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哲理散文 > 文章内容页

一缕禅香终化雪

来源:鹤岗文学网 日期:2019-12-9 分类:哲理散文

那段时间,读雪小禅,读禅香雪,读名字里都有“禅”字,流淌的文字里也都满蕴着禅机却毫无牵连的两个心性拔俗的女子。读得梁上燕子呢喃飞来,又翩然而去;读得蒲上蚕蛹破茧成蝶,日日蹁跹;读得窗前芭蕉绿肥海棠清瘦依然;读得自己也忘却俗世,羽化成青莲台的那一朵出水芙蓉,开得清心寡欲。

喜欢雪小禅,缘于禅香雪。

因了雪小禅,更懂禅香雪。

她们,该是两个在尘世间绽放得风轻云淡的精灵。她们的生活没有纤丝的交集,可是她们的灵魂却如同清波中盘根错节的并蒂莲,开得水乳交融,开得惊世骇俗。

滚滚尘世,她们活得那么真,那么深。她们无可避免地饱尝着岁月的艰辛,历练了人世的坎坷,在生命的一再胶着和盘桓中提炼自己的心智,用与生俱来的孤傲和冷峻侧视人生百态。面对浮华种种,她们选择了用文字来自我救赎,煮字疗饥,用文字来驱逐这个名来利往的世界那一份炎凉和冷漠。固守着一个人的,地老天荒。

读惯了吟风弄月的唐诗宋词,看腻了《红楼梦》的凄迷流转,在内心被时间洗劫一空的当下,她们的文字像一道淡蓝色的澄明天空,在心间吹出微微的高原风。总是在想,这该是生命指定的最原始的照耀,不早也不晚,让我终是像一头困兽般挣裂开生活的枷锁,心灵得以安然和超脱,不会再为这凡尘俗物而左右心智。命运钦定给我的梦魇般的原罪,亦是在这汩汩流淌的空灵寂然的文字里洗濯,荡涤,升华,最后以最柔软最缱绻的姿态映射出落落余晖,让我的前尘轮回镀满梵金色的佛光。

雪小禅是一个妖孽。妖娆的脸庞和妖娆的文字。语不惊人死不休。用她无与伦比的犀利与慧智解剖着这锋利而肉质的生活,让掩耳盗铃般苟活的人,顷刻间失却那块苦心经营的遮羞布,赤身裸体,赤心裸灵。

她总是逼迫得那些企图自欺的人,不得不直面惨淡的人生,直视蝇苟的人性。咄咄得不可一世。飞扬跋扈。

她的文字该是孕于那飞雪莹然的天山之巅吧,该是这世上倾国倾城亦无法再求的和田玉,通透而凌碎,佛性而烈艳。非常傲然,非常雪小禅。

读她,你总疑心这个女子,该不是穿越了千年万年,来赴时间的约会?所以,总把个前尘也罢,俗世也罢,雾里花也罢,水中月也罢,看了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出尘脱俗,不食人间烟火,绝世而独立。

禅香雪总不及雪小禅那般妖娆,亦没有灼灼之势。她的文字更着意于禅机,善性。

上善若水。她就是用了这任意方圆的水性文字,阐释着佛,阐释着儒,阐释着爱,阐释着欲,空灵澄澈,清凉悠远。

读禅香雪,你会读到喉间哽咽。她永远是每一个懂她的人,懂她文字的人,缔结在心头,微妙难言的,殇。你无法将那些梦魇般的厄运和这样一个纤细柔弱的女子联系在一起。你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这个世界上,会有那样一些生命的种子,在历尽了炼狱般磨砺后,仍然可以这样春暖花开,无论,她是否面朝大海。

读禅香雪,你会读得闲看花开花落,你会读得漫观云卷云舒,灵魂羽化,超凡脱俗,不必再去理会这世间谁主沉浮,谁又百年风华。

读禅香雪,你亦会笑看风云际会,宁愿老死残花浊酒之间。

然而,在文符的世界里,她们又是心意相通的。

雪小禅说,我用文字来取暖。

禅香雪说,我用文字来自我救赎。

这两个女子,她们穿越了风声鹤唳的流年,惯看着这一世的刹那花开花落,内心的涩痛,精神的煎熬,无所遁形。

于是,在这当下,她们都选择了文字,还好,还有文字,不是么?

雪小禅是冷峻而瘦俏的,她的文字,寂寞而苍绿,逼仄的绿,率性的绿。

想起了千年前。倚天剑。谁与争锋。

雪小禅的文字就是倚天剑,她便是那持剑之人。文字中的灼灼剑气,盛大,凌冽。雪小禅,是江湖的。刀光剑影。所以,文字,便是她的武器,亦是她的软胄甲。

禅香雪是玉润而飘逸的。她于阡陌红尘中来,清水芙蓉一般,不着人间烟火之色。文字点染的,清美深远,一片琉璃。

她的文字更浸透了几分生活气息,折射着岁月最本真的,质感。

她的文字不是绝世武器,却是武林绝学。太极。悠悠然化百炼钢为绕指柔。没有咄咄逼人,只有,大彻大悟,明澈而清晰。

这两个才华横溢的女子,她们在生命的古道上,且歌且行,斑斓夺目。

不随千秋尽,独放一树红。

她们用最温暖的姿态,最冰清玉洁的文字,于浊浪滚滚的尘世,铺就了一条路,探寻自己内心的天堂。

她们说,这个世界,只有自己,才是自己最原始的,永恒。

禅香雪。

不曾走进雪小禅的生活,她或许永远都只是我一个微凉的梦。恍如隔世。

禅香雪,却是伸手便可触及,生动而明媚。

她,是一个冰火两重天的女子。睿智地洞悉这个尘世,孤独而骄傲地,活着。

她亦是一个懂得伪装的女子。黑夜里,痛得撕心裂肺。站在朋友面前,笑容磅礴,甘冽,质朴,大气。空气也被这天籁般的笑容点染的活色生香。

她的平和,与生俱来。走近她,没有压力,没有促狭,没有脸红,亦不会心跳。仿佛相识千年万年的故交,循着沧海桑田的气息,又一次无懈可击地,站在了一起。

哈,原来你也在这里。

告诉她,我很痛,无法呼吸。

去文字的海洋里游历,把痛淹溺在这无边的莹蓝中,便是柳暗花明。

要怎样才能忘却?我满眼绝望。

交给时间吧,他会给你一个晴川忘水的,空明。

已然习惯于在风中凝望着她,什么也不干,只是这么静静地,望着她。眼底便涌起一泓清泉。波涛汹涌。

去读读雪小禅吧,她会打开你的世界。

于是,迷上了雪小禅。迷上了一个把名字写在风中的女人。迷上了那样一种文字。决绝。耽美。薄凉。迷得一塌糊涂,迷得不能自拔。

刹那间,就懂了这两个女子,通通透透。义无反顾。

雪小禅之与禅香雪,不是梅须逊雪三分白,亦不是雪却输梅一段香。

她们的文字,有着太多的共性,珠联璧合;她们的哲学,有着互为映衬的默契,一个闪耀着理性的光辉,一个折射着佛性的阔达。

这两个女子,一个是雪中梅,孤高自诩,出凡脱俗;一个是梅下雪,遗世独立,清幽深美。她们用上天赋予的惊为天人的才情,演绎着这人世芸芸众生百态,总在人性贪嗔怨念太多之时,给你醍醐灌顶的,悟。

这两个女子,拨开了岁月的烟尘,亦步亦趋。

凌波微步有人愁,踏水无痕是他乡。

淡极始知花更艳,愁多焉得玉无痕。

这种美到凄绝的句子,该是只为她们而吟吧。

左手雪小禅,右手禅香雪。

世界,一片禅香化雪的,清明。

郑州治疗癫痫的医院有哪些癫痫发作该怎么来急救郑州哪家医院可以治好癫痫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