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职场官场 > 文章内容页

【菊韵】渐行渐远的大姑(散文)

来源:鹤岗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职场官场

公历二零一六年八月十九日晚九时零八分,我的大姑安祥地睡着了。

当日下午,五时二十分,我接到大姑病危的电话,火急火燎地从湖口县城坐的士赶到江桥镇饶油榨村。我站在大姑的床前,用尽全身力气,对着大姑喊着:“大姑,我是xx,您听得到吗?”

当时,大姑的手不能动,脚也不能动,一只眼睛是合上的,另一只睁着。她嘴里不停地朝外吹着气,发出阵阵“咕噜咕噜”的声音。她的头,微微朝床沿的方向摆动了一下。

大姑,我知道,您一定是听到了,您心里清楚,只是您口里说不出来。您知道,是您最疼爱的亲侄子xx来了,他来看望您,希望您能尽快好起来!

炮竹声响起!恸哭声响起!七芯灯点起来!三斤四两倒头纸烧起来!船马轿烧起来!一杯香茗泡起来!

大姑从床上转移到了用两条长凳架起的一块门板上,用一块土砖枕头,脸上盖着黄表纸,身上披着一床大红的被面子。

大姑的头前,点起了菜油灯!一只大碗装满沙做成的香炉,里面点着香,散发着一种祥和而又好闻的味道!小案几上放着刚煮好的三碗饭,另一只碗里是一大块神符肉,肉上面插着一根筷子!一只新的瓦盆用来烧纸,里面的纸灰越聚越多!

大姑,您走好!大姑,您慢走!

大姑,您这几天只喝了点稀饭,现在要吃饱,才有力气赶路上奈河桥!

大姑,您拿钱去花!您别舍不得。有钱能使鬼推磨。路上解押您的小鬼,要多给点钱他们,这样他们才不会为难您,不会让您多受罪!

大姑,您要喝刚刚泡好的茶,别喝迷魂汤!您要记得回家的路,常回来看看您的儿子、儿媳、女儿、女婿、孙子、外甥!

大姑四个女儿,四个儿婿,一个儿子,一个儿媳共十人齐齐地跪在灵前,呼天抢地,以头叩地,悲痛万分!

自古以来,圣贤就说过,“总之父母比天大,杀身难报父母恩”!不到此时此刻,不在生离死别的紧要关头,一般的人,是读不出这句话的份量的!

从此,天人永隔,阴阳有别!他们,再也看不见自己的母亲!而我,再也见不到我的亲大姑了!

天气太热,我的表姐妹们一个个哭得好几次都晕了过去。我的表弟在忙着联系冰棺。

本村近房的至亲听到哭声,也赶来了!大家都说,老人是民国二十六年生的(即一九三七年),今年刚好七十九岁整,望年就八十了。如此高龄走了,也算是上寿,是白喜事,你们做子孙后代的,就不要过于悲伤。老人生前,吃也吃了,穿也穿了,用也用了,你们都很孝顺,晚年她根本没吃到苦。这是实话,因为临终的时候我在场,大姑走得很安祥,没有半分挣扎与不舍!

小表弟说,三天前,妈妈有点感冒,买了药吃了,我认为没有什么大事。幸亏二姐夫去看了,有经验,决定下午把妈妈从九江送回家。没想到下午四点钟到家,晚上九点过一点就去了!按照习俗,每个老人都想老在自家的床上。哪怕是海外的游子,临死都在盼着叶落归根!如果妈妈老在九江,就是我们做晚辈的罪过了!只是,妈妈走得太快了,什么话也没和我们讲,有什么未了的心愿也来不及和我们说——

我安慰表弟说,大姑走得非常平静!因为她的最大心愿——就是儿孙满堂,一家人快快乐乐、健健康康地过日子,这个愿望,早已实现了!现在,你们每个人已经成家立业,小日子过得红红火火,论做人、论孝道,在饶油榨,在整个江桥镇,也是数一数二的!

晚上我和我哥一起,坐侄子的电动车回到老家柳方塘村过夜,因为按习俗,第二天一早要等饶家的人前来报丧后,我们才能去给大姑烧香。

整个晚上,我在黑暗中两眼望着房间的水泥天花板,完全没有半点睡意。后半夜,我还清楚地听见我睡觉的房门,发出两次很清晰的响声。我没有起床,我不是害怕,而是我不想惊动我的大姑。按照迷信的说法,方塘村是大姑的娘家,大姑在走前是一定要来看看的,用老一辈人的说法是——鬼魂在收足迹,凡是生前走过到过的地方,都要去一次。我的大姑,您年纪大了,腿脚又不好,千万要慢点,千万别累着摔着啊!

第二天一早,我和我哥说起房门响动的事,他说他也听见了。他怕我害怕,晚上没有对我说,他说他一晚上根本睡不着。是啊,毕竟血浓于水。至亲至爱的大姑仙逝了,作为她的两个亲侄子,怎么可能睡得着觉啊!

我的祖父和祖母,一共生养了四个孩子:我父亲、叔父和两个姑姑。听说叔父是在十多岁的时候就去世了,只留下三个子女。在三、四十年代的中国,老百姓根本吃不饱肚子,因为穷,祖母狠心地把大姑和小姑送给别人抚养。因为我祖母也是饶油榨的女儿,所以她又把自己的两个女儿送给娘家村里的人抱养,可能是彼此都熟悉,大家知根知底的缘故,不会遇到那些鬼打架的坏人。再一者呢,走起亲戚来,既是到娘家,又是到女儿家,一举两得,很是方便。

自我记事的时候起,我就跟着祖母来饶油榨做客,我习惯把它称为饶家。

我们家在饶家的亲戚可多了,一是祖母的哥哥弟弟及儿子们,另一个是两个姑姑。所以,祖母每次回娘家,就要住上好几天。小时候在我看来,走亲戚有好吃的,这家吃一顿,那家吃一顿,甚是好玩。

在我的印象中,祖母在大姑家呆的时间最多。大姑为了防止祖母去别家吃饭,或是怕别家提前来约祖母去吃饭,她不得不采用她自己的绝招,那就是:她将每天的三顿饭都提前做,早餐吃得早,别人还没起床,她就做好饭了;还没到中午,她就早早地准备好了午饭,只要祖母上桌吃饭了,大姑就不怕别人再叫走祖母。因为这,细姑没少和大姑争吵,总是认为自己的母亲在她家吃得少,住得少。晚上睡觉的时候,我也是常和祖母睡在大姑家里。因为在家里,我也一直是和祖母睡的。

那时的乡下,算起好吃的菜,除了鸡,就是蛋,还有,就是有人上门卖豆腐,要拿家里的黄豆换。因为不是过年过节,乡下是不会杀猪的,所以就算有钱也买不到肉。至于鱼,如果家里没有鱼塘,又没有人会钓鱼,平日也很少买到鱼。说起鸡蛋,平时大人们会舍不得吃,要攒着卖钱,用来买油买盐的。但在大姑家,只要我去了,每次总是煮面条,面条里会煮荷包蛋,多的时候,一碗四个,我根本吃不完。大姑很严厉,就算吃不下,也不准我夹出来。记得有一回,我实在吃不下了,趁大姑不注意,偷偷倒在猪槽里给猪吃。哞,那时的我,真不懂事!

除了逢年过节要走亲戚,还有乡下放电影、演社戏什么的,各村也要请客接亲戚。当然,祖母如果想念自己的女儿大姑和细姑,也是随时可以去饶家。碰上农忙的时候,我家里的农活忙不过来,大姑和细姑也会前来帮忙的。

年轻的时候,大姑身材比较宽厚,细姑相对比较瘦小。在外人看来,大姑颇有男人的风范,干活风风火火,又快又好。还有一样,大姑的嗓门很响亮,说话的声音特大。每回来我家,只要走在星湾的埂头上,我就能听到大姑的笑声。我立马就知道,大姑到了!

小学我是在源塘小学读的,初中到了江桥中学。遇上劳动课,老师要学生带耙锄、挖锄、扫帚、粪桶什么的,因家里离江桥太远,有五六里路,我每次就去大姑家拿。有时,碰上大姑在田地里干活,我也能拿到东西,因为我知道大姑家的大门钥匙放在哪里。每次劳动结束,还农具的时候,大姑总是扯住我,留我吃饭,我却不乐意,偷偷地溜走。记得有一回,我在和一位同学扛大粪时不小心,扁担断了,粪桶掉在地上,掉下一块尿桶板。我当时很内疚,不知该如何向大姑交差。只好特意选在第二天的上午快放学时,将粪桶还回去。当时大姑的饭做好了,我却跑了,急得大姑在后面猛追。抓到我之后,还一路对碰到的饶家村里的人说:

“我这个侄子,小时候跟我很亲,怎么长大了,反而和我疏远了!”

现在想想,当时的我,并不是和大姑不亲,反而就是因为太亲了而害羞,因为大姑家里有四个女儿,曾经还有人开玩笑说,要将三表姐嫁给我呢!长大以后我才知道,现在是新社会,近亲是不能通婚的。玩笑终归是玩笑,我的三表姐比我大四个月,是四个表姐妹里,长得最漂亮的一个!也许那时,我最害怕的,是怕见到我那个三表姐吧。

因为那时家里穷,我的哥哥小学五年级辍学以后,跟了大姑父学篾匠,就是用毛竹帮人家做谷箩、谷筛、埚兜、晒筐什么的,现在这年月,这门手艺即将淘汰了,因为竹器大多被塑胶器皿所代替。我的大姑父只活了五十三岁就走了,留下大姑一个女人要养大五个孩子,当时我的小表弟还只有几岁,没上小学。

在分田到户的年月里,我的大姑当然吃了不少苦。田地里本该男人干的活,大姑一个女人照样干。畈上畈下,田里地里,风里雨里,我的大姑咬紧牙关,累死累活,顽强地将日子撑下去,心里在盼着五个儿女早点长大!所幸的是,那段苦日子,终于熬出了头!女儿一个个出嫁,转眼儿媳也娶进门了,而且这个儿媳,却是我方塘村人的女儿,她的父亲,同我的哥哥一样,也是篾匠!从中可以窥见,我的大姑,对她的娘家人,真的有感情!就像当年我的祖母找饶家人开亲一样,她也让自己的儿子,成为娘家人的女婿!前前后后,差不多二十年,我的大姑所过的那段日子,这其中艰辛的过程,我没法亲历和参与,只能是靠我的想象!因为,我一直在外面读书。毕业后,我在县城商业系统端了三年铁饭碗,又不得不背井离乡去广东打工,一呆就是十八年!

我的祖父是在我未上小学时去世的。我的祖母是一九八六年走的,那年我正读初三。我的父亲是一九九二年离开的,头一年我刚结婚。当我大姑的亲人一个一个离开之后,大姑来我家的次数明显地少了!在这期间,我因常年在外漂泊,只能过年回家时,正月去饶家拜年,才有机会看见我的大姑和细姑,才有半天的功夫陪她讲讲话!她总是以我娘亲的身份,对我寒喧问暖,询东道西,总是摸摸我的肩膀,捏捏我的小腿,见我瘦了,怕我在外吃不饱,穿不暖,怕我个子矮小,会受外人欺负。儿行千里母担忧!我的亲娘早已不在了,只有我的大姑以我娘亲的身份和真情,在日夜惦记着我,牵挂着我!这份骨肉亲人般的深情,令我动容感动!

三年前,七十多岁的大姑开始头脑有时不清醒,一个人去到江桥,不知道哪条路回家。一个人在家,煮的饭菜放久了变质了,也舍不得倒掉。了解到这种情况,儿女们只好把她接到九江,跟他们同吃同住。一年前的时候,大姑越来越不清醒,大小便失禁,常常屙在身上、床上。女儿、儿子、儿媳们,个个都不怕脏,不怕臊,每天勤洗勤换,耐心地侍候,一天多次,喂老人用餐,每日悉心地照顾和尽孝,老人连感冒都很少发生。无论工作再忙,心情再不好,儿女们从来不对老人发脾气,真正尽到了赡养老人的义务。在自己的女儿、儿子面前,树起了最好的榜样,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弘扬了中华民族五千年的孝道精神,传递了家庭和睦的正能量!

八月二十五号出殡那天,锣鼓喧天,喇叭、洋鼓洋号同奏,礼花炮竹齐鸣,光是亲戚送的花圈就装了一大车,非常热闹。因为天气热,三十五度以上,棺材太重,起码有一千一百多斤,原本按习俗是午饭过后发丧,表弟决定改在早上七点。路线是由饶家经江桥中学、江桥江家、文子湾至墓地。途中,许许多多的乡邻、旧亲、故友和素不相识的好心人,自发拿来香纸爆竹,前来路祭。

最后分别的时候到了!

在噼噼啪啪的鞭炮声中,在火光冲天的冥纸飞杨中,在肝肠哭断、痛失亲人的呐喊声里,我亲爱的大姑,由十大丧扛人员抬着油漆通红的寿材,走完了在人世间的最后一段路程,留下了阳世间最后的一段人生轨迹之后,就要入土为安,和我们永别了!

从此,无论我怎样叫声“大姑”,您却听不见!

从此,我每次想念大姑,只能捧着您的相片!

从此,我们天隔一方,永远不能相见!

是啊,人生在世,最多不过百年!是身居高位也罢,是普通百姓也罢,富贵也罢,贫穷也罢,日食只求三餐,夜宿只能一榻,钱再多,屋再广,生不带来,死不带去,贪得再多,捞得再满,又有何用?不如,认真地爱国爱家,好好珍惜眼前人,对上老人尽孝,对下子女尽责,对本职工作尽心,对公司老板尽忠,诚诚恳恳,踏踏实实,过好每一天!当那一日终于来临时,人去了,围观的人群里有人指着棺材说:这里躺着的,是一个真正的好人!

呜呼!我的大姑离我而去,已渐行渐远,但她,永远会活在我的心中,会活在儿女们的记忆里!怀念大姑,哀悼大姑,此时此刻,我只得由着思绪,胡言乱语,谨以这篇粗陋浅薄的文字,为奠!

江西癫痫病医院治疗癫痫病使用什么药成都哪里能治好癫痫癫痫病能被治愈吗?哈尔滨治疗癫痫病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