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哲理散文 > 文章内容页

【江南】金陵,重逢没有梧桐细雨(散文)

来源:鹤岗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哲理散文

一、

几个女人说走就走的出游,临行却出现了从未遇到过的状况:台风“尤特”到来,预定的航班取消。改签到第二天下午的航班,整整浪费了两天时间。而因为返程机票订了从上海回来,特价机票,不能改签或者退票,所以,即使想推迟一天回来,也是不可能的了。事已至此,只好无条件接受。

一夜肆无忌惮的风雨,敲碎了原本出行的好心情。看着门前被风雨刮落的树叶,一片狼藉,忍不住轻声叹息。之前,好友便善意地提醒我:注意留意航班是否能按时起飞,留意台风信息等等。心里被他此言说的痒痒的浑身难受,却也不会相信航班会取消,充其量就是延误而已。

尘也来电话,关切地询问出行的情况,同样谈及台风。后来当我告诉他航班取消时,电话那头的他哈哈笑着:就是嘛,我说了有台风你还不信。之前的确他给我说了近期会有台风,我说不会这么巧的。此时听他这么一说,我恨不得把他的嘴巴用胶布封上,可惜他离得太遥远。

我微信上跟沙子说:我们是贵人出门招风雨,然后发过去一个撇嘴的表情。他很快回复:迎候海南的贵人们到。嘎嘎嘎,这笑声是他独特的,永远都是爽朗、清澈的笑声,让人永远都能感受到他的热情。

二、

老老实实继续回到单位上班。将手头的事情该做的提前做了。不时听见呼呼的风吹过阳台,将阳台的雨棚折腾得蹦蹦作响,看门前那些花草,在风雨中可怜地呻吟,篱笆上那片攀爬的喇叭花也被风刮得没有了形。

终于,等来了一丝阳光,不经意间,悬挂在了树梢上,绿的叶子上微微闪烁着光,心里有了些亮堂,有了些慰藉。

去机场路上,南京的友人儒在qq上告诉我:南京降温了,只有三十六七度,之前一直都是四十度。我听了有点眩晕的感觉。2013年的海南岛,高温的时候并不多,无论白天怎样炎热,夜晚,有风吹来时还是凉凉的。当华东地区开启烧烤模式的时候,海南岛几乎天天下雨,已经一个月夜里睡觉无需空调降温了。

发了条信息给宋,告知我们已经启程。此前宋可是认真对待,来电话几次询问了我去的具体时间,行程安排等等。我说女儿和我一起去,另外还有两个女伴,想带她们几个去扬州看看转转。宋说,这样吧,我来安排,你到了南京告诉我。

那天,我正在开会,宋来电话,告诉我,到时候他会陪我们一起去扬州。这是我没想到的,前几年,无论是到扬州镇江,还是到昆山周庄,他只是安排人员陪我们过去,因为他很忙。而这次,他却亲自陪同,让我感动。

后来,在去扬州的路上,宋告诉我,他今年就退休了,分局与其他单位撤并后,他就退下来安心休养了。如果不是他自己亲口说,我真不敢相信他已到退休年龄,因为他的精神状态非常好,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年轻了好几岁。

三、

谢天谢地,那天的航班正点起飞。临起飞,发了条信息给沙子,然后关上手机。

飞机降落禄口机场时已经晚上八点了。

出了机场便见到满脸笑容的沙子。上了他的车,他告诉我们,已经有五大“摔锅”在恭候我们,而他是奉命过来接我们的。自2006年那次聚会后,兰和妙都是六七年没见到沙子了,而我,则几乎每年都能见到他,无论出差还是旅游中转,南京都是我经过的城市。所以,在我印象中,沙子并没有太大变化,我们彼此看对方,还是差不多十年前那个模样。尽管岁月其实已经无情地在脸上刻下了烙印。

沙子一路上联系那群哥们,告诉他们他已经顺利接到海南的贵人们,让他们耐心等候,马上就可以汇合。他把我们送到宾馆放好行李,然后直奔避风塘。这个时候是晚上九点多了,金陵城应该是避风塘能让我们安心用宵夜了。

2005年,早春二月,我们到了南京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也是在这一家吃晚饭,那时的金陵城梧桐细雨飘飞,寒风吹拂,街道灯色迷蒙。如今想起来,有点恍如隔世的感觉,而此后每一次到金陵,都没再领略过梧桐细雨的意境。

四、

进了包间,坐在桌边的几位站起来欢迎我们。第一眼我看到的是沙的同学建,握手。第二眼,看到三儿,也是握手。接着跟我身边没见过面的也是沙的同学握手,对眼望过去,嘿,明。明见我明显地没有及时认出他的样子,有点郁闷。兰和妙,他们几个都是见过了的,分外高兴,嘘寒问暖了好一阵。

彼此看着,都感觉到岁月留下了深深的痕迹。明虽然看上去变化不太大,还是那么帅气,但头上的发有点少了。三儿,第一见他时,他穿了一件大衣,围着格子围巾,斯斯文文的模样,非常的秀气。他帮他哥哥波挎着电脑包,还带我们去吃了很多好东西。他如今四十出头,依然未婚,过着没有约束的单身生活。2010年我带女儿去他在新街口的俱乐部喝茶时,他头上已经开始有白发了。这次看他白发更多了,他喝酒时习惯了不吃东西,每次我们都会劝他吃东西了再喝酒。在我们眼里,三儿还是那个让人疼爱的小弟弟。

岁月无情,让人唏嘘,但也很无奈。那时候的那群人,这次少了两个。杨在美国,波在天堂。景物依旧,人事全非。

五、

不大的包间,一群偶然相遇而从此结缘的人,围坐在一张并不太大的桌子边,一起叙旧。

说从前的事情,那时见面的一些情景,那时候吃的东西,鸭血粉丝汤、皮肚面、牛肉锅贴、芦蒿、盐水鸭。说到当年他们为我们接风时吃饭的琵琶山庄,喝茶的那个叫做山明水秀的茶馆,这两个地方都拆了,不复存在。而那家城墙上的咖啡馆,也早已易主,曾经,沙子和毛毛几个陪着我在那个很安静的地方品过咖啡。

席间大家一直谈笑风生。回想起那次即将返程回海南的前一天晚上,因为明多买了一坛女儿红,所以大家都喝醉了。饭后到山明水秀喝茶,波的妈妈还过来看望我们。当然,也说起数年前去了天堂的波,于是好一阵无声。相信彼此的内心里,让酸甜苦辣的过往填塞得满满的,那个远去的记忆未曾淡去。

沙子的同学建,知道我对女儿红情有独钟,于是每次见到我都会请我喝女儿红,这次不例外。女儿红的味道,那么熟悉,温过的酒,暖在心间。席间一个唯一不喝酒的,就是沙子,他负责开车送我们回酒店,所以滴酒不沾。于是那晚,众人皆醉唯他独醒。

六、

第二天一早,我们在宾馆附近吃了鸭血粉丝汤。鸭血粉丝汤,每一次脚步踏进金陵城,它便是我的最爱,清清淡淡,却是韵味十足。

我想起了那年出差时,一个人独自行走在小卫街,一个人在那个空间很小却十分干净整洁的铺子里,吃一碗让人感觉很爽的鸭血粉丝汤。

快十年了,第一次的记忆还是那么深,刻印在脑里,激荡、回旋在心底。

宋和他的司机,已经在宾馆那里等我们了。司机是我见过的那个小帅哥,今早他提前了一个小时从江北过来,接上宋后过来接的我们。于是一路笑谈,驱车扬州。

到了瘦西湖,热情好客的宋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买好了门票,递给我们,说他怕热,他不进去了,找地方喝茶等我们。让我们从西门出来。

那个时候,虽然不是太热了,但对我们来说还是感觉热。每个人都买了扇子边走边扇风,打着阳伞,出了一身汗。

垂柳依依的瘦西湖,游人不多,阳光不时从依依垂柳间照射下来,在我们的身上肆意地撩拨。

无论是在湖边,还是在亭子里,或者是在桥上,《茉莉花》、《烟花三月下扬州》这熟悉的音乐和歌曲轻轻敲击着耳鼓,继而沁入心脾,愉悦的同时,有一种似曾相识的心灵震颤。

第一次来扬州,是在寒冷的冬天,而这一次,却是炎热的夏季,我都没有能在春天的时候来看看扬州,来领略和体会李白”烟花三月下扬州“的意境。

那一株琼花,依然不是开花的时节,心中不免有点遗憾。那些紫薇花,却开的漫天飞舞,朝着太阳,毫无顾忌地绽放,在风中飘逸。花和影的颤动,摇晃着充满阳光的往事。清澈安静的湖水,细细聆听,只有小船划过时撩动的声响,船娘在船上轻声哼着《茉莉花》,熟悉的情景,熟悉的调子,不一样的季节,回忆的颜色淡了,却依然飘着芳香。走累了,在树下小憩,阵阵蝉鸣撞击着耳鼓,内心荡漾着那些美好的过往。

七、

那一年的十二月,寒冷的风中,毛毛陪着我漫步在瘦西湖边。我们一起看红叶,看柳条上嫩芽初露,听她娓娓道来那些年,她的往事,我们共同的从前。每一次去那里,无论是炎炎夏季,还是最有韵味的秋天,或者是寒风冷冽的初冬,她都尽量陪着我,四处走走,领略金陵风情,加深我对金陵古城的印记。

那一年,我和她还有儒,我们三个人在小卫街那家湘菜馆,喝了一坛女儿红。饭后儒提议去唱K。儒有一副独特的嗓音,略带磁性浑厚高昂,每次我都被他的演唱吸引,听他唱了一首又一首。到了那个叫做“优客”的KTV,那一天恰好是世纪光棍节,KTV早已爆满。我们三人对视而笑,后来去了附近一家茶馆,在安静的楼上,听着悠远深情的音乐,品茶,聊天。

那些经历的往事,那些见证友情的光阴,让人唏嘘,也总是令人回味。

八、

离开金陵时,宋对我说,下次再到金陵来,我们在去扬州转转,选择春天或者秋天的时候来,春天最好,柳絮飘飞的景色会更让你心动。

炎炎夏日,金陵数年别后再次相逢,依然不是在雨季,那一年的梧桐微雨,那一年的莹莹白雪,那一年故友新知谈笑风生,早已渗透人生的记忆,却无法再重新上演那一次的人与事。

相隔再遥远,也有重聚的那天,而波在天堂,与他的那些挚友们天上人间,相隔两个世界。

难道,人生的相聚,是注定了如此的结局?

人生中不知还会有几次相遇,还会有几次重逢,还会有几个这样快乐的片段。炎炎烈日下的梧桐树,高耸入云,浓密的硕大的叶子遮天蔽日,等到秋天来了,寒冬近了,它们又该掉落一地怎样的叹息。梧桐树有多少个年轮,它自己全然不知,它只是一直守望,一直期待。粗壮的树干和枝桠,静静地向路过的人,讲述一段古城的历史,一份古城的博爱情怀。

金陵,重逢没有梧桐细雨,而那一年的夜雨,窗台前双飞的雨燕,相逢就像一首回旋的歌,记忆,总是撩拨着内心最柔软的地方。

羊癫疯能不能治好呼和浩特哪家医院可以治癫痫病沈阳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有哪几家