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哲理散文 > 文章内容页

【冰心】每个人都有一个江南梦(散文)

来源:鹤岗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哲理散文

每个人都有一个江南梦。我是在去年冬季去潮汕地区,住了三个多月之后,才算圆了这个江南梦。

江南的美,不是三言两语能说得清的。只有你在江南住上一阵,才能领略了江南美景,品味了江南的美食,欣赏了江南的美女。于是才能得出江南美的结论。

怪不得白居易要写:“江南好,风景旧曾谙。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能不忆江南?”

江南的美景,美在细腻。一条河,流得那么的蜿蜒,流得那么的漫不经心,流得那么的平静,流得那么的自然。他们仿佛知道自己就要归大海了,所以不急不躁。千流归大海吗!顺其自然。

那里的树,也有苍天古树。可不像我们北方的大树,一有些年头,就“古树昏鸦”,就七叉八股的,就粗糙如树皮。南方的树,无论多么古老,都是郁郁葱葱。也有死的,要死也是整体的死,绝不半死不活。

南方的山,是比不上我们北方的山。他们也有起伏,可平缓了许多。就如南方的男人不如北方的男人脾气火爆一样,也偶尔有挺拔的,可没有了北方的伟岸。就一个字柔。

南方的草木,是“春风又绿江南岸”的柔美,而北方的草木,是“一岁一枯荣”的刚烈美。要么生的伟大,要么死的光荣。

南方的饭食,是精细的美。初到广东,千里迢迢,人困马乏,口渴难忍。他们先给你上一壶潮汕功夫茶让你品,酒盅大的杯子,三杯五杯下肚都不解渴,我只好要求换大杯。即使在南方,我也要有大块吃肉,大口喝酒的气概。

吃饭时,鱼虾海鲜,你得慢慢品味,鱼吃快了扎嘴,虾得剥了皮才能吃,螃蟹贝壳更是得撬着吃,剜着吃,扇贝到是可以直接吃,但一人一份,也不能多吃。我实在是不尽兴。于是我想起了我们北方的面食,感觉还是面食解馋。

还是吃面食好,一碗一勺,大快朵颐,稀稀溜溜,痛痛快快。可广东人不爱吃面,找不到面,那就吃个广东的鸟稀饭吧。鹧鸪煮在稀饭里是很香的,于是便想端起碗,稀溜、稀溜,不一会儿,就喝完了。可看看周围的人,人家都以一种异样的眼光看着我,我也看看人家。他们都吃得那么的细腻,一手拿筷子,一手拿勺子,一吃一喝,慢条斯理。我还是快溜吧,要不然要被看不起了。

南方的女人,是美丽的,尤其是少女。这是我在看了潮汕地区的拜年演出习俗后感受到的。北方的女子,一般都五大三粗,走路如风,声音如钟,很少有细声漫语的。而南方的女子,则小巧精致,而且水灵,说话细声漫语,连吵架都不起高声,像是小鸟在咋咋嘈嘈。北方的女子打鼓,跳舞都那么张扬,就如扭秧歌,打安塞腰鼓。而南方的女子,敲鼓都不露声色,敲锣就更温柔了。难怪乾隆皇帝要六下江南,那是要跌到温柔乡的呀。

江南的山美,江南的水美,江南的饮食美,江南的人美,那是因为他们生在了美的地方。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其实我们的家乡也挺美,就是我们还没有发现他的美罢了……

癫痫诊断检查有哪些癫痫病怎么治才能去根西安市最专业治疗癫痫病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