今天,当我也霜雪染鬓,才明白诗人为什么要泪滴清江,把栏杆拍遍。

从古老的明城墙走进西安的大街,那是八十年代初的一个暮春。东望是钟楼,西看是鼓楼。钟楼上早已没有了钟,清晨你听到的是嘈杂市声里,街头大喇叭发出的扭捏港台女声。鼓楼也没有了鼓,黄昏你听到的是商贩们沿街的吆喝声。迎面一阵风吹来,你立马就能想到当年汉高祖留下的唯一诗句:“大风起兮尘飞扬。”黄沙扑面,黄叶旋飞,带起沿街的木头电线杆,发出呜呜声。于是,我明白了,为啥路上碰到的女人,头上都裹着一块透明丝巾。

散文作家伊莎在《西安女孩》中说:“在西安修鞋的地摊很多,生意也算红火,但我想,如果他们同时开设一项擦皮鞋的业务,生意肯定更加火爆。”风起尘落,的确是西安的一大特色。

尘土飞扬的大街上走着马车、牛车、毛驴车,偶尔还有骆驼驾辕的木头大车。街的两边有很多露天卖杂食的商贩,牛肉汤、羊肉杂碎、羊肉泡馍、肉夹馍、凉皮……摊贩当街卖,食客露天吃,大碗喝酒、大块吃肉,挥袖吃喝的潇洒,尽显陕西汉子的大气豪迈。

江南人以自己的精细,总觉得西北汉子粗陋憨厚,那是他们不知西安这个地方历史文化的深浅,一个曾经拥有姜尚、吕不韦、李斯、张良、陈平、杜如晦、房玄龄……等谋士贤相的地方,怎么会缺乏智慧?

在军中,一个老兵曾给我讲这样一个故事。一次他随首长到西安,有一条大街上,挨挨挤挤的有许多烧炭火的柴油桶大锅,里边烧着热气腾腾的羊杂碎。这时候,有人牵了一头毛驴走过,驴子走过锅边,尾巴一翘,一群驴粪蛋,滚进了锅沿。这样弄在江南,摊贩和牵驴的准得吵个地覆天翻。可人家卖杂碎的大哥,心不跳,脸不热,眼都没眨一下,抄起捞勺,啪啪啪几下子砸碎了锅里的驴粪蛋,嘴里高唱一声:新添佐料,还是两毛一碗!那机灵、那气度,充分显示了西安人的大智慧。若非有千年文化的积淀,怎么能做成如此浑然天成的举动?

要说这只是个笑谈,不足为证,那我讲一个自己经历的故事给您听听。我从军中退役后,回到江南故乡,在一家单位做了组织科长。上世纪初九十年代,中国大地掀起一场人才大战,一时间,挖人、招贤成了时髦、时尚。有人向我们单位举荐了西安某研究所的一位副所长,说这个人是研究载波通讯的奇才。于是,我受命去西安考察。这个研究所上上下下的人都责怪我不该来挖他们的台柱子,继而凡是我接触到的人,都把这位副所长夸成一朵花,说是要不是他还长了肚脐眼,这个人根本就没缺点。这个所的领导,个个见了我都很冷淡,让我更坚定了这个人是个奇才的信念。经过一番过招,我还算顺利地完成了任务。老话说:“路遥知马力。”没有几个月,我们就明白了,我们引进的是个绣花枕头,中了貌似忠厚的西安老乡的招。这一计叫欲擒故纵吧,不知它是否属于三十六计。

如今的西安城,也和全国各地的城市一样,千吨万吨地往城里搬运钢筋水泥,那一方方像是火柴盒子一般矗立起来的高楼大厦,还有那一条条跑着奔驰、宝马、雪佛莱,笔直、整洁的柏油大道,仿佛摆摊站街的大妈几刀下去,把城市切成了一个个豆腐块。虽然也有了五光十色,也有了灯红酒绿,有了穿西装打领结的男人,有了穿短裙踩高跟鞋的女子,但是,西安还是处处冒着一股土气,始终没有北京人的皇家气派,没有上海人的洋气潇洒。它厚重的文化、千年的智慧,不是在现代化的影楼、剧院、咖啡店、歌舞厅里,而是深藏在井字形排列的寻常街巷里。校场门、书院门、贡院门、端履门、琉璃市、炭市街……这些往古留下的地名,还都诉说着昔日的辉煌。门,没了,名,还在。在这些长街小巷里游走,你会觉得,大汉的豪情、大唐的张扬,其实,离你并不遥远,或许你的驻足地,就踩着一块汉砖,你抬头的目力所及,正是一排秦瓦,你站立地方的那棵千年古槐,曾挂过大唐的明月。还有社戏、高跷、腰鼓……西北汉子的嘶吼鸣叫,关中女人的手舞足蹈,会让你血脉喷张,从内心里发一声喊:做个中国人真好!

在西安的大街上,你很少能听到港台腔的靡靡之音,你也很少能看到万人空巷去听明星们一边扭着屁股、一边哼哼流行歌曲的景象。流行歌曲,对西安人来说就像流行感冒。他们在一千年前就听惯了胡琴、胡音和胡女的旋风舞曲。他们更喜欢喝醉了酒,吼两嗓子秦腔,闲下来去看皮影戏,秦腔宣泄的是汉唐后裔的自豪,皮影戏的故事里全是对先祖生活的追忆与敬意。

我常常对朋友们说,你去游西安与其跟着导游,一站赶一站地去敬仰那些楼阙、碑石、陵墓,不如去逛逛西安的鸟市、虫市、狗市,司马迁《史记》里的侠客、刺客、或许就住在那里。与其攀高楼、逐霓虹,去那些豪华的大酒店、餐饮中心品尝所谓的陕西品牌菜,倒不如找一家小巷深处的小酒馆、小饭店,那些粗瓷大碗里,才有真正的关中滋味。西安人的菜,大多是炒、炖、烧,而面食多为蒸、煮、烙,来一瓶“包谷烧”,上一盘金线油塔,外加一碗羊肉泡,会让你吃得九曲肠润,唇齿生香。

到了西安,你一定要去回民街转转,它就在钟鼓楼的后边。虽然那儿的建筑古色古香,但不是历史真迹,全是为了赚外地旅游者的钱而修的仿古建筑。建筑是假的,那里的小吃却是真的。酸汤水饺、烩羊杂、羊肉臊子饸、韭饼、粉蒸羊肉、盛氏酿皮、羊肉饼糊辣汤、米皮、灌汤包子、牛肉拉面、黄桂柿子饼、蛋花醪糟……数百种地方小吃,加上浓郁的伊斯兰风情,引得这条只有500米长的街道,日日人流如潮。

相对于今日西安的低调内敛,汉唐时代的长安城,却开放、包容、恢弘得多。汉武帝时代,这座大西北的都城,繁荣达到鼎盛,通过路上丝绸之路,引得四方的商旅,如浪涌来。葡萄、胡麻、蚕豆、黄瓜、石榴、胡萝卜、芫荽……这些中原不产的瓜果蔬菜由西域引来,还有象牙、犀角、玳瑁、香料、宝石、乃至狮子、鸵鸟、大象、汗血宝马从更远处进入中原。到了大唐开元盛世之时,诗人李白兴奋地唱到:“落花踏进游何处,笑入胡姬酒肆中。”大唐的长安城中,来自世界各地的商贾如雨,店铺似云,城中居住的胡人就有上万家。这是怎样的开放气度?

走出回民街不远,就是唐诗里常常吟唱到的曲江池。当了大唐玄宗朝翰林的李白曾在那儿流连忘返。那一日,醉酒之间,他挥笔写下三首歌颂杨贵妃花容月貌的诗: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

若非群玉山头见,曾向瑶台月下逢。

一枝红艳露凝香,云雨巫山枉断肠。

借问汉宫谁得似,可怜飞燕倚新妆。

名花倾国两相欢,长得君王带笑看。

解释春风无限恨,沉香亭北倚阑干。”

这三首马屁诗,引得杨贵妃开心巧笑,博得唐明皇龙颜大悦,命他再写一首。于是飘飘然的大诗人,竟然端起架子,让贵妃的堂兄、宰相杨国忠铺纸研墨,让皇上最得宠的大太监高力士脱靴。几番得意之后,竟然胆壮到醉酒放浪,躺在官道上当街耍酒疯,满嘴胡嚷嚷:“天子呼来不上船!”这样的人,放在别的朝代,别说当官,就是脑袋搬家也是小菜一碟。但玄宗皇帝没有追究他的非礼,而是赠一车黄金,放他四方云游去了。正是这种对文化、对文人的包容,大唐的诗人们,李白、杜甫、韩愈、王维、白居易、以及后来的杜牧,才在这长安城中,曲江池畔,留下大量不朽的诗篇。

不过今日的曲江池似乎已无处可寻旧迹。那些亭台楼阁、红莲碧荷,早已被岁月的风吹雨打,烟柳画桥、轻歌曼舞,只在书页中,还剩寥寥数笔。江干了,池枯了,江与池都盖上了重重现代化的高楼屋宇,楼宇间的柏油路上,车水马龙,人流稠密。

西安城是十三朝故都,少不了宫殿旧址。阿房宫、未央宫、长乐宫、太极宫、大明宫、永庆宫、兴庆宫、华清宫……宫殿里住着皇帝后妃,也就有着说不尽的传说、传奇、故事、阴谋和无人能解的谜。

本来这些宫殿,早已在历史的战火和岁月的烟雨中倾倒、湮灭,但因了本世纪初一部叫做《大明宫词》的电视剧,让它们又被从历史的隧道中拉了出来。到西安,这些地方转转就好,毕竟它们是躺倒在地面的,再也立不起来。

如果还有时间,可以去逛逛旧书摊,说不定运气好,你能捡到汉碑唐贴,就算不是真迹,只是一些拓片、仿抄、伪版,你也能从中闻到岁月的变迁、历史的战马嘶鸣、刀光剑影、尘土硝烟,你或许还能知道并记住几个名字:白起、蒙恬、卫青、霍去病、秦琼、李靖、薛仁贵、李光弼、郭子仪、李朔……“夜听胡笳折杨柳,教人意气忆长安。”这些智勇双全的战将,忠心护国、拓土开边,都是一时豪杰。

走在西安的大街上、古道边,让我留恋、感兴趣的不是那些帝陵、城垛、碑石、亭台、楼阁、庙宇、道观,华清池看了,温泉再洗不掉凝脂;兵马俑看了,战阵再兴不起腥风血雨;大明宫看了,那些断壁残垣,再也跳不出《秦王破阵舞》,唱不出《霓裳羽衣曲》;唐太宗的六骏图、武则天的无字碑以及乐游原上的汉家陵阙都看了,那些都成了过眼烟云……让我感兴趣的是什么?是今日西安大街小巷里,市民的悠闲与从容,是他们对未来生活的自信。

如果你离开大道、离开广场、离开导游带你匆匆去,又匆匆走的地方,自主悠闲地走进一条有老槐树、老榆树或者老柳树、老杨树的小巷,你就会发现,那树下,一定有一圈老头、老婆围在一起打麻将。如果,你发现了有人大呼小叫的地方,那一定是有一架破旧的台球案子,围着一圈人,看着两个后生打台球。小巷里有中年的壮汉在溜达,有倚门的小媳妇在站着嗑瓜子,西安人的悠闲、从容,对生活的温情,让你叹为观止。在西安的大街小巷里,你很少能看到北京那烤羊肉串一般的堵车、江南人那和谁赛跑一样的急冲冲的脚步。

西安没有上海、广州、深圳的洋气,没有北京的傲气,却也觉得和南京、成都、开封这些古都比,自己更有底气。虽然经济稍显落后,但文化的优势是不容分说的,何况,再望西看,还有兰州、银川和西宁。

西安是一座古都,和一千年前的大唐长安城比,它已经萎缩到只有过去的七分之一。离开西安的时候,当地的朋友对我说,别嫌西安封闭,别嫌西安土气,更别嫌西安保守,其实,西安的大学和科研院所比东部大部分的城市都多,国庆六十年大阅兵上,有一半的现代化装备和西安有关。言语间透着骄傲与自信。

西安一座古老又年轻的城,一座土气又现代的城,一座谦卑又自傲的城,一座憨厚又老于世故的城,一座散漫又富于活力的城……你让我说对西安的印象,下次吧,等我再游一次后告诉你。

辽宁癫痫研究医院癫痫病病因主要有哪些呢长期服用丙戊酸钠片还能要小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